本章内容为《犯罪心理性本善》寻子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犯罪心理性本善  作者:星星的泡沫 书号:186  时间:2016/9/12  字数:3498 
上一章   寻子    下一章 ( → )
  年近五旬的王鹏最近很郁闷,非常郁闷,郁闷得头发都白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有需要求助到一直被他认为是拖油瓶的另一个儿子的时候。

  王鹏仔细回想了很久,一直都没能想起这个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的儿子长的是什么样子,他现在的住的家里,早已经没有任何前一段婚姻留下的影子,前生的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个多余的讨债鬼,除了跟他要钱以外,平时连丁点联系都没有。

  再婚后的王鹏一直过得都顺风顺水的。他和前不知道是不是八字不合,结婚那几年麻烦事不断,自从离婚后,他事业也小有所成,新娶的情温柔,两人婚后第二年他便又得了个宝贝儿子。小儿子王仲义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父子感情深厚,再与除了要钱其他时候从不面的大儿子一对比,立刻让王鹏将王仲青嫌弃出去两条街去了,自然更看不上根本没多少感情的大儿子。

  王仲义却在渐渐长大后有个不得了的毛病,他爱喝酒。王鹏平时工作忙,应酬多,只要应酬,哪有不喝酒的?而且他是男人,自认为男人嘛,爱喝酒不是大毛病,能喝以后场面上混得开,根本不管王仲义酗酒的问题,而王仲义的母亲事事顺着丈夫儿子,没有主见,更是管不住已经成年主意很正的儿子。

  所以才20出头,王仲义就得了肝硬化,重病住院了,如果在短时间内找不合适的肝源做移植手术,性命不保。可惜的是,双亲配型的结果是母亲的血型不符,父亲的虽然相符却在做进一步检查时发现他的肝脏功能不健全,不适合移植,要等到非亲缘之间的移植,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们。

  儿子还年轻。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王鹏看到躺在病上什么都吃不下脸色苍白如纸的儿子心如刀绞。

  一定要救儿子的命!王鹏在这种时候终于想到了他很久没关注过的大儿子。王仲青是王仲义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之前符合移植条件的可能很高,至于说王仲青是否愿意为王仲义割去自己70%的肝脏。这就不在王鹏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大不了多给他点钱,他这么多年不就只管自己要过钱吗?

  像抓住最后一救命稻草一般,王鹏拨打了手机里存着的,却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的王仲青的手机号。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请稍后再拨。”什么?停机了?王鹏咒骂了一句,出去给这个号充了钱,接着打。“您好,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这下王鹏骂得更大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平时找他要钱的时候电话打得勤,现在自己有事求他了,好嘛。找不到人了吧!王鹏丝毫没想过,以前王仲青给他打电话过来想跟他联络联络感情的时候,他多少次懒得接对方的电话直接挂掉,又或者说不到两句话就不耐烦地问是不是又要钱,然后气呼呼地答应汇钱过去挂断电话,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倾听过王仲青说的话。现在有事需要人家了才想起打个电话过去。

  中国有句古话,叫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却又有多少父母想过。这句话的错处。事实上,父母给予了孩子生命,孩子应当对父母心怀感激,但是有些父母就这样理所当然地将孩子当成了他们的私人财产,将他们的意愿强加到孩子身上,从不考虑孩子的想法。然后只要孩子冒出点不听话的头,一顶不孝的大帽子就了下来。

  然而真的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吗?管生不管养、随意放纵溺爱孩子、体罚打骂孩子,这都是为人父母能干出来的事,这样的父母真的是为孩子好吗?他们不承认孩子具有独立自主的人格,有思想有感情。他们要的不是孩子,是一个可以证明他们有生育能力,可以为他们脸上贴金的人型宠物。

  眼看着过了两天,无论何时王鹏拨打王仲青的电话,都始终处于关机之中,眼看着王仲义在病前一比一憔悴,王鹏终于坐不住了,他宁愿舍下这张老脸,跑去合市亲自去求王仲青,也要给儿子一个生的希望!殊不知,合市等待他的,只是王仲青干瘪的尸体了。

  为了省钱给儿子付手术费,王鹏只舍得买了张特快列车票,而没敢去坐飞机。下了车,他直奔王仲青就读的合大。自从跟前离婚后,这个儿子他就没放在心上过,当年王仲青考上大学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他只问了哪所学校什么专业就以会支付学费为结束语挂掉了电话,现在站在合大门口的他郁闷了,他不知道儿子住在哪,该到哪去找人呢?

  无奈之下,他只得循着记忆找到了王仲青所念专业的系办公室,说明来意,希望老师能帮着联系上王仲青。

  也是巧合,王鹏找到的学校老师正好是王仲青系的年级辅导员周哥,听闻王鹏的要求之后,周哥的表情变得很奇怪:“您说您是王仲青的父亲?亲生父亲?”

  “是啊,我想见一下王仲青,您能帮忙叫他过来一趟吗?”王鹏有些焦急,仲义时间有限,耽误不起,他恨不得立刻能拎着王仲青上飞机回去做手术。

  周哥想想王仲青平时的表现,心下了然。他是年级辅导员,虽然整个年级人很多,有200来人,但是王仲青平时成绩很好,这四年下来一直是年级前三名,他当然认识这个学生。相比较王鹏穿着得体,一看生活就不错,王仲青则一脸菜,听他们班的班长说,王仲青平时在食堂只敢打最便宜的素菜吃,常年没人见过他穿新衣服,一件白衬衫洗得发黄,生活很贫困。对这种学习好又家境贫寒的学生,当老师的明显要关注些,他为王仲青争取到了很多补助,也了解了王仲青家里的情况。

  王鹏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西服让周哥很不屑,把亲生儿子扔下这么多年不管不问,连王仲青已经毕业了都不知道,居然还能找到学校来,哼,这样的父亲,有还不如没有。当下,他说话也不再客气:“对不住,王仲青已经毕业离校了,学生离校后的行踪我们也不掌握,没办法帮你找人。你是他的亲生父亲都找不到人,更别提我们这些老师了。”

  周哥眼底的讥讽让王鹏忍不住老脸一红,但为了儿子只得低声下气地恳求周哥帮忙联系下王仲青的同学,看能不能问到他的大概下落。

  周哥也是个心软的人,虽然王鹏是为了另外一个儿子才来找王仲青,但也是一片慈父之心,将心比心,他也不想看到一个年轻人就这么离开人世,当下便联系了王仲青以前一个寝室的室友。

  不过因为王仲青在求职过程中处处碰壁,一出校门就跟同学拉开了很大差距,所以毕业之后这三个月,他没有跟任何同学联系过,除了一名同学很确定地说王仲青就在合市,却不知道具体在哪,其他人都不知道王仲青在干什么。

  这下周哥也无计可施了,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他可真帮不上什么忙。

  王鹏垂头丧气地从学校出来,如果短时间内寻不到王仲青,王仲义不是死定了?病急投医的他从周哥手中要出了一张王仲青电子照片,洗了出来之后拿去派出所报失踪案。

  “你儿子失踪了?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失踪多久了?失踪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作笔录的民警问道。

  “我儿子叫王仲青,今年…今年应该24岁了,从7月份毕业之后就失踪了,我也不知道他失踪时穿的什么衣服。”王鹏不知道王仲青到底什么时候失踪的,便刻意说得严重点好让警察重视一点,反正他的同学也说自从毕业之后就再没听说过他的消息。

  “你怎么确定他是真失踪了,而不是因为躲着你们这些家长?”民警一听王鹏说王仲青早都成年了,这么个行动自由的大活人,也许是不满意父母对他们指手画脚,才选择暂时避开的。这样的家长他可见得多了。

  王鹏无话可说,他又不能告诉警察实话,是他自己找不到儿子去救另一个儿子,才想求助警方的,只得含糊着说:“不是,警察同志,我儿子很顾家的,不可能丢下他还在生病的妈妈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肯定是出事了,您可得帮我找找儿子啊,他妈想他想得厉害,病一直不好。”要想得到警方的帮助,就得让他们以为这里面真有什么事才行。

  “你带你儿子照片了吗?先在我们这详细登记下,能不能找到人,我可不敢保证。”

  “带了,带了。”王鹏连忙将刚洗出来的照片递过去。

  那名民警接过照片,先是漫不经心看了两眼,之后神色凝重起来,最后干脆起身出去,过了很久才回来,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两名市局刑警队的,队长赵栋和组员牛磊。

  “赵队,这就是家属王鹏。”

  “王大哥,你儿子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能跟我们仔细说说吗?”赵栋神情很严肃,还带着点急切。

  王鹏有点害怕,他刚才故意说这么严重,是不是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事了?他就是公司的职员,一辈子没作犯科过,面对警察总有种天生的惧意。
上一章   犯罪心理性本善   下一章 ( → )
电台惊魂赫卡探案集(扛着boss
若发现 寻子-寻子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犯罪心理性本善》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星星的泡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