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飘在大唐》第376章续貂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飘在大唐  作者:飞刀飘飘 书号:48852  时间:2019/10/8  字数:4391 
上一章   第376章 续貂(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花开花落,回,月亮圆了又缺,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三个年头,已是永徽五年。

  黄昏暮时分,余辉斜照宫墙,金檐红瓦,大兴宫一如既往庄严肃穆。

  初夏时分,不知为何天气热得十分不正常。刚刚五月天气,已令人不敢稍动。不过走几步路,已是汗浃背。好在落之后,晚风渐起,稍稍送了些清凉来。

  八百声落更鼓不紧不慢地响起,天色依旧大亮”“。大兴宫前的横街上,挟门卫正在列队准备换值。东西两阁的大臣也陆陆续续开始向宫外走去。

  右领军郎将薛仁贵带着值守的卫士,自南向北穿过各道宫门,往玄武门去。走到北海池附近,远远看到一个道士立在池边出神。

  落更鼓即下,内宫将上,此人怎么还不尽快离开皇宫?

  薛仁贵皱了皱眉,吩咐手下先到玄武门换岗,自己小步跑向那道士。

  “李道长看什么看得如此出神?”薛仁贵走近来时,见那道士竟是太史令李淳风,正望着不远处的池水发愣,轻咳一声笑道。

  李淳风并未回头,指着池中央的一个船形石台,答非所问地道:“今晚圣上会不会还到水中赏月?”

  薛仁贵愣了一下,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已经三年多了,圣上每到月圆之夜,必会带公主到水中赏月,可惜隋国公主始终不曾醒来。听说长孙太尉这次为圣上选的新人是徐充容的妹子,或许圣上会看在隋国公主与徐充容好的面子上,不再退回去了吧。”

  “哦?”李淳风愣了一下。突然轻笑一声,抬头示意薛仁贵往不远处的升仙桥看去。

  桥头正有一人匆匆而来,看上去面色不善,后面跟着几个内侍,紧跑小步追着,一脸惶恐,大气都不敢多出。

  “告诉太尉哪来的送回哪去,朕说过谁都不要!”来人怒气冲冲。一路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桥头。直往咸池殿去了。

  薛仁贵忍不住也轻笑一声,摇头道:“唉。连吴王都已娶了兰陵萧氏为新王妃,圣上竟然依旧如此痴情。这三年来,太尉不遗余力地为圣上选美,竟然没有一个能让圣上看上眼。”

  “吴王?”李淳风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如果不是圣上将隋国公主一直留在宫中。只怕吴王也…”

  李淳风没有说完,薛仁贵却已连连点头:“或者吴王是为了完成公主的心愿吧。当年在睦州城头,我亲耳听到公主劝吴王娶新人…”

  二人唏嘘之中,落更鼓已尽。

  李淳风自然知道薛仁贵不是来找自己闲扯,笑了笑向薛仁贵辞行。刚要转身离开,远远看到李治又从咸池殿中大步走出。怀中抱着一人,正是已经三年没有意识的杨悦。

  李淳风顿了顿,忽皱了皱眉道:“听说圣上小时候曾跌落池中,最是怕水。如今为何非要坚持在月圆之夜带公主到水中赏月?”

  “这个”薛仁贵脸上忽然布古怪的笑意,轻咳几声道“听说是张天师的建议!”

  “张天师?”李淳风若有所思地道“他大概不知圣上连船都坐不得。圣上怎会如此听话?”

  “道长或许不知,其实。”薛仁贵言又止。看看四下无人,低嗓音道:“听说隋国公主对水中的月光有些感应…”

  “对水中的月光有些感应?”李淳风诧异地道。

  “其实在扬州时。蜀王曾与隋国公主在江上赏月,那晚江上的月光极好…”薛仁贵紧嗓子想笑,终是没有说出此话,这个秘密只有他与几个卫知道,连圣上都不明所以。

  李淳风却似猜到什么,沉片刻道:“难怪张天师会有这等古怪建议。”

  “古怪?!”薛仁贵终是忍不住哈哈一笑“的确古怪!只是若非张天师这个古怪建议,圣上这些年未免也太清苦了些…”

  李淳风嘴角也微微出笑意,似是有些忍俊不。的确,李治这些年可以当得上“清苦”二字。自从三年前,杨悦到江南平叛受伤昏不醒,李治将她接回宫中,安置在咸池殿。即未下旨册封,却也再不肯另娶她人,每晚只守在咸池殿琴室中。

  然而,无人不知,李治虽然陪她,却是睡在她的下。如今宫中上下无人不知圣上这个“怪癖”甚至长安城头都在议论此事。朝文武都在为此头痛,难怪如今的长孙太尉几乎成了媒婆,整天忙着为圣上选美。可惜地是,三年下来,竟没有一个能让圣上看上一眼。

  然而,那张天师到底出了什么古怪建议,让李治如此“清苦”的生活中,有了一丝安慰?

  “今晚或者有好事也说不定。”突然,李淳风抬头看了看天色,没头没脑地道。

  “什么好事儿?”薛仁贵奇道。

  “薛将军今晚留些神,说不定今晚的月亮很tèbié,又有立功的机会也说不定。”李淳风没有正面回答,接着令人摸不着头恼地说道。见薛仁贵愣愣地不知自己所云,忽又一笑,摇头道“或许根本用不到将军。”

  “今晚的月亮怎么tèbié?”薛仁贵半晌才回过神来,想要仔细问一问,却发现李淳风早已大步向宫外走去。只好摇了摇头,纳闷地往玄武门去。

  “今晚的月亮似乎有些tèbié!”

  天色早已暗下来,已到了正亥时分,月亮依旧没有出现。坐在西海池中的石船船头,李治有些纳闷的如此感叹。

  事实上每到月圆之夜,对于他都是一种煎熬,而这种煎熬对于他,却又是一种万分期待的事情。

  “圣上若想她醒来,不如月圆之夜,在水中与她亲吻,没准哪天公主便会活过来。嘻嘻!”三年前,李治得知杨悦受伤,亲自到扬州接她回来时,张天师曾开了这样一个古怪的玩笑。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玩笑,李治却惊喜地发现。月光清明。洒落水中之时,他抱着杨悦亲吻,杨悦竟然真的有了反应。那反应虽然并不十分明显,然而只有李治能感觉得到。因为杨悦如今的便如一个沉睡的冷美人,李治虽然不敢对她亵渎,但将她抱在怀中愉愉的亲吻,却没少做过。只是无论他如何的热烈。她都不会有一丝反应。唯有在水面上,在月光下,他能感觉到她上的热度,甚至是身上的暧意。每到那一刻,李治便感到自己幸福地要爆炸。虽然,他知道这一点点反应其实并非为他。然而。能这样抱着她,他已足够。

  四下一片静寂,每到这个夜晚,四海池边的宫灯便会全部息灭,只待那月亮升起。

  李治痴痴地看着怀中沉睡的美人,静静地等待着月光。在煎熬,幸福的煎熬。李治期待着月亮升起,却又享受着这种煎熬。紧张与兴奋。让他的心中怀了上千只兔子。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并不愿意杨悦真正醒来。他担心杨悦醒来后,他会再也没有机会这样抱着她享受这种煎熬。他之所以没有册封她为皇后。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不敢。他知道她的两情相悦的理论,他怕她知道自己强行封她为后,即便她醒来,也会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今晚的月亮怎会如此tèbié?

  在期待的煎熬中兴奋的李治,突然抬头看了看天色,皱起了眉头。刚才还是星光天,不知何时,南面一团团乌云来,难怪月亮还没有升起来。

  “圣上,好像要下雨,只怕今晚没有月光,圣上还是回殿吧。”不远处的岸边传来内侍的呼喊声。

  “再等等。”李治不甘心地道。

  一阵风吹过,送来阵阵凉意。李治下意识地抱紧怀中人,将脸贴在她的光洁的面上,一片冰凉,李治心中一阵失落。该死的老天,难道连一个月好的夜晚都不肯给他么?

  “圣上回吧!”内侍开动小船走了过来,船头的宫灯在风中摇摇晃晃“风越来越大,只怕大雨马上便要来了。”

  李治无奈地抬头望天,突然欢呼一声:“月亮,看,月亮升起来了。”

  月亮从乌云的隙中冲了出来,越来越高,乌云如怒海一般在后面,却没能遮住它的光芒。清辉洒落,一池碧水,在光影中亮起来,羡的月波茨鳞鳞。

  “还不走开!”李治瞪了一眼身边口瞪口呆的内侍。

  内侍回过神来,急忙“抱头鼠窜”谁都知道,月光中的李治不准任何人打扰。内侍一溜烟蹿回岸上,又蹿回远处的咸池殿中。

  水面上的月越来越亮,李治分明感觉到怀中人的变化。那原本冰冷的双,渐渐地变得有了一丝血。李治按奈不住心中狂跳,不再等待,已深深地吻上它…

  不知何时,豆大的雨点落下来,李治竟然没有感觉得到。刹那间,狂风袭来,暴雨如注,瞬间将石船淹没,然而李治却似乎没有了理智,依然双捉着怀中人的双,忘记了一切。直到水越涨越高,淹过了他的头顶,他兀自还在抱着怀中人亲吻…

  长安城的地势南高北低,最北面的皇宫竟然是最低洼的地方。大兴宫的四海池与长安城内外水渠相通,本是活水。城外曲江水涨,雨水倒灌,如倾来。几乎是百年不遇的大水,也是大兴宫自修建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洗礼”整个宫殿已成**一片。

  薛仁贵意识到不妙之时,大水已淹到了玄武门。

  薛仁贵大叫一声“不好”顾不上到城楼中躲雨,连声高呼,远近传来阵阵哭喊。正在睡梦中的宫人们,睁开眼看到前门外已尽是大水。

  薛仁贵一路飞奔,在雨水淌洋,往西海池拼命奔去。

  雷电击中,薛仁贵终于看到远在水中央绕在一起的两个人。

  “圣上,公主…”薛仁贵哭喊声,淹没在雷雨狂风中。

  突然,一个急冲来,再看不见那两个人的身影。

  宫中一片大,哭喊呼喝、奔逃呼救,四处飘俘着器物与尸体。

  薛仁贵终于冲过升仙桥,靠近了西海池。却哪里还有李治与杨悦的影子。

  “圣上”薛仁贵绝望的呐喊,划破长空。

  突然,大雨嘎然而止,便如其哗然而来。静静地月光竟然又出乌云的怒海水面,在隆隆的雷声中,清光一如既往,静静洒落。

  摹然“哗”得一声大响,在薛仁贵身边的水面上翻腾而起。薛仁贵骇然一跳,定睛看时,却是两个人,两个相互绕在一起的人。

  “圣上!”薛仁贵又惊又喜,大叫一声冲过去,却又忽然停止。

  “圣上何时学会了玩水?”薛仁贵张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却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眼前的两人不只相互紧紧拥在一起,连的嘴巴也依旧吻在一起。

  “莫在胡说八道,快过来搭把手,圣上呛水了。”

  摹然,一个声音传来。薛仁贵却再次怔住,只觉一阵眩晕,傻傻地愣在当场,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

  圣上呛水?那说话的人当然不是圣上,然而除了圣上还会是谁?

  (完)
上一章   飘在大唐   下一章 ( 没有了 )
穿越之霸君的唐醉新宋之咏春皇祖训三国之群英技纨绔霸王闯春梦回清明上河基地之天朝降一品江山逆袭唐末之枫王爷勇猛:王
若发现 第376章续貂大结局-第376章 续貂(大结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飘在大唐》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飞刀飘飘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