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还债》第32章番外:农夫与蛇二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还债  作者:扁扁 书号:48682  时间:2019/7/19  字数:17342 
上一章   第32章、番外:农夫与蛇二    下一章 ( → )
  他着亢奋的热泪,靠在对方的肩上,高高撅起自己感十足的翘,朝软加入第三手指,搅出一塌糊涂的水。明明不是女子,为何会泌出那么多水汁。

  男人滚热的脸贴在散发凉气的肌肤上,胡乱摇摆着头部,脸庞酡红无比,微张的角留不住自己的唾,也滴在对方的白肤上。

  “热吗?”幽幽清灵的声线,传入他的耳内“唔…热呜…好热…”他诚实地回应了对方的问话,硬如石子的果不知碰到什么柔软凸起的东西,惹起一阵麻的刺,也惹出了他一声娇腻的哦。

  “我来帮帮你可好?”那人继续问着他,好听的声线也仿若夏日里沁人心肺的凉风,灌入了他全身的筋络,稍稍驱散了难耐的热度。

  “呜…”男人想问怎么帮,水四溅的下身却碰到了一个低温而坚硬的事物,凉凉的,抵在了他入自己手指的

  “好舒服…凉…”那东西带着能抚慰焦躁的凉气,在他大张的股间处滑动摩擦,热烫得吓人的被一双更为冰冷的手掌住捏按得男人沙哑爽快得叫喊出来“啊…好舒服。”他疯狂地扭动自己的下身,朝那贴着自己的凉意磨蹭着。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很硬,像是石头一样坚不可摧,却有着一丝丝凸起的脉络,还在动跳跃。

  浅薄的表皮虽然得到了安抚,但沸腾叫嚣的身体内部仍是得不到半丝足,强健黝黑的肌纠结紧绷,充血直贴在下腹部的和后头的,停歇不住地涌出透明的粘

  “里头…好热…”男人不知是在想谁求救,带着哭腔的语调格外地可怜。

  他犹如溺水的人儿一般,只得攀附着身旁的人,祈求能够平息体内愈渐汹涌的狂,即便,身旁是一直觊觎着他的饥饿野兽。“帮帮我…里头…”

  “那,你要我怎么帮?”幽幽的嗓音吹入男人的耳蜗内,令稍稍放松的肌理又咻然紧绷起来,一股麻从耳际攀爬而下直达脊。

  他失控地夹紧瘙门,坚硬充血的男啪嗒弹动一下拍在他的下腹部。

  诡异的过男人红的脖子,卷住他前硬得不像样的红果,搔刮着感的顶端。“要我帮,是有代价的…热铁,用指尖磨已呈紫红色的冠头,出男人又一阵哑的低

  “呐,你要乖乖听我的话,好吗?”他摆动蛇尾把男人紧紧和自己裹在一起,细滑的手掌捏住男人触感极好的部,气息重地捏拉扯,把自己膨的兽入火热里,沾取可爱小出的浓香汁,似乎,在为即将到来的时刻准备着。

  “听话…“脑袋早就炸成一团浆糊的男人,承受不住前以及下身的逗

  他颤抖地抱住楚毅书的身,自动自觉合紧双腿蹭动埋在自己下身的东西“听话…”他无意识地重复对方的语句,饥渴的贪恋那种沁入心肺的冰凉,陷入癫狂状态的他已变成极度不的发情雌兽,不听使唤的脑袋,失去了任何的思考能力,眼前一阵阵红雾蒙蔽了他的双眼,模糊得看不清眼前之人的样貌。那是谁?为何会问他这样的问题。

  他,又到底在做什么?

  “嗯,听话,做我的人,为我生多多的孩子…”骨血都在沸腾的妖,耐心地向男人灌输更多的潜意识,而早就膨到极限的兽,暗自抵在男人完全敞开的股间,顶住松软黏的,饿了太久的皱褶娇媚地收缩动,似乎在为即将得到的抚慰而亢奋不已。

  “孩子…”男人又重复着对方的字词,微张的双溢出来不及咽的唾,那透明的体还未留下男人的下颚,便被对方卷取下,后传来的冰凉,得他忍不住扭动了下,急切地朝那东西送去自己即将失守的地。什么孩子。

  他是男人,怎会生孩子,那不是女人干的事情吗…“对,用这个软软的地方,为我生孩子!”忍耐到极限的妖,在男人的颊边印上一吻后,把柔韧的朝两边拉到极限,硕大狰狞的巨迫不及待地挤入放松紧致的,侵占里头滚热销魂的地。

  后传来的钝痛,让男人浆糊一般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些,带着凉气的巨大物体正慢慢地破开他从未向任何人敞开过的地方,硬生生撑开密合的道,一点点侵入他的体内。

  那股直冲他喉间的几乎间他五脏六腑都碎的强烈迫感,让男人青筋四绽地弓起身,浑身肌绷得死紧死紧,那是什么东西,会跳动,壮,冰凉的,正霸道地撑平他口的皱褶,擦过他早已到极点热烫无比的媚,痛,很痛,却莫名地减轻了他焦躁饥渴的内在。

  前所未有的足和舒,从那遭到进占的地方涌至全身。

  他的每一寸筋络,都在为这样的占有而腾着。

  他的脚趾都卷曲起来,前方起的早就出狂躁的

  他高高淋淋的离沉醉的眼眸中尽是兴奋和餍足。

  “啊…好紧…你夹得我好。”高温紧致的甬道把楚毅书的器完全包裹住,激动痉挛的媚如同小嘴般贪婪地着他的东西,青筋绽起的表皮享受着男人温暖的,迫使他无法按捺自己的兽,扶住男人健壮的身,朝自己又再次膨的器具去。他暗金色的兽瞳闪烁出诡异的红光,白皙细腻的肌肤也因的愉悦而呈现出瑰丽的泽。他动着下身,并用蛇尾紧紧桎梏住男人,以防男人会哭喊着逃脱。

  拥有非人尺寸的兽,才只是进入了不到一半,生怕自己撕裂了男人脆弱的地方,楚毅书不敢太放肆地全没入,毕竟这凡人之躯,未必能耐承受他的生猛攻击。

  或许。

  他过于顾虑了。

  男人失神地攀住了他的肩头,竟然自己摆动身,朝直立巨大的兽坐下去。比男人甬道更为低温的巨大,恰恰消去了一直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的熔岩火热。他大大张开自己的双腿,抖动放松门,主动地去含那奇异的东西。

  黑夜的深山老林里,远离喧闹的老房子,刚结实的男人,在这般诡异的时刻里,与妖媚可怕的蛇进行了违背自然规律的合。黝黑健美的体,被红色布鳞片的蛇尾紧紧着,钉在了一紫红壮的兽茎上,布汗水闪亮无比的,颤抖动,还在不断下沉,企图更多地吃下那巨大的东西。

  有些讶异的蛇,为男人的主动和急躁而亢奋。

  他伸手摸向两人粘腻的合之处,口的皱褶虽然被撑得平整无比,却并没有撕裂,甚至,还有再接纳的余地。柔的小嘴痉挛乖巧地含住他的茎身,润滑粘稠的汁从口和柱体之间的间隙挤出来,滴滴答答落在蛇尾上,内间或的搐服侍得他颤无比。

  脸上写离的林维新,那里还是甫开始那个憨厚的男人。酡红汗的五官痛苦而,点点闪亮的水珠在晃动的肌肤上动,划过颈间突起的喉间,滋润了遭到蹂躏拉扯的尖,连腹间沟壑分明的肌理,也水润无比。他扭动着水蛇般的肢,摆出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试过展的糜丽风情。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伦理。

  他都抛之脑后,此刻的他只想好好止住身体里的动,即便在他的是个兽类也无所谓。或许这副平只在田里耕种劳作的躯体,体内早就蛰伏着一只难耐躁动的野兽,在此等乏味的日子里,复一地累积着他所不知的情,并等待着,能把他挖开摘取的人。

  “啊…此等销魂的身子,如此紧窒柔软的名器,居然会隐藏在着荒郊山野里。”笑媚了颜的蛇妖,着红润的瓣“舒服吗?”捏住男人红肿的头,用两指夹起拉扯蹂躏,心中不赞叹男人的柔韧,若将来为他生了孩子,这里不定会泌出甘甜的汁,哺育他们的后代。思以至此,楚毅书脑海里浮现出男人抱着小婴娃,剥惑人的深红头哺的场景,竟有些不悦。他愤恨地咬住男人又肿大一分的红果,用尖牙刺啃咬,不行,这地方是他的,轮不到别人来品尝。

  “啊啊…”男人陡然僵直了身子,已无法足这番磨的蛇,按住他厚实的双肩,往下方直指上天的去,同时蛇尾用力一,毫不怜惜地把脉动的兽完全捅入男人的道里“噗滋“一声,麝香浓郁的汁瞬即溅到四周,男人弹十足的就这样生生抵到了器底下的蛇皮上。

  “啊,这是什么,呜…”整没入的巨大把男人的道填得当当,比先前更恐怖的迫感和被完全撑开的苦闷让男人飞到九霄云外的心智终于回来了。

  他睁开模糊泪的眼眸,有些不明如今自己处在什么地方,浑身难受疼痛。

  他摇了摇头,恍惚间瞧见那张如桃花的脸蛋,笑意盈盈地瞅着他,金色的兽瞳中写了骇人的望。

  “这是能够救你的东西。”楚毅书不等男人有任何拒绝的契机,抱住那壮的身冲刺起来,微凉长的巨朝上顶入男人水意淋淋的地方,大举觊觎已久的销魂之处。

  “啊!”男人惨烈地叫喊起来,清醒的思绪令他更能感知到进占自己体内的可怕

  他挣扎着想往上逃离开,但发情强硬的野兽岂能让他如愿,状似细瘦的手臂和布鳞片的蛇尾将他死死困住,执意要他接受他的兽器。“不要再进来,太深…啊啊!”原本已被开的甬道,在男人惊恐的情绪下再度剧烈收缩起来,坚决想要排挤掉入侵者,但如此惊慌的抗拒行为,却把他体内的东西得更紧得更深,楚毅书愉悦地长吁了口气,享受着自下身传来的紧致包裹以及直贯际的快

  “不要?你的股可不是这么说的。”楚毅书狂猛地撞击着男人的瓣,并低男人的头颅,迫使他看清自己身下的情形。狰狞丑陋的硬物速在通红的中进出着,一个深深的撞入又拉出到几近离的地步,带出惨遭蹂躏而搐的媚和近乎白色的汁,随后噗滋一下又完全捅入“你听下,那小嘴欢喜得很,叫得可乐了,个不停。”男人的瓣沾了自己泌出的浓汁,那些原本还是水状的东西,在持续的摩擦中全变成了粘腻的银丝,把两人的下身糊得一大糊涂,在那红色的蛇尾显得一样突兀。

  过于冲击的景象和遭到兽类的事实,撕扯着男人可怜的神智。

  他呆滞地瞅着自己不堪入目的下体,违背他意愿擅自硬的子孙地在他间甩动,一下下打在紧绷的下腹,红肿圆润的冠头,还在吐出亢奋的,昭显了他身体所承受的愉。

  “啊!”突然,男人瞠大双眸甜腻地叫喊出声,一阵怪异的刺,正从被戳刺的孔里传来,绵密的酥麻沿着他身体的筋络蔓延开来,直穿脊梁侵入他的脑髓。“呜…那里…不要…”

  汗淋漓动下身的楚毅书,察觉到了男人的变化,被他开的火热璧失控地搐起来,更为急切地夹紧他磨他,内里仿若有股无尽的力,剧烈地着他的顶端,得他又痛又,刚隐藏起来的尖牙又再度显现出来,已无法压抑的兽,完全出闸奔腾而来。他眯起金色兽眸,凶悍地桎梏住男人的身,向刚才触及的秘地发狠地耸动撞击起来。

  “啊啊啊啊!”男人几乎是哀嚎出声,甫被挖掘到的兴奋之地遭到巨毫不留情的顶,蛇尾有力而强势的撞击把他得上下摇晃,汹涌陌生的包裹着他的下半身。

  他眨着自己盈热泪的虎眸,望着下身没节的子孙因承受不住后方的刺,颤抖着洒出一股股灼热华,强劲的力道,使得那浊都落入他的嘴里。失魂的男人,竟然伸出红舌边的白浊,属于自己的苦味麝香,在麻木的舌尖散开。

  沉浸于男人紧致而温暖的幽里无法自拔的楚毅书,美漂亮的脸孔变得狰狞无比。

  他狠戾地咬着红,细致的眉头拧成一座山峰,前所未有的畅快充斥着他全身,实在是太美好了,这个男人的身子竟然如此销魂,不仅能把他完全没包含,还给予他以往从未享受过的极致愉。他要把这个男人带走,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成为他的伴侣,啊,好想一直埋在这个温暖的里,把里头的…已被兽占据掉所有的蛇妖,把另一被忽略的巨物,抵在男人泥泞不堪的前,正在计谋着更为可怕的作为。

  感官接近麻木的男人,眼眸空而飘忽,健美结实的体在急剧的碰撞中搐痉挛,丝毫不知自己将遭受比现下更为恐怖的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声线变得极为怪异的蛇妖,在男人耳边低着。他吻啃咬男人的瓣,兽舌伸入口内搜刮甜美的津,男人迷糊地跟随着对方的动作,和带着分叉的长舌纠在一起,合的瓣发出滋溜滋溜的声响,双方重的气息拂过两人发红的脸庞,男人在这样的深吻中晃神了,浑身酥成一团,身使不上任何力气,连后方的水,也在逐步滑的粘,让那兽进入地更为顺畅,捅得更为深入。

  蛇妖的另一具,趁着男人松懈的间隙,一点点挤入水直里,强迫男人接受更加骇人的入侵。

  ----

  突如其来的另一股压力,使得男人难受地挣扎起来,被硬物强硬贯入的痛苦,令他颤抖痉挛起来,前方原本还立起的物登时萎靡了些。

  过度紧窒收缩的甬道让楚毅书的进入变得十分困难,另一东西连顶端都挤不进去,胆怯可怜的口不肯放松半分空隙供他享受双龙的滋味。

  他的额际因忍耐而迸出狰狞的青筋,体内喧嚣的兽不容他再退却半分,已埋入男人甬道内的其中一兽茎,脉络鼓动享受着媚的服侍,夹得他身酥麻,而另一却可怜兮兮冷落在外,这种上天一半下地不能的挫败感令他几乎把自己的瓣咬破。

  “怎么办?我好想要一起进去…”向来不知廉为何物的蛇,竟然撒娇般地靠在男人汗的肩上娇语软哝。

  他去滑到颈窝的汗珠,品尝微咸的汗味,以及淡淡的血腥味。

  他抬头瞧见男人的肩窝那两颗小小的血,已凝固成暗红色的小块,方想起自己最开始在男人体内注入了毒素。

  布汗珠的俏脸蛋瞬间起了诡秘的笑容,硕大红的蛇尾突然又住对方壮实的身,将还在扭动个不停的男人困住,肌理因频繁的纠和桎梏,已被勒出了红色的痕迹,在那润的表皮上显得异样

  贪婪恶的蛇用分叉的长舌扫过两个牙,以及周围的地带,细致而缓慢,动得男人竟然难耐地颤抖火热起来,憋不住的呜咽和鼻息软软地洒溢出来,夹住兽的皱褶死命紧缩搐,像是还在渴求着什么。

  “只是一下就这样,你也太了吧…”楚毅书表面嘲笑着男人,暗地里却为这样的松懈和软化窃喜不已,但这还不到他想要的地步,远远不够…

  上一刻还在媚笑的蛇,忽然张嘴又咬住男人肩窝的皮,尖尖的獠牙再度刺入柔韧的肌肤里,在男人滚热的骨血里倾注毒素。

  本还存有些力道的男人,在毒素的渗入下,渐渐又被卸掉了力气和神智。

  他歪着头目光涣散地瞅住旁侧的肮脏墙壁,实际根本无法聚焦,刚硬的身子此刻几乎软成一团泥,瘫在了困住他的蛇尾上,沉重的身躯此刻完全沉到仍然直立起的蛇

  与昏媚药毫无两样的毒,沿着男人的筋络深入全身的骨血,瞬间又燎原了暂熄蛰伏的望。

  男人黝黑古铜色的肌肤开始染开一种较先前更为瑰丽的红,犹如藤蔓一般爬全身,两颊酡红无比,那双黑白分明的虎眸,如今变得浑浊不清,一滴滴烫手的热泪凝聚滚落,消失在他散的发髻当中。

  如洪般汹涌回袭的望,在男人的体内又掀起可怕的波澜。腹下愈渐浓重的空虚感和熔岩般的烈火,在男人体内冲撞着,几乎撞碎他的五脏六腑,扯裂他的四肢百骸。

  浑身热烫无比的壮男人,在红色蛇尾所围成的牢笼中扭动着。

  他呜咽可怜地哭泣着,仍能活动的双手暴地拧住自己突起红头,用指甲抠挖研磨,试图消去顶端无法承受的瘙。他起汗淋淋的膛,用力扯起两拉长到极限,明明是疼痛不已,却能带出另一股忌的快,愉悦的酥麻让他连呼吸都在颤抖不停。

  顾得了上面,下面就被冷落绝离了,因体内陡然涌起的狂,下方一直贴在腹部的肿,猥琐地吐出麝香四溢的汁

  可怜而辛劳的男人,空出一手握住自己肿得不像样的器,毫无所谓套捏,糙的手指沾上持续泌出的粘腻浊,畅快地在丑陋筋络绽现的茎身上动,男人昂着头咬,以食指指尖摩擦松开的铃口,还偶尔想进那脏污的排之地,只为抚慰不知源头在何处的

  两股间的小可谓是饥渴到了极点,隐约能听到噗滋噗滋的吐声,混着体遭到挤的浆浆水声,在不断煨热着裹住里头的兽茎,胆怯害羞的道,已然习惯了那巨物的大小,最早的涨和充实感,变得不那么清晰,不安分的媚壁动颤抖着,主动服侍磨带给它喜慰的巨物。

  一直把男人这副饥渴魅惑的样子尽收眼底,楚毅书早就压抑不住内心的狂热。

  他装腔作势地肢,故意去撞击男人泥泞润的间,刻意溅出香气四溢的浓稠汁,男人被顶得颤抖不已,软滑的甬道收缩地十分厉害,仿若讨好般地夹住动的得更加糊涂。

  “我的东西好吃吗?”楚毅书的瓣口无遮拦,吐出令妇听之也羞恼万分的字词“大不大,是不是顶得你很舒服?嗯?”硬如钢的器变换着角度在男人体内冲撞着,几次都擦过那个令人虚软搐的地方,男人坐在蛇尾上疯狂地扭动着,手上的动作愈加失控。

  他叫喊哭泣着狂躁的泪水,握住自己两团动的玉袋,愤恨地捏磨糙的指尖简直就要刺进松开的铃口抠挖探入,沉闷的痛楚和后传来的癫狂愉,彻底把他击垮了。

  “舒服…好舒服…”虚无的脑袋失去了任何的考究能力,如今的他,变成了只为追逐而生的雌兽。

  他咽不下自己的唾,那透明的东西从痴笑的嘴角下,濡了他的下颚和颈项。

  他热泪滚滚,但脸上却开了沉醉糜丽的笑靥,常年劳作充有力肌理的双手,竟主动勾住楚毅书的脖子,发红血丝布的空眼瞳,无力瞅着被这副媚态杀得措手不及的蛇,沾糊涂粘,乖巧诚实地去套底下的紫红铁柱,瑰红和杂的健壮身子,在簌簌抖动着,却不肯停住下沉包含的动作,滋滋作响的水声,在破旧的房子里格外使人无地自容。

  “啊啊啊…舒服…还要…我还要…”完全放开廉桎梏的男人,犹如讨要水的饥饿婴孩,用哑而粘腻的声线,向未来得及反应过的楚毅书撒娇,明明是糙硬实的汉子,在糊各种脏污体彻底蜕变成魅妖后,竟变成了那么地直击心窝的,连自诣在花丛中采花蝶得心应手的楚毅书。

  在如此人的攻势下,登时变得连口中的调戏也忘却了,灵活的舌头犹如石化般僵硬不知所措,娇美丽的脸蛋赫然刷上一层粉的红色,男人无法忍耐地靠近他的耳侧,滚热烫人的鼻息拂过楚毅书的耳垂,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自间贯穿全身,直冲他理智浅薄的脑袋。

  他是妖。

  他也是兽,兽不需要什么思虑和矜持,掠夺,占有,把猎物入腹中融为自己的骨血,把雌困住侵犯标记视为自己的所有物,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男人陡然弓起汗肢,体内的非人兽,居然又膨起来。

  他出含糊无意义的字节,声声贯入楚毅书的耳中,在沸腾的血中,点燃了燎原的火焰。

  骇人可怕的兽瞳,渲染上和他的蛇尾如出一辙的红,诡秘的笑意在姣好的开了,细致纤白的手指拂过男人凹陷的窝,停在了韧喜人的瓣上,而后使力掰开让入他巨出来,早就在一旁冷落不的另一东西,已伺机而动。

  “呐,再给你的小嘴喂多点东西好吗?”美漂亮的蛇,捧住男人意识涣散的脸蛋,暗暗问道,男人不知是否听入了那些危险的话语,痴痴地又笑了“我要,我要…”他重复呢喃,把自己推入了无法回头的境地。

  “是,我的官人。”锢的野兽,终于出闸肆

  楚毅书没有给男人太多的适应时间,在口出徘徊的,乘着男人的重量和他身的力道,猛得进了男人水意淋淋的里,两巨物强硬地占有了那个本不是用来的地儿。

  夜,还在继续深沉。

  破旧小屋内的尾行为,似乎还在进行着。

  肤黝黑体态健壮的男人,被可怕的半人半蛇困顿住在蛇尾当中,淋淋软绵绵的身子往后靠在蛇膛前,汗糟糟的头颅转向后方,微张的瓣中舌头慵懒出来,与后方伸过来的长舌在一起,舌尖分叉的软物侵入他的口内翻搅掠夺,触碰他自己也未知的感地带,促使他泌出更多的唾,供正在他的蛇妖噬。

  男人闪闪发亮的身子与对方仍是人形的上半身形成了黑白的强烈对比,鼓涨的头颤抖焦躁,仿若只要用力一,就有什么东西会出来一般。结实健美的腹肌时而纠结时而放松,让不安分的汗珠在那沟壑上滑动,而后落入茂密浓黑的丛林里,硬的发因男人出来的而粘连在一起。

  红色的器只是半硬地晃动着,沉甸地跟随他耸动的动作啪啪地打在他的下腹部,两团囊袋仍在持续动瑟缩着,暗自挤里头浅存的种子,似乎还想再奉献多点出来,供饥渴的妖食用,男人汗无比的肌理上没有一点的痕迹,因为全部被贪婪的蛇席卷而去。

  男人修长的大腿,朝两边大大地撑开,内侧的肌时不时抖动痉挛,隐秘在浑圆中的,此刻正含着两巨大的雄物,硕大的柱体齐进齐出地软软的地方,每每从那舍不得离去的温热地方出时,明显能瞧见那布筋络的表皮均会裹着一层银色的,那些浓稠的东西沿着狰狞的茎身滑落到冰凉红的蛇皮上,一点点,温暖着冷血的蛇妖。

  “啊,好热,你里头好热,快要把我融掉了。”被男人夹得畅到极点的蛇,亢奋地息冲刺翻搅着泥泞的,无法抵御的酥麻从下身的丑陋器传至全身的孔。

  他埋在男人的颈窝里,啃咬着充汗味咸咸的肌肤,男人随意泌出的各种体,简直就成为了拨他浓烈药。

  方才他了好多男人出来的,浓郁,麝香,美味,火热的汁沿着咽道入了他的腹肚,温暖了他冰冷的骨血,男人的体温也藉由两人相的紧密之地,渐渐融入了他的体内。

  他贪婪此等帛相连水融的,饿兽一般想要男人给予他更多。

  “啊啊啊…”男人无力地沙哑嘶喊,柔韧而炙热的体水蛇一样在蛇的怀里扭动着,哪里还能见到以往彪悍强硬的姿态,两器在他甬道里横冲直撞,没有遗漏地擦过他娇颤栗的媚,每一寸,每一部分,让他无法逃脱地感受着直贯脑髓的占有和冲击,如狂风暴雨席卷全身的颤瓦解了他的所有力气。

  他撑不住自己的身子重重落到从下方往上进攻的两恶龙,赫然充实到几乎撑破他五脏六腑的冲刺,又出了他滚滚的热泪,结实的下腹部甚至能隐约见到可疑的鼓起。

  对男人无力行径显然十分不的楚毅书,生气地捏住男人高,惹起男人痛喊呜咽“呜…疼…”

  “疼什么…”沉溺在男人美好双中的楚毅书,嗤笑男人的矫情扭捏“下头的小嘴都能进我两东西,这点疼算什么。”纤细指尖逗着肿大如红果的头,玩心大气的蛇竟然痴醉地笑开了“这里好肿哦,会不会被我玩坏了,那可不行,我的孩子会没吃的。”

  “呜…”破败娃娃般毫无自主意识的男人,可怜兮兮地咬住润的瓣,竟想听话地忍住疼痛的呜咽,圆滚晶莹的泪珠凝在发红的眼眶中不敢下。

  如此乖巧的男人,倒也让楚毅书颇为爱煞,心头一阵阵悸动扩散泛开。

  他在林维新汗凌乱的鬓边印下一吻,白皙却蛰伏着无尽力量的双臂,勾住男人的腿窝,以孩儿把的姿势把软的身子抬起,一直深入的双龙巨因此刻的动作而稍稍出了些,牵引出丝丝黏的银色。

  “那么乖,是想要我更用力地疼爱你吗?”楚毅书甩动着硕大的蛇尾,居然以末端的尾尖去搔男人被完全撑开的皱褶,坏心的拨逗得男人难受至极,空虚到疼痛的身体本就因停止不动的巨而难耐不已,如今恶的蛇妖又在他身上煽风点火,刚硬的男人再也忍不住委屈地呜咽起来。

  他用此等羞至极的姿势,在蛇的怀里哭喊起来。

  “怎么哭成这样…”没想到自己戏玩过头的蛇,被男人可怜的哭喊模样搅得心头刺痛起来“别哭了,我不逗你了,别哭…”他犹如哄孩儿一样用爱溺的口吻呵护着“我这就给你,不要哭…”话罢。

  他抱住男人的大腿,迅猛地朝软里冲进。

  “啊!”男人甜腻地哦了一声,声线中足显而易见,被饿了短时间的小嘴又重新得到了巨物的哺喂,焦躁的争先恐后着大驾光临的入侵者,隐藏的秘处遭到重重的研磨擦过,在男人体内掀翻了载的帆船,廉尽失的囊袋疯狂挤搐,迫前方只能半硬起来的,倾斜出剩余的子孙种。

  死死挤痉挛的甬道,给予深入直达花心的双极致无上的愉,一股强劲的力在不断兽茎的顶端,想要汲取掏出蛇至今仍未献出的浓汁,此等可怕的索取行径,致使理智全无的蛇陷入近乎疯狂的地步。

  他被下的酥麻刺得獠牙尽显双瞳闪出红光,重的鼻息洒而出,昭显了他已完全被兽所蒙蔽,不知疲累的下身急切地颠捣入水意潺潺的里,得男人几乎说不出话来,脆弱的内壁被同时进出的两擦得快出火了,男人摇摇晃晃地瞅着自己惨烈却糜丽的下,喉间挤不出任何字句。

  他忽然想叫对方停下,再这么下去他会坏掉的,不定会被活活玩死,还有,那人说要他生下孩子,到底是要…

  “啊啊啊…”男人呆滞地啊啊低喃出声,明明被到麻木的甬道,竟然感觉到两器又再度壮大起来,那顶端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伸出刺在了他脆弱的壁上,不疼,却骨悚然。

  他凄惨地挣扎叫喊起来,想要从蛇的桎梏中挣脱开。即将快达到高的蛇妖,岂能让他如愿。五官扭曲狰狞的楚毅书,挥动蛇尾卷住男人的身体,紧紧将他裹在怀里,强迫他接受即将到来的灌溉。

  顿觉间一阵酥麻的蛇妖,魅惑地哦出声。

  他啃住男人微硬的肩

  下身最后一顶重重抵住男人无力黏的,深深埋入男人体极限的巨物,终于宣出蛰伏已久的华。

  凉意甚浓的兽,汹涌地灌入男人高热的道里,陌生而可怕的占领方式,致使男人失去了任何挣扎的意念。

  他怔怔地瞅着自己的下腹,持续延绵入的浓地浇灌宠幸了他的,非人而浓郁,充生命力的种子,在他腹部积聚,生生地让那本来平坦的地方,鼓起了小小的弧度。

  磨人亢长的尾注入,直至楚毅书把男人的腹部灌得犹如怀胎三四月的女子般鼓起圆滚后,方暂歇下去。稍微软化的兽,仍伸出刺勾住痉挛脆弱的内壁不愿出来。

  他必须确保自己的种子能够在男人体内落叶生才行。

  男人完全如同泥般挂在楚毅书的蛇尾上,空无神的双眼滴滴落泪,仿若在哀悼着什么东西。心满意足的蛇,摸向男人微隆的下腹,感觉到里头可怕而大量的浓,跟随他按的动作而动着,红角顿时笑弯了。

  “呜…”男人因下腹遭到挤而微微呜咽出声,尚余一丝感觉的壁,竟也下意识地颤栗一下,耐不住任何动的兽,居然再度充血活跃起来。

  “啊啊…”双大张的男人,仍能感觉到下身渐渐明显的涨,来不及咽的唾一滴滴落在瑰红的蛇尾上,浑身力气皆被空的男人,却再也无力去挣扎半分,悲惨的热泪啪嗒啪嗒滚滚而落,欣喜万分的蛇妖,抱住男人瘫软的身子,分叉的长舌去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而后扫过如血般丽的红,亢奋诡秘的笑意,在角一览无遗。

  享受的日子,还长着呢…

  ----

  向来幽深黑暗的荒野丛林,在万籁俱无声的黑夜里,如同说书先生口中藏匿着魍魉鬼魅的惊骇之地,仿佛只要踏入那没有一丝人烟的处,下一刻便会有容貌狰狞的鬼怪出现,用冰冷毫无血气的手,把人拖入暗处噬灭掉。

  上山打猎的猎人,砍柴烧火的农夫,即便觊觎山里富饶丰茂的自然馈赠,也不敢在入夜后逗留,仅仅在瞧见天边那抹开始开始蔓延开的红霞,便焦急迅速离开这片山林。

  只要夜黑幕开始降临,寂静的秘林里,总会传来压抑悠长的呻,断断续续,空空,直教人骨悚然。风言风语不断传说着,有个长居在这林子里的野莽夫,被妖惑掳走,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只是在那之后,林子便时常在夜里传出幽怨的无力呻,似鬼魅般在状告遭遇的悲惨。

  是真是假,或许终有一天能有勇气之夫能踏入这片忌的土地,谜底便能解开吧。

  但,某人却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隐秘在丛林深深之处的里,硕大红的巨蛇正慵懒盘踞成一团,圆润的头部偶尔吐的蛇信,凑到自己身体围成的空隙里,端详着躺在里头的男人。

  即便夜暗沉,藉着月光仍能瞧见男人身上为着寸缕,光黝黑的肌肤在空气中。

  他紧闭着双眼浓眉皱起,颊上红晕布,状似睡着却十分不安稳。往日结实硬脯,看上去更形壮观,鼓囊囊的两块隆得高高的,颗粒大的头呈现褐棕色泽,在颤巍巍抖瑟着。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当不愧为他顶起肿大的腹部,犹如足月孕妇的圆肚,把腹的皮撑得薄薄的,隐约能见青色的筋络。

  男人忽然微弱地呜咽了一声,只见那便便大腹的表皮上陡然动了一下,养育在里头的调皮小东西,似乎在翻腾倒,男人眉头的皱褶更深了,鼻息紊乱而重。

  眼中泛着金光的红蛇,用蛇信去男人额际冒出的汗珠,安抚着他高温不适的身体,只是,此种清浅的行为和男人体的味道,一点都抚慰不了今未曾尝受过男人的蛇妖。

  它细致而缓慢地扫着男人泌出的汗水,额头、颈项,还有,微咸的滋味灌入它的体内,不喧嚣的兽,又开始在冲撞起来。充血硕大的两兽器,早就从糙的鳞皮中伸出来,贴在男人大腿上,巨型鲁的顶端释放出渴求的粘,把男人的皮肤玷污地滑腻腻的。

  但男人今的模样并不是很妥,持续异常的高温令他陷入了昏睡的状态,连肌理都是烫手的,虽然楚毅书很贪恋这种温度,却不敢对男人轻举妄动。

  男人的肚子在他夜的浇灌下终于有了起,每瞧着那原本平坦的地儿一点点的隆起,骄傲自的情绪也一点点盈的心头。

  他欣喜地着男人,把自己正都处于发情硬的东西,入那能把他煨热温暖的柔软地方,男人从甫知道自己身体变化的惊恐和崩溃,到现下已默默接受不太抵抗,更放纵了楚毅书的肆无忌惮。

  他把男人掳到这深山里,困住这副极合心意的魁岸躯体,肆意享受和戏玩,被翻搅到烂的男人,舍弃了之前的挣扎,竟也会主动去合蛇那可怕壮的东西,从未有衣物蔽体的男人,随时随地在楚毅书的召唤下,张开紧闭的双腿,把软粘腻的在对方面前。

  楚毅书竟也不需替男人做太多的准备,只要把实的雄物入到犹如水意的甬道内,乖巧听话的璧便会争先恐后地住它。即便被两硬物到泣不成声,男人也会紧紧抱住楚毅书,那手感极好的结实翘,会顺从着他的撞击而合扭动,因酥麻快起充血的硬物,根本无需用手去触碰,楚毅书熟练地寻找甬道内的烈之处,用硬的头端去刺,男人便会哭泣着绞紧下身,弃械出浓稠的体。

  憨厚壮实的男人,已经学会了如何去享受愉快乐,沉溺在违背伦理的融中无法自拔。

  楚毅书先前为确保男人受孕,在出种子后整夜都不把东西出来,浓稠带着生命力的兽强势地在里头转着,男人起初流泪求他别这样快点出来,但执意要繁殖生的妖,一点都听不进去。

  历经不断地注入和滋润,男人终于屈服并对此麻木了,每当肚子被灌得鼓鼓时。

  他连挣扎的意思都没有,甚至绷紧了下身的筋,状似也在想挽留那些诡秘的浓不让其出去。

  陷入男人柔韧肌理中无法自拔的蛇,不知觉间显出了半人形,酡红精致的脸蛋写望和醉“怎么办,好想要你,好想进去…”狡猾贪婪的手指伸到被男人巨肚遮挡住的下身,不意外地触摸到了茂密丛林里的硬器,已完全成地贴在男人的肚子上。

  简直按捺不住狂喜之情的蛇,以指尖抚润的顶端,间或擦过绽起青筋的茎身,刻意去拨这副不太愿理睬他的体,以身心的不

  这种撒娇似的愤举止,还真是奏效了。昏中的男人,在绵密的刺和不耐中幽幽醒来。

  他撑开疲累发红的眼眸,慵懒无力地瞅着伏在前的气妖

  楚毅书贴在男人颗粒硕大的头前,痴痴地看呆了,为何他先前没有发现,男人的果似乎又变大了些,连颜色也较之前深了,一缕奇异的幽香飘到妖的鼻端,那是什么人气味,居然令他口中的唾滴滴答答泌个不停。抵御不了腹的渴望,饥饿的妖张嘴要含住无意惑自己的红果,用力起来。

  “呜,别,疼…”虚弱的男人痛哼出声,不知何时开始鼓大的十分难受,膨郁闷的感觉一直萦绕着男人的上身,只是稍浅的触碰便难受得要命,仿若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无法释放。楚毅书舌并用刮蹭着他发疼的顶端,娇俏的小东西被瓣夹得生疼。

  他推拒着楚毅书细的箭头,却撼动不了急躁的妖半分。硬的下身还被掌握在对方手中,绵密却浅薄的愉,稍稍给予了他些微的甜头,却无法得到足。

  有孕后的怪异躯体,对情的附和及渴求更甚。

  他浑身火热,是因为空虚不

  他皱眉哭泣,是因为痉挛水的在嗷叫,为了抚慰身体的饥渴。

  他时常自己攀到妖的身上,用润的眼神望着对方,用热热的去蹭着对方的下身,舍弃了所有的他,成为了的屈服者。

  “怎么会疼呢?你下面变得好硬哦。”模糊地吐出话语的蛇,口中尝到的幽香更甚,一点点渗入他的齿间,惹得他失去了控制的力道,急速套着男人的火热。

  前的剧烈疼痛让男人又起了泪水,肿头在极力的下颤抖瑟缩,仿若有种什么东西在变得柔软的肌理底下冲撞尚未开启的顶端,要出未出的刺痛得男人抓住对方的手臂。

  他不晓得这种难耐陌生的痛苦该如何解决。

  他唯一可以攀附的,就是这个妖

  “不要,呜…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他用沙哑低沉的声线恳求着,眼眸中的气很重很重,惹得楚毅书心头一阵酥麻,口中的拨反倒没有减轻。

  他用甫冒头的尖牙去刺发热颤抖的头,激动起的下身悄然移到男人早就润粘稠的后,趁着男人没有防备,赫然入到水意四溅的柔软地方。

  “啊!”两人在如此紧密而突然的结合下喊叫出声,男人一直处于水润状态的地顺畅而柔软地完全包含住楚毅书的茎身,温暖而紧致的相连,致使楚毅书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他扶着男人沉重的身躯,叼着一边的红起来。

  充盈的足,使得男人剧烈痉挛起来,饥渴饿极的小嘴不顾一切地着那能掀起滔天的狰狞兽,潺潺汁渗出滋润本就稠黏的甬道,随着茎身的出涌到了两人相接之处,牵扯出一道道银色的丝。

  楚毅书没敢把另一入令他发狂的里,即便深陷中几乎神智尽失。

  他仍顾忌着男人的身体,生怕自己的孟会伤害到男人和肚子里的生命。

  但是,那个因有孕而时常充意的地方,竟动得比往常更频密,软软柔柔的内壁磨他筋络绽现的表皮,绵密酥麻的愉一波接一波层叠袭击向他的脊,强迫他剥开压制的外衣,显出疯狂追逐望的原始内在。

  暗红色的兽瞳涌动着浓烈凶狠的望,刺他猛力去口中可怜的小果,下身变换着力道和角度,兜圈搅男人焦躁感的壁,还去顶撞记忆中的那处销魂之地。早已抵达望极限的男人,自然承受不住这种近乎疼痛的换和

  他泪面昂首抱住前的头颅,竭力起鼓涨的腹部,紧窒的道死命绞紧搐,下身两团感十足的囊袋颤抖不停,涨成紫红色的器颓然失守出了浓香白浊的华。

  “唔,出来了…出来了…”男人还在哭喊着,明明下身的子孙早就尽了。

  他仍在模糊呢喃着。

  “唔!”楚毅书一愣,感觉含在口中的娇小果,竟也出了一股带着香味的汁

  他在呆滞状态中仍没有停下的作为,不断汲取男人头上泌出的未知东西,温热,浓香,一点点进入了妖的肚腹中。

  “唔…不要…”男人无力地拉扯着楚毅书的发丝,却推不开他固执的头颅,只得任由他继续掠夺自己泌出的诡异汁,麻和汲取,得男人全身抖动不停,簌簌汗水在的肌理上淌。

  暂且腹的蛇妖,惊讶地起身瞅着被自己挑地浑身搐的男人,纤细柔美的五指抚到男人隆起结实的前,微微用力按了一下,不意外地听到男人甜腻低哑的呻,那坚突起的头儿,赫然出了一股淡淡的水。

  “你有水了…”咯咯笑媚了的蛇,几乎是欣喜若狂地抱住男人汗的身子。

  他用柔滑的脸蛋蹭着男人的颊边“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小亲亲,那么多的水,我的孩儿们一定饿不着。”他去男人眼角泌出的热泪,并啄上一吻“不过那么多,孩子们一定吃不完的,唔,我来帮帮你,让相公帮你点出来,这样你就不会那么难受…”

  比甫出生的婴孩更饥饿的蛇妖,又再度俯到男人的前,贪婪地叼住男人肿头,挤底下的,强制让男人排出更多可供他腹的浓香汁。

  恍惚瘫软的男人,抱住前的头颅,哭无泪地呜咽呻,谁是相公啊…烦躁郁结的蛇盘踞在口前。

  他双手环盯紧内的情形,漂亮细致的眉头皱得如同山峰一般一层加一层。内最深处用干草和兽皮叠放出的柔软之地,男人哄抱着两个婴孩坐在上头。

  脸蛋粉圆嘟嘟的小婴孩,一人叼着男人一边的头,正咕噜噜地食着汁,两个娃儿上身与一般的娃儿没有两样,柔弹手的肌肤,可爱小巧的手掌握成拳头,瞧上去真是得人喜爱,唯一有不同的,便是两个婴孩的下身与他们的父亲如出一辙,是红鳞片所组成的蛇尾,正欣喜地一甩一甩在男人身上滑动着。

  男人沉静温柔地望着两个小婴孩,宽厚的手臂完全把小娃娃圈住包容,让他们能安心地进食。

  被排除在外的蛇妖,煞气甚重。

  男人一副关注力丝毫不在他身上的模样,令他十分不是滋味,原本该是他地盘的结实,居然常年被小胖娃给霸占住了,看那两个家伙吃得肥圆脑的模样他就来气,还吃,再吃小心胖死。

  楚毅书咬牙切齿五官几乎扭成一团,白白浪费了那张美精致的脸蛋。里头滋滋滋的声,犹如零星的火种,燎原了他一发不可收拾的嫉妒心。生生生,生个,搞两个鬼东西出来跟他争男人。

  决定不再忍耐下去的蛇,刷刷冲到男人面前,两手一拎把小娃娃扔到外头,然后一把抱起赤身体的男人,嘟着嘴向对方撒娇“我也要!”

  “诶,你怎么扔孩子?”男人被楚毅书的蛇尾箍得无法动弹,哭笑不得地责备耍脾气的妖

  “扔不死的,别管他们,但是,我要饿死了。”楚毅书死死盯着男人前还泌出汁的红果,舌头干渴地丽的瓣“给我好不好…”他这厢在询问着男人,下一刻却立马含住香气四溢的果,饥渴急切地汲取本该属于他的汁,不安分的双手伸到男人未着寸缕的下身,刺起来。

  男人息着揪紧楚毅书的黑发,淡然的眼眸中又升起了离的红,因长时间未出外而变得有些单薄的肌理,开始又绽放出情的瑰丽。

  两个被父亲随意扔的小宝宝,骨碌碌滚到口,两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傻里傻气地相视了一下,十分有默契地又朝里头爬去。,我要…锲而不舍的小娃娃,去嘴角残留的汁,笑呵呵爬到父亲的巨大蛇尾上,想藉此爬上去。

  红的蛇尾微微用力一甩,又将两个轻巧的小胖娃给扔到门口,丝毫没有让他们进来打扰的意愿。

  我爬,我扔,我再爬,我再扔…

  如此来回,被随意打发又饿着肚子的小蛇妖,终于熬不住了,使出了终极捣乱手段,哭。

  “哇…”可怜兮兮的小宝宝,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晶莹的泪水盈了精灵大眼睛,从那红通通的脸蛋上滴落,没牙的小嘴哭得口水直,那凄惨模样真的可怜至极。

  “唔,孩子…在哭,啊…”男人无力地哦了一声,亢奋的声线还是掩不住对孩子的担忧。

  “别理他们,哭累了就会停…”心满意足的蛇在大叹香甜汁的同时,把早就激动起的兽,埋入了觊觎已久的柔里。

  “啊,混蛋,别进来…”壮结实的硬物瞬间便直入男人的深处,得男人浑身舒直哆嗦,翘弹十足的不自觉地合着对方的撞击而动。

  “这不是喜爱得很吗?你才是口是心非的混蛋呢,夹得这么紧,啊,好舒服…”

  幽幽的愉呻,和小娃娃的烈哭声,在这片深山野林里传开来。斗胆上山砍柴的农夫,听到这番杂模糊的声响,吓得连拾掇好的薪柴火也扔下不要,地狂奔而走。

  妈呀,有鬼啊…自此,再也没有人敢涉猎进入这片秘林,至于这里面所隐藏的秘密,谁知道呢…
上一章   还债   下一章 ( → )
不信你不萎[兄弟]哥来满世妖娆尘慾香,夜缠热唇的诱惑四季吸血情人爱的补偿魅惑娱乐圈千月之魅男孩与保险套
若发现 第32章番外:农夫与蛇二-第32章、番外:农夫与蛇二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还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扁扁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