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还债》第25章自私爱人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还债  作者:扁扁 书号:48682  时间:2019/7/19  字数:10628 
上一章   第25章、自私爱人    下一章 ( → )
  豆粒大的雨滴淅沥沥倾洒在这片林间的隐秘之地,干燥的泥土被浸成团,久缺滋养的路边小花遭这过度溺爱的雨水打得垂头丧气,平涓涓细的小溪因剧增的水量骤然湍急汹涌起来,丛林间的小别墅,在蒙的雨世界里孤独耸立着。

  楚毅书坐在窗台边的沙发上,清灵明亮的双眸欣赏着玻璃窗外那如水帘一般的雨幕,哗啦啦的雨声沉郁而细微,却异常让他觉得心安平和。或许,让他心安的是那个人吧。

  盖着薄被的男人枕在他大腿上,宽厚的肩膀有节奏地起伏,平里喜欢皱叠成小山的眉头舒展开,柔化了那刚硬男的五官,全身心放松的男人,俨然像个毫无抵抗力的婴儿一样,依偎在唯一可靠的青年身边。

  心头涨窝心暖的楚毅书,抚摸男人比先前长了些的头发,掌心稍微有种的感觉。他笑弯了好看的角,无比温柔地注视着男人的睡颜。

  林维新似乎消瘦了些,但结实的肌理仍是有看头。若真的抵死抗拒起来,楚毅书并不认为自己能制服得了他。起初刚把男人绑到这里来的时候。

  他备好了安眠药和镇定剂,以防男人真心反抗起来能够有其他辅助来帮助他困住男人。他在男人的饮水和饭食中加入少量的药物,又用皮拷把男人拘束起来剥掉所有的衣物,让处于弱势的自己能够掌握主动权。

  当然。

  他以命相胁则是起了极大的作用,卑鄙如楚毅书,怎会不知男人的弱点,那强大刚硬的外表下,实际上是一颗比任何人都要容易软化的心,特别是在他面前,男人总是能一如既往地去宽容和原谅,是为了弥补以往的过错也好,是真心爱他也好,尝过了甜头的楚毅书,深深知道这是自己所掌握的王牌武器。当他把血淋淋的手臂展现在男人面前。

  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不管男人眼中那无法掩盖的痛心和悲哀,只要肯留在他身边就好。

  近男人乖巧了许多,不再挣扎和抵抗,柔顺地接受了他的一切。他要男人做什么,男人都会听从,的时候男人会异常地放和急切,彻底抛开矜持的外衣,大大地张开双腿,用温热柔软的地方接他的进入,然后紧紧夹住他的身,恳求他把进去。为了消磨单纯的日常时光,楚毅书总爱和男人玩爱游戏,因为男人没有任何衣物可以蔽体,也似乎开始习惯了这种赤的状态,两人在无间断的肌肤接触下,很容易拨起浓烈的

  楚医生置购了许多让人难以启齿的玩具,在男人身体上实验着,贞带、飞机杯、跳蛋、按摩器、拉珠、夹等等,逐步开发连男人自己也未知的感地带。

  男人在这段时间内被调教成只需玩头就能的状态,有时被夹一马上就能出腥浓的华。在楚医生兴致的试验下,男人学会了吹。要长时间刺前列腺和前方的顶端,不东西的林维新就会哭喊着出一种透明的体。

  楚毅书不怕会坏男人。

  他有着一副强壮的身躯,能够承受住所有的快和玩,那柔软口味极大的后,曾经试过同时入他的巨大和按摩,即便男人哭得脸上一塌糊涂的,身体还是臣服于这种异于寻常的媾所带来的强烈快

  啊。

  他太爱男人那哭泣的模样,抱着他乞求更多的侵占和,男人的眼中除了泪就只剩下他的存在。这是楚毅书最想要得到的结果,让男人从身心完全依靠着他。即便男人最终变成只会永生追逐的野兽。

  他也无所谓,只要将男人捆绑在身边。

  膝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睡后的男人睁开了疲乏的眼睛,有些困惑地扫视着眼前的一切,最后落到俯视着他的青年身上。

  “醒了吗?”楚毅书爱死了男人这般迷糊可爱的模样,心头酥酥麻麻的。他擦去男人额际冒出的细微汗珠,笑道“怎么出汗了?今天可是下了一天的雨,气温有些下降了,是不是被子太厚了…”

  男人没有作声,瓣微微颤抖着,想说些什么却半天都没法出声,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烁异常,似乎带着些不安定的情绪。

  “做噩梦了吗?”楚毅书隐去角的笑容,为男人此刻的慌张而担心起来。

  “我梦见…”半响后,男人才挤出一点声音,因甫睡醒的缘故声线沙哑而低沉“梦见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怎么叫都叫不醒…好像,死了一样。”

  男人空地注视着前方,涣散的视线根本找不到聚焦的地方“我想过去,却怎么也动不了,然后我突然什么都看不到…”他抱着自己赤的身体,居然发起抖来“原本躺在那里的你也不见了,我连话都说不出,就这样困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又黑又冷…我,我很害怕…”男人就像梦呓般颤抖瓣,样子脆弱而可怜。

  “嘘…”楚毅书抱住男人冒着冷汗的身躯,在他耳边安抚道“那只是梦而已,没事的,我不会离开你的。”他用比男人单薄的臂膀传递着安心的温度给怀中人,轻抚男人的背脊安抚他不安的心情。

  “真的吗?”男人紧紧揪住他的衣衫靠在他肩膀上,空的眼眸虽然仍是浑浊不清,但慌张胆怯的心逐步变得安心起来。

  他不晓得自己这样到底是否正常,长期的囚和调教似乎磨灭了他的思考能力。

  他只知道自己依赖这个青年,依赖他的体温,依赖他的拥抱,已经堕落了吧,林维新这么想着,原来自己也变得跟楚毅书一样腐烂了。

  或许在自己当年做出那种不为常人所的事情时,自己就已经无法踏回正常的轨道。自己这副模样,已经达到了楚毅书的最终目的,就像是那个可怕的梦,即便知道那是假的。

  他仍是惊恐至极,因为他无法失去楚毅书。到底是因为爱还是习惯。

  他分不清。也罢,既然注定自己要跟楚毅书捆绑在一起,就让一起腐烂下去,直至两人都化为骨血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男人似乎又重新沉入梦乡,但楚毅书的内心却按捺不住鼓动狂跳,那是狂喜愉悦的心跳。

  男人那副全身心依赖他的模样,昭显着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得到了成效。他成功地截断了男人其他的出路,让男人从身体和灵魂都只能和他绕在一起。他的独占得到了最大的足,再也没有人,可以打扰他们。

  从今往后。

  他会好好爱着男人,不让男人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没有做错。

  他只是个自私的爱人而已。

  ----

  男人是在一阵阵沉闷酥麻的刺下醒过来的。

  他酡红着脸醒来,张眼便又看见楚毅书望着他。

  “怎么了?还在做噩梦吗?”柔情似水的青年锁住男人蒙浑浊的眼睛,一手伸入覆盖住男人身体的薄被下,可疑地动作着。

  男人呼出热烘烘的气息,因近期缺乏晒而愈渐浅淡的皮肤,又渲染出情的色彩。他用莹润浓烈的双眸瞅着青年,被掩盖在薄被下的体不安分地动,因为他本就是枕在楚毅书的大腿上,只要微微扭动着头部,男化的刚毅脸庞便对上了青年细微鼓起的裆部。

  青年钻进被子下的手还在摩挲着,到底在做着什么,不得而知,但从男人的反应上来看,不会是什么正经的事情。

  男人情动地在窄小的沙发上磨蹭,双眸一直盯着青年的间。

  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过干燥的瓣,难耐地抚摸着赤膛,男人的肌结实,连同种在那上头的两颗红缨也异样鼓,许是因为青年异于常人的恶趣味,犹如甫出声的婴儿一般,喜欢叼住男人那两颗红果品尝啃咬,间或狠狠似乎想要出什么东西,就算男人哭喊着叫他停下来。

  他也执意继续磨蹭那小巧的地方,头上的绵密神经不住这样的逗,最终男人只能被迫单从玩头就到达高

  受到长期热烈疼爱的蒂教较先前又涨大了几分,只需轻轻触碰便会带来一股电般的酥麻感。由于他在这个房间内没有任何蔽体的衣物,有时候躺在上常常不慎摩擦到尖,那刺的快让他总会不由自主地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头,用手指,力道稍显鲁,如此毫不留力的自我蹂躏,却使他的器硬得像石头一样。每次楚毅书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出手制止他,用更为磨人和拨的方式,来玩他红肿的果。

  “啊!”男人轻轻呻了一下,指甲特意刮蹭到突起的红缨,惹得他忍不住颤抖,没料到引起青年一阵戏谑的笑声。

  “只是摸一下头,下面就硬了…”他愉悦地笑开了颜,那丽精致的五官漂亮至极,如同天使一般,但深入薄被中的手却像恶魔的利爪,在男人身上拨嬉戏。

  “唔…啊,那里…”男人叫出声,那声线轻微变调了。

  他红着脸耸动下体,不知到底是在抵抗还是合着青年的玩,淡淡的红晕从那颊边晕开,刚硬强健的男人开始散发出情的味道,虽然细雨蒙蒙天色阴沉,但这白貌似也有些过火了。

  或许是青年想视觉上享受到更多的刺

  他掀开盖着男人身子的薄被,让那常沉溺在里的身体展现在眼前,男人浅麦色的肌肤上布大大小小的吻痕,有些颜色较为暗沉,显然是较长时间前刻意留下的,脖子、、腹部,还有隐秘的大腿内侧,都是青年留下的胜利勋章。

  男人眯眼靠在楚毅书的大腿上,意味浓重的身体抖动战栗着,失去了遮掩。

  他下身的景象让青年一览无遗,修长结实的大腿张开着,沉闷细微的嗡嗡声从男人赤的腿间传来,青年手中拿着一个粉的椭圆小球,在男人早已起的红肿男上游移着,至于那是什么玩具,从男人开始烈起来的反应看来,可想而知。

  “舒服吗?”楚毅书低头吻着男人的额头,尝到了些微咸咸的汗味。

  “啊…唔…舒服,呃!”男人晕乎乎地回答着楚毅书的问题,突然整个人剧烈抖动了一下,瘦结实的身狠狠弓起了感的弧度,而后颓然失力落回沙发上。爱玩的青年把持续震动的粉跳蛋按到男人失神“哭泣”的马眼上,承受不住如此直接刺柱,突然搐般跳动了几下,松开的铃口失一般吐出透明的前感可怜的头部涨红起来,过度烈的电卸下了男人周身的反应神经。

  他使不上任何力气,瘫在青年的大腿上息着。

  “你已经可以忍受第二级频率了,上次只是第一级你就忍不住出来,这次好厉害,待会给你奖励好吗?”青年就像是奖励取得优异成绩的小朋友一般,语气奇异而童稚,男人尽管听着有些别扭,却隐隐在期待着他所说的奖励,到底是什么。

  男人可爱诚实的身体,早就开始翻滚燥热起来,笔直硬柱上青筋布,涨到极限的头顶端,溢出一点点麝香味浓郁的体,底下两个团鼓囊囊积蓄着大量能让雌受孕的种子,只不过未有用武之地而已,嫉妒心已强烈到前所未有的青年,必定不会让那些能繁衍后代的东西发挥应有的作用。

  男人的眼角又泌出一滴晶莹泪珠。

  他醉地摇晃着头颅,酥麻的下半身起又落下,把他当玩具一样戏的青年,将跳蛋的震动频率调到第三级,较先前又更狂躁抖动的粉小东西,被青年放到了两个涨圆的团上,在那薄薄的表皮上研磨兜圈。

  “啊啊…那里,不要…”男人哑着嗓子抗拒着。

  他大汗淋漓地拉扯着青年的手,想将那磨人的震动推离自己最为脆弱的地方,但青年不晓得从哪里来的力气,丝毫不为所动,强硬把跳蛋在男人的子孙袋上,用力磨蹭按,把那两个圆圆的小东西来捏去,几乎把男人的魂给掉了。

  男人惊恐地呻着,密密麻麻的电汹涌席卷至全身,腹间闷热压抑,似乎有股火遭闭着无法发出来,前头活跃的铁柱随着跳蛋的戏,战栗抖动起来,不断在青年面前翘起落下,惹得那始作俑者咯咯笑开了。

  “呵呵呵,好可爱,你那里好感,动来动去,好像好好吃的样子。”笑得美至极的青年,过有些干燥的瓣,早在嗅闻到雄麝香体的味道后。

  他便一直盯着男人那里不放,失控的铃口接收了下方团传达的强制快,一小点一小点地溢出并不是的东西,那透明浓稠的水滴状物体,缓慢地拉出一条牵扯不清的丝线。

  “呐,可以,给我尝一下吗?”饥渴的青年红着脸,觊觎那漉漉的体“就这样出来太浪费了,给我…”楚毅书刚说完,立马俯身叼住男人炙热的柱,就这样用力起来。

  ----

  滋溜滋溜的声在安静的空间中泛开,混杂男人惊恐亢奋的哦,楚毅书使力着他马眼冒出的体,仿佛要将他那个囊袋里积蓄的东西都掠夺干净。他难受地拉扯着楚毅书的上衣,熔岩般炙热的火球在他腹部烧灼。

  他的双腿失控地胡乱踢动,却被楚毅书被制住了,朝两边大大撑开,调到最大功率的跳蛋,被品尝美味的青年,到了有些干涩的后里。

  “啊!什么东西…”男人整个人弹了一下,黝黑的双眸不可置信地瞠大着,剧烈跳动的器具在他还没扩张过的柔里肆着,当然,长期承受着青年疼爱的秘密之地,岂会接受不了这样的玩,震动的跳蛋研磨刺感的壁,延绵难捱的快从后头直贯男人毫无抵抗力的体,前头又成为了青年口中的美味佳肴,男人觉得就是遭清理剥光的餐食,正在被人拆解噬,最后连一点骨血都不会剩下。

  “嗯,好甜,怎么会那么好吃,嗯?你快告诉我,这里头到底是下了什么药…”青年红着双颊胡言语,明明是腥浓恶心的东西。

  他却一副瘾君子的模样,沉溺在男人泌出的情动味道中。

  “你在说什么…”男人哭无泪地扭动着部,想逃开这前后一起的夹击,无奈这副毫无廉的身躯酥软地一点力气也没有,平内有力强势的双手放在楚毅书的背上,了他的衣衫,仍推开不了半分。

  “再给我多点好吗?呐…”青年含着男人的器,话语含糊不清。

  他边还沾上透明浊白的粘,不够,就这一点点不够。

  他想要尝到更多属于男人的味道,最好把男人子孙袋里的东西全部净,让男人再也不出东西,方能安抚他永远也无法餍足的可怕胃口。

  “啊!”男人撕裂地喊叫起来,犹如野兽般的青年,居然用牙齿去摩擦男人涨起青筋的柱身,还用细指把已埋入幽里的跳蛋入更深的位置,高频率震动的玩具一点点滑入男人开始泌出肠的甬道里,用异常磨人的速度擦过搐的媚,然后抵在记忆中的那块柔软销魂的地方,汹涌的电几乎疯了男人。

  疼痛伴着异样的,从那受折磨的地方涌到男人每寸肌肤上,那一颗颗细密的孔全部张开了,如蚂蚁般的快陡然扩散开来。

  他哭喊着抱住压制住自己的青年,无法控制地出对方觊觎已久的浓郁华。

  男人痉挛搐着健美的身躯,神情失神陷落,眼中空得只剩下盈眶的泪水,下方积攒囊瑟缩抖动,持续为前端输送发华,美味的浓香全部都被青年入咽喉中,形状优美的喉结上下滑动,尽数收下男人献祭的

  男人脸上红霞布,中和了刚毅硬实的男线条,润的双眼离慵懒地瞅着还含住他半软不放的青年,那人貌似仍未餍足,居然用虎牙咬着男人甫高过的顶端,热烫的舌尖刮过麻木疼痛的马眼,惹得男人搐般弓起身,豆大的泪珠划过眼角。

  他挣脱不了这样的玩,后方还在抖动的跳蛋,又强迫他接受下一波

  流泪的男人枕在青年的大腿上,极度可怜地摇晃着头颅,孰料在慌乱中对上了青年近在咫尺的鼓部,即便是隔着一层衣物,男人也能感受那里头散发的可怕温度。

  他嗅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有别于自己的麝香气味。平青年就喜爱和男人呆在家中,穿的都是一些方便的休闲家居服,松软的布料轻易被青年情动的巨物顶得高高的,那夸张的形状不断地惑着男人。

  完全沉溺在情中的男人,感觉自己的身体还在动着,激动的壁虽然有跳蛋的震动和安抚,却忘不了几乎将他烫地撑他的巨大器,在他痉挛的里冲刺翻搅,摩擦他,填他,让他忍不住攀住这个外在比他弱势的青年,夹紧那苗条的身和部,合对方冲刺的方向,去刺体内那个销魂的地方。

  他好想要,想要面前的那个东西…

  林维新觉得自己已经坏掉了。

  他居然想要做出青年实行在自己身上的举动,释放出那蛰伏的巨龙,好好去舐散发浓香味道的具。他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太阳也鼓涨不已,体内的动份子如魔鬼般引着他,做出羞的动作。

  早就汗的双手,颤抖着抚上了青年鼓起的裆部,男人红着眼睛,连呼吸都屏住了。

  他拉下青年的头,看到了包裹住具的白色内,上头已印出了暗的水渍,紧绷的内明显地勒出了器的形状,完全起的巨大物体连那白色布料也完全藏匿不住,红色的顶端稍稍出了内的边缘。

  男人的手在即将碰到那形状骇人的东西前顿住了,那个地方溢出蛊惑男人心智的味道,对了,那种明明不堪入口的东西,为何他也会如此的渴望。

  诚实的身体代替男人的理智行动了,有些许老茧的手指勾住青年的内边缘,轻轻地拉下,摆束缚的巨龙赫然弹跳出来,打在男人的手背上,老实巴的男人吓了一跳,事实上被这东西了那么多次。

  他仍无法直视着可怕的东西,漂亮得过分的青年,为何会有这么个与体型不相符的巨物。

  黏巨大的顶端对着男人的脸庞,那距离近得过分,只要男人稍微伸出舌头,就能到冠头上浓稠的体。已然失去神智的男人,抵御不过对的饥渴。

  他微微动了下头部,用柔润的舌,包含住眼前的男器官。

  间传来的温柔包覆,让青年抬起了上身,半眯着眼的男人,脸上两朵红晕飞起。

  他前后动着自己的头颅,含套青年的器,沉闷炙热的鼻息洒在青年的下腹部。

  他犹如一个乖巧讨主人喜爱的小宠物,在尽心尽力地卖力侍奉着。

  “好吃吗?”青年无比怜爱地拂过男人发烫的脸颊,摩挲着他红通通的耳垂。

  男人呜咽了一声,一丝丝来不及咽的唾沿嘴角落下,情而惑人,是的,无论男人做什么,在青年眼中都是一种惑的举动。

  青年舒地长吁了口气,闷郁的狂热集结在下半身,男人温度颇高的紧窒口腔,为他的器带来无与伦比的快

  男人稔地用瓣摩擦茎身,舌尖挑逗冠头上面的马眼,间或深深入那东西至喉咙,在几乎让他干呕的位置后退出来。炙热的顶端划过他的上颚,那个地方早已变成了另类的感带,稍稍触碰就会拨起狂热电

  ----

  仿若那火热的东西至上无比的美味,男人细致而痴着。

  他有时候会放开松开几乎能将他烫柱,去磨底下的两个囊,沉甸甸的具失去了包裹,贴在他的脸颊,上头裹住的唾,沾到他的肌肤上,得那张平凡的五官污猥不堪。

  鼻端飘逸的浓郁男气味,让男人浑身发烫躁动,埋在体内的跳蛋还在震动着,不容置疑地抵在那片酸软激动的地方,男人呜咽着夹紧搐扭动,摇晃间部刚硬的器甩动打在他的下腹,啪啪作响。即便如此。

  他仍不愿放开口中的东西,大张着舌含住两颗圆润的囊袋,一点点

  青年痴恋地望着男人醉的脸庞,内心涨的爱意让他故意做出更张狂的事情。

  他动了下部,用鼓的顶端去磨蹭那男人的脸颊,滚热的柱体烫得男人颤抖了一下。青年着男人下面酥软的口,用两指撑开紧缩的皱褶,发热的甬道痉挛不已,受疼爱的被跳蛋震得几乎麻木了,不断分泌着透明的体。

  青年两指并拢深入那高温的地方,不意外地让那了。或许是情味道浓重的体让青年失去了耐

  他眼中陡然闪过红色的火焰,入男人后的双指突然快速地撤起来,溅起了原本就泛滥的汁,翻搅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

  “啊啊啊…”男人松开了口中的圆形物体,高壮的身躯如落叶般簌簌抖动,深入的长指把跃动的粉玩具推到更深的地方,一路蹂躏过娇的壁

  他枕在青年的腿上息着,任由对方把淋淋的器抵在他的边,得可怕的马眼泌出粘稠的体,在一磨一蹭间全沾到他的上,红润,看得青年体内火烧火燎的,手中的动作更为快速。

  “怎么停下来…”青年呵出热气,失去口腔的包裹。

  他显得有些烦躁,清秀的五官瞬间皱起来“嗯,你不是喜欢吃吗?怎么现在又不要了…”青年说得羞至极的语秽言“哦,我明白了!”他扯开一抹癫狂的笑容,又在男人水四溅的里添多一手指,在那高温的天地里翻云覆雨。“是这里想要吧,里头动得好厉害,应该很饿吧?”

  男人汗淋漓地张开自己的大腿,无可奈何地息不停。

  他的身体好像被无数熔岩包裹住一般,几乎快把他烧融了,下腹部纠结着一股无法发火,在这具体里冲撞着。

  他还是无法达到高,即便跳蛋在青年的拉扯下持续撞击在他的前列腺线上,那还差一点就溢的快,仍是悬在了半空中,死物是足不了他渐贪婪的胃口。

  他想要的,是充生命力,动,散发热度的物体。

  他着热泪,不断在他身上制造波澜的青年,根本停不下这种欺负的行为,抵在他边的热铁甚至真的想再次占据他炙热的口腔,屡次往他瓣撞来。

  男人听到了自己下身传来的烈水声。

  他收缩着松软的入口,拼命想夹住什么东西,结实的肌理组织绷紧僵硬,狂躁的身体在向他叫嚣,不够,完全不够,郁结不得而出的冲击着他薄弱的理智,一点一点,把那层脆弱如纸的东西慢慢捣毁。

  呯的一声,男人听到了一种破裂的声音,自己体内似乎有种什么物体在分崩瓦解。拥有着先天强壮身躯的男人,突然如疾速的豹子般,从沙发上窜起来,用有力的躯体压制住措手不及的青年,整个人坐在了对方的大腿上,汗的双手撑着沙发,困住青年比他弱势的身体,发红的双眸尽是求不的燥郁。他气咬着牙,恶狠狠地瞪住错愕仰视他的青年,过度浓烈的情让男人变成了发狂的野兽,觊觎困住比自己瘦弱的猎物,等待着生活剥的机会。

  楚毅书望着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危险,反倒为此兴奋不已。平男人情绪变化不大,总是温温沉默不语,往日即便被他逗到哭泣向他祈求需索,也总是那副任由他圆按扁的样子,如今被他到了极限的境地,男人竟然展现出这种不同往常的凶狠。

  事实上,林维新在外型上的确比楚毅书要来的有男人味,平凡但方正的脸型,高壮强健的身体,单单在身长上就比楚毅书要高上半个头,虽然现在男人不着寸缕,一旦那温和的五官挂上暴戾的神态,也是十分让人惧畏。

  男人滚热的汗水滴到了楚毅书的脸上,炙热无比,在那娇的肌肤划过,隔着一层肌肤拨他动的血。那滴微咸的体落到润娇瓣中,让比血更浓的红舌卷入口腔里,青年觉得浑身像着火了一样,从背脊出涌起一股烈的电间凶猛的巨物更形可怕,几乎涨到了极限。他抚上男人发烫红透的脸庞,声线中掩不住的亢奋。

  “想要我吗?”他的音调有些拔高,甚至有些颤抖。

  他浑身颤抖不已,为男人这副前所未有的姿态而癫狂。这代表了男人要他要到已经失去理智的地步,完全陷入了情的万丈深渊,完完全全落入了他所编织的陷阱。

  他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狂喜,双手握住男人瘦结实的身,把自己的下身往上抬去,蹭着男人漉漉的腿间,已不知神智飞向何处的男人,在炙热柱的逗下,更为癫狂。他鲁地吐出腔内的热气,紧咬牙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狰狞,像是要把青年给啃食殆尽。

  啊,楚毅书肯定是愿意奉献出自己这副躯体,来足男人的辘辘饥肠。

  圆润巨大的顶端抵在松软颤抖的菊蕾,刻意缓慢羞怯的皱褶,沾取浓稠的。“呐,你那里好,看来是真的饿了。”笑如花的青年,甘愿俯身在男人下面,任由那副宽阔有力的身躯桎梏自己,仿若他才是承受男人望的那方。

  “来啊,把我进去,好好地品尝一下我…”妖一般的美青年,起下身微微使力把冠头向已然开启的入口“你看,那么软的小嘴,里头还在动…”

  男人的大腿在痉挛,撑在沙发上的手臂肌绷紧贲起,顶入后的巨物缓缓破开紧密的口,全方位撑开细密的皱褶,充实直喉头的感觉,让男人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那东西的进一步侵占。

  只可惜青年不知是体力不济还是其他原因,居然停住了没有任何行动,任由那一张一缩的口含住自己的冠头,男人瞠大眼睛,似乎诧异青年的突然停顿。

  “我累了…”双颊泛上红霞的青年,残忍地将所有主动权抛给男人“你自己动,好吗?用你那热热软软的地方,把我全部…唔!”

  恶意调侃逗男人的楚毅书,难耐地娇了一声,双眸已然暗沉一片的男人,突然重重地朝他的间坐下去,男人的体重让那已进入部分的器瞬间就整没入幽里,只剩两个鼓囊囊的团可怜地留在外头。

  极度亲密的帛相贴,使得两人忍不住叫出声,但叫得更失魂的,当然是被进入的男人。骑乘的体位把埋在体内的跳蛋抵到更深的地方,发出一阵阵麻痹的电,自鼠蹊部传到男人的腹间,笔直的男第一时间就出了白色的
上一章   还债   下一章 ( → )
不信你不萎[兄弟]哥来满世妖娆尘慾香,夜缠热唇的诱惑四季吸血情人爱的补偿魅惑娱乐圈千月之魅男孩与保险套
若发现 第25章自私爱人-第25章、自私爱人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还债》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扁扁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