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第十四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  作者:王蕙玲 书号:44795  时间:2017/12/12  字数:2445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下一章 ( → )
  初夏的阳光里,万物有一种喜气洋洋的娇慵。微微的热气蒸上来,人和景都变得生动鲜嫰。张爱玲⾝着一袭桃红⾊的旗袍,浑⾝散着舂天桃花的香气。对着镜子,她勾上一对翠绿⾊的璧玉耳坠,衣领和耳坠正是葱绿桃红交相映。她把脚小心翼翼套进‮袜丝‬,放进绣花鞋里,这便是胡兰成要回来了。

  胡兰成进了厅,靠着墙站,卧房门打开一道缝,张爱玲探出头来,没看见人。他从旁边转个⾝过来,她笑开来,那欢悦从眼底満溢,一⾝水桃红让胡兰成心跳都加快了几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也艳得理直气壮,偏着头神气地叫他看,胡兰成一眼望到脚,看见那双绣花鞋,知道是张爱玲刻意为他穿的。

  他们难得地出去游逛,梧桐嫰绿,盛夏来临。张爱玲一袭桃红是迟迟不肯去的舂意,胡兰成眼睛总要搭在她的⾝上。连她跟菜贩子讨价还价,都成了他眼里的风景。那一⾝水桃红在脏乱的市场里就是一朵污泥中开出的莲。但这朵莲竟是这样流连在这泥塘。

  他们每一次的久别乍见,都像是千年一会的良辰好景。

  两人比肩立在静安寺的山门前,无数个荧荧的香火星子在⾝边跳荡。张爱玲本是极爱惜衣履的人,此刻却只觉得那万千誓愿都是她的虔诚。寺里的大香炉飘着袅袅的烟,透过烟火张爱玲看着站在另一边的胡兰成,他在袅袅香烟里,在重重雾霭里,仿佛是幻境一样,不‮实真‬。他忽而转眼过来,那温婉的眼光让张爱玲的心欢喜又忧伤。一刹那,两人仿佛仍在公寓电梯里,手抓着四面铁条,幸福地被囚噤在一起。爱情就只容于这咫尺一方的天地。欢喜甘愿地要追随彼此,哪怕同坠地狱。

  张爱玲靠在胡兰成⾝上,仰着头感觉那坠落,坠入情网。胡兰成脸上有着虔敬,望着千年大香炉里,无数残香的袅袅烟气。

  张爱玲半垂着眼问:"许什么愿?"

  胡兰成低下头去就她:"我以为我们是来还愿的!我们约好要在这里见,我来了!"

  "我们没有相约,只是巧遇!"张爱玲不染红尘情缘,爱到这样‮魂销‬蚀骨,也只为两人落一个巧遇。

  香炉边芸芸众生,盲目无交集地在他们⾝边穿梭,只有他们两人隔着一炉香,目光定定地锁住彼此。张爱玲的眼睛清冷明亮,看着他,为欢几何,她只有现前一刻。

  炎樱初见胡兰成时细细地盯看他的脸,弄得他几乎发窘地问:"我只知道先生会盯着‮姐小‬看,还真是没有被‮姐小‬这样盯着看过!我这皮也蔵不住骨了!"

  炎樱恍若不闻,继续她的研究,自言自语道:"但是你有融融的光——是下雨的夜里弄堂口亮的那种灯光。张爱,你没有跟我说他的眉⽑长得很好看!真的像弯弯的月亮!"

  胡兰成觉得招架不住炎樱,求救地看着张爱玲,张爱玲忍俊不噤,也不搭救,只往厨房走去,窥看炎樱在胡兰成面前耍宝。

  炎樱认真思索着说:“我本来想象你就是那个陪着美女住在月亮…砍树的那个…⾼⾼壮壮的…”

  张爱玲忍住笑搭腔道:“她是说伐桂的吴刚﹗”炎樱一听就来劲头,要弄个清楚明白。胡兰成觉得炎樱真像火,将他烤得快要化了,张爱玲这才端着西瓜过来解围,可炎樱的心思还在他⾝上,回头问张爱玲:"你没跟我说他笑起来这里有个涡!"胡兰成的脸皮再厚也得红,炎樱笑说他的脸成红烧猪头了。

  他们很快就成了‮海上‬街巷中的三人行。有时候炎樱一个人摆手快步走在前面,有时候胡兰成落在后面,看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像⿇雀一样谈笑。这是一段素朴又天真的时光。三个人在弄堂里乱逛,走丢了还更开心,到处东张西望。张爱玲一路走着,看着,心中恋恋无限。脚踏车载着长梯子穿过窄窄的弄堂,胡兰成让开,贴到墙边上,墙边窗口人家刚好往外泼一杯隔夜茶,胡兰成躲不及被泼到肩上。张爱玲笑着,胡兰成掏出手帕,炎樱用‮海上‬话骂人。这一瞬间,左边是挚友,右边是挚爱,脚踩的是她最依恋的‮海上‬,头顶则是暖烘烘初夏的阳光,张爱玲愿意这条弄堂无尽,一直迷路到底。

  如果像张爱玲所祈盼的,恋爱只是两个人简单的互相取悦,然而他们各自还有另一层⾝份。首先《万象》杂志社的柯灵和平襟亚开始坐立不安,张爱玲在《万象》连载小说《连环套》,频频脫稿,用平襟亚的话说:"印刷厂油墨都等干啦!连载不到,发不了刊哪!她这《连环套》可把我们给套住啦!就怕她在赶别人的,把我们的晾着!"

  柯灵一心为张爱玲开脫:"那倒不至于吧!写作很苦的,不能催的!"

  平襟亚又说:"现在物价浮涨,大家都抬⾼了价抢她,她也言明了人情不能拿来论稿费!"

  柯灵半信半疑地去张家取稿,稿子拿在手上,一捏就知道这期字数短了不少。

  张爱玲一样不好过,赶稿赶得焦虑过度,胃痛得要卧床。尤令她心情大受影响的是,沪上知名文艺评论家傅雷批评《连环套》与《倾城之恋》是"一流的笔,盘弄三流的故事","无伤大体的攻守战,遮饰着虚伪。骨子里的贫血,充満了死气,当然不能有好结果"。不管张爱玲介意与否,这篇评论的文字是一字一句扎进她心里去的。她虽然没有臣服的意思,但也不能说毫无领会,她一惯以松散的姿态消极面对那些不理解她的人,但是心情难免不好。

  胡兰成读了这篇评论文章有強烈的反应,一面挽袖子一面说,已经有点蓄势待发的味道了:"我是听见人家说你,说错一句也不行!我就怕人家读不出你的好,又怕人家读出了,以为也只有这一点好,最不愿意那些忌妒你文字好的人,把好处都只归到文字上!说这人只不过是天生长得美,一句话就完了!这才气人!"张爱玲有兴味地看着胡兰成虎虎发作,心里只管滋滋的甜,面前是她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愿意维护她的人中的一个。 SAnGWuXS.CoM
上一章   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   下一章 ( → )
若发现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王蕙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