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烟波浩渺[耽美]》第56章-第60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烟波浩渺[耽美]  作者:小模小样 书号:38636  时间:2017/8/16  字数:18251 
上一章   第56章-第60章    下一章 ( → )
烟波浩渺 第五十六章

  景曦渺不是没有见过暴跳如雷的相里若木,只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沈稳自制。他不知不觉地坐在相里若木刚才坐的地方,看着相里若木大踏步地走来走去,怒发冲冠。

  “三个郡!三个郡!”相里若木怒吼着,就像一头狮子在咆哮“北蛮一下子就袭击了三个郡,纵深几百里如入无人之境!这还只是试探,下一步他们就有胆子打到京城来!”
  紧急赶来的将军们站成一排,心惊胆战地面对着暴怒的太尉,没人敢回一言。

  “姜本炎身担戍边重责,这些年却只知道跟太守们怄气、争权夺利,我念在他以前有功的份上,一直偏袒着他,光他那个郡的太守我就给他换过了五个!结果呢?就他那儿败的最快,还敢上书请罪,是希望罢官保命罢?马上下令,原地处死,不必回京。”相里若木猛地一拳打在桌子上,景曦渺吓得像后一闪,相里若木没注意到他。“那个吴鸣宇倒是个厉害人物,一介书生,亲自上城头督战,蛮子都上了他的城了,愣是被打退了,怎么他的郡就没破呢?”

  “太尉…眼下正是用将的时候,不如就让他罚金抵过吧。”一个将军低声说了一句。

  “放,连个城都守不住也算得上是将?”相里若木猛地转回头直瞪着那个将军“从今以后,前朝的罚金制度全部取消,但凡有这样的情况,通通战死在城上。你们的身家性命要紧,你们的马蹄子跑得也快,可你们身后被屠城的几十万老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平时他们供养你们是为的什么?为的就是城破的时候你们跑得比他们快?”

  “可是太尉,”李允之思虑了一会“可是太尉,如果此时对北蛮用兵,一是粮草筹措不及,二是恐怕毓江王会趁造反。”

  相里若木严厉的眼神看得他身子晃了一下,几乎要后退,心里后悔万分,怎么会知道北蛮来得这么快,这么不是时候。

  “你在毓江王那里有眼线,北蛮的王就没有眼线吗?”相里若木一句话让他如梦方醒,悔恨不已。

  这朝局里的事,北蛮的王何尝不是若观火。李允之攥紧拳头,咬了牙“李允之愿立军令状,三个月内扫平毓江藩国。”

  “笑话!”相里若木冷哼一声“倘或你三个月内打不下毓江藩国,北蛮就要打到我的府门前了,那时候太尉府三分之一的兵马,一多半的粮草都已经被毓江王牵制住,这个江山就拱手送给蛮子了。”

  李允之垂下头无言以对,相里若木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的地图“不发兵,我哪里都不发兵。”景曦渺看着他手里的匕首猛地飞出去,扎进北方的地图“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们赶回北原的冻土上去。我要把这个版图边界向北──扩展千里。”

  “太尉,那眼下就只有延续先帝的和亲之策了。”李允之说的战战兢兢,太尉平生瞧不起的便是先帝送女人保一时和平的行径,可是今,竟然也被到这个份上。

  相里若木转回头看着景曦渺,景曦渺黑亮的眼睛躲闪着。“皇上,生在天下,倘或天下覆灭,还有什么不会被毁灭呢?”

  景曦渺不回答他,在桌子底下攥了自己的衣袖。

  “你自己挑个妹妹吧,挑中了就把她送给北边的蛮子,给你的王朝换来一年两年的息机会。”相里若木说的不再和缓,他直视着这个少年天子。

  景曦渺微微张开口,痛苦地气。

  相里若木转过身,背冲着景曦渺,面向将军们“为了稳住天下,景姓的天下,明天早晨,皇帝──亲政。从明开始,停太尉府的蓝批,改为皇上的朱批,以后皇上的圣旨上不再加盖太尉印章。明皇上回宫亲政。”

  景曦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第一次待在这个王朝决策的首脑里,这一个晚上,他看着这些人商讨决策,太尉的命令一道道从这里发出去,被急使们发往各地。明天太阳落山的时候,这个广阔国土的大部分地方都会接到太尉不同的命令,以及一道相同的命令──皇帝亲政了。

  将军们在听到皇帝亲政的这一刻没有异议,因为军权仍旧在太尉府,所以实质没有变化。但是他们必须用皇帝的亲政做个幌子给天下人看。

  相里若木不动声地因势利导达到自己的想法,这一刻他不是相里若木而是太尉,所以景曦渺不能拒绝,因为他现在也不是景曦渺,而是唯一的合祖宗家法的能够稳定时局的人。武将们也不会反对,因为天下倾颓之时,每个人都得守住他自己的位置,才撑得住这个天。

  天色将明,辛劳一夜的将军们离开了,准备第一次早朝。相里若木和景曦渺还待在他的书房里。相里若木去拉景曦渺的手,景曦渺把手缩了回去。

  相里若木叹了一口气“今天晚上,其实我也很害怕。”

  “害怕什么?”景曦渺被吸引了注意力,抬起头看相里若木,想从他的脸上看出害怕的意思,结果相里若木看着他笑了。他有点懊恼。

  “很多事情,三个郡啊,一下子说破就破了。死了多少人,十万?二十万?都可能,我还不知道。我在边境待过很多年,那的人太惨了,朝廷强迫他们戍边不让他们内迁,男人们要轮被参与戍边,庄稼都荒芜了,蛮子经常会来,尤其是我们内的时候,男人们被砍死,女人们被抢走。”相里若木深了一口气“有时候我会觉得愧疚很多人,不单单是对你有这样的感觉,还有那些死了的人,还有我答应过要将蛮子打回北原的父亲。我也害怕,这次的事很明显是蛮子的战略试探,只是一个部落王的部队就打出了三个郡。如果蛮子们集结成部落联盟,那么他几乎有可能推进到都城来。我害怕这个时候毓江王再趁造反,我们腹背受敌。我也怕…怕你今天给我一个大难堪,说什么都不亲政。”

  “你已经把我到这儿了,我还能怎么样呢?”景曦渺扭开头。

  相里若木低笑“不过景曦渺还是不错的,有种!”

  景曦渺没听过那句话,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抬起头看着他。小巧而精致美丽的脸上仰着,相里若木忍不住抚摸他的头顶“如果有一天,战事突发,而军权我无法信任地交给别人,所以我必须要跟军队一起离开这里,那个时候,你敢不敢──临危授命。”

  “如果有那一天,我就有总理一切的权力了。你回来的时候,我也不会把这个权力还给你。”景曦渺看着他“我会把你不断地派出去,我不会让你和你的军队回到京城,威胁到我。你将一直在外边南征北战,一直到衰老,或者战死的时候。”

  “那皇上能不能格外开恩,给臣一点赏赐。臣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要皇上的封爵,甚至死后也不要皇上给的谥号。臣只想让画工每年画一幅你的画像,皇上只要将这个画像赏赐给臣,那就足够了。”相里若木的声音很轻,嗓音温厚,就像是抚慰人一般,或者也抚慰自己。

  景曦渺忍着眼泪,因为太辛苦,所以呼吸的时候几乎要噎了。他不能问相里若木,你爱不爱我,你是不是最爱我?不但相里若木无法回答,而且,即使他回答爱,那他也无法完全信任。

  就像相里若木不能问他,景曦渺,当我给了你权力后,你会不会背叛我一样,因为无论回答会还是不会,他都无法完全相信。因为以后的事,没有人能了解。后来的自己经常会背叛早年的那个自己,不是人善变,而是在那个时间里我是我,在另一个时间里我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成为另一个我了。谁知道战争有多长,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在这个期间,景曦渺独自面对着权力、望、危险,也许最终会被权术倾轧榨干,攫取了他现在的灵魂,他也会疑神疑鬼,他也会先己后人,他也会想尽办法除掉相里若木来保全自己。谁知道呢?

  所以相里若木给了他一个最认命的回答,他愿意,也能够承担出权力后的风险。但是景曦渺却无法在不确定爱的时候拥抱他。因为爱和权力,终究是不同的。

  烟波浩渺 第五十七章

  皇帝亲政了,一切却没有变化,然而一切都已变化。相里若木站在朝堂之上,仰望着宝座上的少年,沈默的少年努力地倾听朝臣之间的每次争辩,每条对策。偶尔四目相对,他略带点忧郁的眼神常常让相里若木忘记了下边要说的话。

  又长了一岁的景曦渺还是那么单薄瘦弱,他的眼神不再单纯,可是仍旧清澈,所以即使对上了相里若木的视线,他也不会移开。他就那样坐在上边,用他忧郁沈思的目光,一直看到相里若木的心里深处。

  皇帝的玉玺是要经过皇帝的同意才会加盖的,但是景曦渺实际上仍旧没有发布过任何命令,所有的决定都是由大臣们跟太尉商议出定论之后,再草拟成诏书的形式进呈给皇帝陛下。所不同的是,现在每一次商议,每一场争论,每一个决策,都在景曦渺的面前发生,朝堂之上的景曦渺不会多言,不会询问。他在迅速地学习。每一次廷议之后,相里若木都会留一会,在皇帝的御书房里,回答景曦渺的种种问题。才一年的时间,景曦渺的问题就越来越少了。他理解了他要统治的国土有多么辽阔、复杂,他记得每个大臣的模样名字履历以及脾气秉和私底下的姻亲关系同门关系同科关系。各地的物产地理军备,朝廷的赋税经济,周边民族的过去现在,他一点点吃透在心里。

  当他的问题越来越少,相里若木便开始问他问题,为什么那两个大臣会当庭吵架,这个条陈背后的意思是什么?今天地方的奏折上来了,哪个地方的官员有可能所言非实?他的回答有时候很妙,妙到相里若木忍不住伸手去拉他的手,他脸部的表情仍旧跟回答问题时一样紧绷,别开脸,给他一张冰冷的侧脸,同时收回手。相里若木会放开他,但是手却经常留恋地在他的肩头轻轻捏一捏。嘱咐一些好好吃饭,晚上读书不要太晚,提醒他该见哪一些官员之类的话,然后便会离开。

  景曦渺的十六岁也已经快要过去了,他马上就要十七岁了,他已经足够独立,甚至也在迅速地成。就像相里若木预想的那样,景曦渺总会变成这样一种形态,成内敛,聪明睿智,像成年人一样习惯权术倾轧,也像成年人一样冰冷。十五岁时感觉到的伤害会被之后五十年的成功抚平,甚至渐渐忘记。谁不是这样成年的呢?只是相里若木也许是看他看得太久了,景曦渺三个字越发刻骨入髓,无论是朝堂上,还是书房里,他的每一次颦眉,每一次角隐约的笑意都揪着他的心,让他无法停止猜测,不是猜测景曦渺距离自己有多远,而是猜测他的心里好不好受,委屈了不曾?

  从前那个沈静如水的景曦渺渐渐变得忧郁,那个再沈默也不会吝惜开怀一笑的孩子已经不见了,眼神里的娇嗔,口角里的顽皮都不见了。但是现在这个景曦渺能够跟相里若木一起骑马,相里若木可以尽情的策马奔驰,他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景曦渺可以一步不落地跟着他并驾齐驱。相里若木看着这个少年,不再用他的帮助,他自己也拉得开弓。

  不是没有骄傲,尽管也许不会有人明白景曦渺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不会有人知道他会为了这个景姓的皇帝而感觉骄傲。他指给景曦渺一条路,景曦渺果然走的很好,这不是自己的希望吗?但是,喝下一壶酒,心里空空落落。

  景曦渺就在他身边,训练兵士调动军队的时候,景曦渺常常跟在他身边,虽然他是不会让他像自己一样在马背上一待就是一整天。

  “太尉还没有娶亲的打算吗?”景曦渺眺望着练的兵士,他没有穿天子的明黄,黑色的裘皮大袄仍旧不能让他显得强壮起来,可是倒是有些像山顶上那些刚刚长成等待飞翔的小鹰。今天的景曦渺已经绝口不提爱了,连问他这话的时候,语气淡然得在旁人听起来也像是一场闲聊。

  从景曦渺离开太尉府到现在,相里若木仍旧没有女人。他很忙,忙得连景曦渺都看在眼里,所以问题的答案,是两个人都知道的。

  相里若木等待着下文。
  “太尉该娶亲了。朕想,太尉,还是娶个公主吧。”景曦渺说。相里若木看着他没有表情的侧脸,没有任何回答。

  景曦渺的意思,他明白。

  皇帝亲政的时候就应该大婚,有君无后是违背天意的。文官在这一年里几次三番地上奏,请求皇帝册立皇后,最近已经愈演愈烈。相里若木在一年之前就有给景曦渺找个皇后的意思,景曦渺后来知道,但是他不愿意,相里若木也就没有他。而今景曦渺说了让他结婚的话,已经很明显了,景曦渺已经下了决心,做了决定,到了应该各自彻底撂开手的时候了。

  相里若木没有想象中的放心,而是在太尉府里喝得酩酊大醉。他找来了月安,这个抚养景曦渺长大的宫女,如今已经是一品诰命,婚礼由她和两个长公主一起做主。景曦渺的皇后,宰相刘未的孙女最合适不过,她成了皇后,刘未那一干文官,更会对景曦渺死心塌地。

  婚期很快,景曦渺一过完十七岁生日,就举行了大婚。皇帝的大婚上,相里若木滴酒未沾,他看着一身龙袍的景曦渺娶了他的第一个女人。大典上,景曦渺自始至终没有看相里若木一眼。其实这一年里,他们也没有一次私聊,没有一次在无公事的时候见面。心远了,情也就消了么?

  相里若木已经完全不知道那孩子在想什么,想要什么,可是不止一次梦见他在他怀里顽皮笑语,醒过来才发现有多思念。如果过了而立之年,仍旧不知道如何舍取的话,那该多可笑。可是舍掉了舍不得的,换回来的是什么呢?相里若木不知道这一年里自己睡过多少个囫囵觉,他把心思心血都花在军队上。没有什么别的,多的志向了,只是不想后悔。他越来越不敢闲着,他不愿意去想如果舍掉了那孩子,最后也没能得到当初想要的,那会是怎么样一种境地。

  他要比以前还要心劳力,如果不是景曦渺后来想看看军队的练所以跟到军营来,那他见景曦渺的机会和时间都会越来越少。韩梦圭在为他筹措军饷粮草增加国库收入,被他得也是如此,夜呕心沥血,比从前一年瘦了十多斤的光景。还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说他是太尉的走狗,盘剥贵族们的钱粮。甚至当着景曦渺的面这样说,景曦渺沈默着,甚至连相里若木也猜不透他到底对韩梦圭有几分信任。

  可是他已经无暇他顾了,他必须完成当初的战略构想,将蛮子驱逐进北原,将最后一个藩国平定──然后剩下的,景曦渺会有足够的能力,给天下一个河清海晏的。他夜夜地为了这个准备着,他不敢停下来,因为稍微有时间松懈下来,他几乎就要开始后悔,就会想要进宫,想要找个借口看一眼那里住着的那个人。

  可是也终于走到了今天,那孩子已经大婚了,连新娘都是自己挑的。这个认知几乎要烧穿了他的膛,典礼已经结束了,他回到太尉府,脑子里全是景曦渺。

  新娘好看么?月安说过是个绝美女。他不会只为了联姻就给景曦渺找个丑婆娘。真是愚蠢,难道他希望景曦渺用那样温柔的眼光看着他的皇后,爱恋着她?可是他不愿意委屈那孩子,也不愿意看他旁边站着一个俗不可耐的女人,不愿意他去抱一个恶心的女人,生下不讨喜的孩子。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后悔了,他发现他其实心底里原来最想娇宠着他,有时候他就会这样突然后悔,有时候他会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都没有得到他更重要。这样的想法几乎要让他发疯,但是景曦渺高居宝座之上,双眼冰冷忧郁,提醒着他,一切已经过去了。

  过了今夜,一切就真的过去了。
  相里若木长叹一声,忽然看见宫里上用的灯笼转了过来,相里若木惊觉地站起来出去,不会是宫里出事了吧。刘公公急匆匆地奔了过来,见找着太尉才明显地放下心来“太尉大人,皇上召您即刻进宫。”

  “什么?”相里若木脑子里早就杂乱无章,想不出皇上要找他干什么“皇上找我做什么?今天也没有什么军国大事,明天早朝再说罢。”忽然想起不可能是这些事,又着急了“皇上有什么事?他身体不舒服了?是不是这两天大典累着了?”

  刘公公屏退了左右“太尉大人,皇上只有一句话让老奴捎过来,皇上说──‘我想你’。”

  相里若木猛一口气,似乎是惊住了。一瞬间,仿佛心脏被这句话绞得稀巴烂。他呆呆地站了一会,突然急跑了出去,骑上马,也顾不得传话的太监,自己直奔宫门而去。

  远远看见皇帝的侍卫都在皇帝的寝宫外,没有在皇后宫,相里若木知道皇帝果然在这儿,急急忙忙冲进去,北方初的寒夜里,削瘦的景曦渺就穿着单衣站在院子里,似乎在等他。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眼泪水。

  相里若木心口犹如被人捅了一刀“曦渺──是怎么了?”他忘记了叫了一年多的“皇帝”本能地叫了声“曦渺”

  景曦渺不顾一切地冲进他怀里,紧紧搂着他,仿佛生怕他会推开自己。“我不喜欢碰陌生人,我受不了她。你让我抱一会,求求你了,就今天晚上,让我抱一会。”

  “曦渺,”相里若木觉得喉咙里梗了刺一样难受,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景曦渺冰凉的身体,忍不住轻吻着他的头发“曦渺,委屈曦渺了。”这样抱着才发现景曦渺长高了好些,只是还是那么瘦,甚至更瘦了。

  抱起来还是很轻,他把景曦渺抱进他的寝宫。放在榻上,紧紧搂住,景曦渺的脸埋在他的口,声音微弱“我以为今天晚上你肯定是不会来的…你希望我…快点有个儿子吧?”

  “曦渺,我还没有那么卑鄙。”相里若木紧紧搂着他的肩膀,勒得他发疼。

  “你还是在意我,所以才来看我,是吗?”景曦渺似乎是在他怀里笑了,相里若木放松了他一些想让他抬头看看他的脸,但是他不肯抬头,紧紧贴着他的口,发出一阵呜咽的哭声。

  相里若木不敢再让他抬头,紧紧搂住了,扯过来他的被子围住他。

  景曦渺的哭声渐渐平复了“我好累啊,累得…”

  “这两天的大典太折腾你了,你好好睡一会。我在这陪着你,就这么睡一觉吧,有什么事,明天你休息好了都可以再说。”

  景曦渺从他身上起来,躺回枕头上,却摇摇头“睡觉有什么意思呢?每天早上醒过来,我都是自己一个人。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我已经够了。这样的生命一天又一天地重复,没有你,却有所有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我现在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了,因为你的心里边有紫菀,有先帝,有文武群臣,有黎民百姓,还有这么大一块江山,我还哪里挤得进去?”

  “曦渺,”相里若木想说话,但是被景曦渺抢过话头。
  “我现在不恨你,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你不爱我的理由了。”景曦渺闭了会眼睛,相里若木几乎看到泪水从他长长的睫下漫溢出来“可是我…受够了,每天早上我都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有勇气度过漫长的一天,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经受这种痛苦,我不知道我该恨谁,好像谁也不恨,但是很无奈。有一天我看见韩梦圭了,他无意中说,当人觉得无奈的时候,就是他终于成年了,知道有些事,即使努力也不可得。
  以前我觉得我对景氏怀有责任和愧疚,但是我忽然想明白,只要我给景氏留下一个儿子,你一样能辅佐他,就像你能教会我一样,你也会教会他。那样我就可以解了。”

  “你想解到哪里去?”相里若木冷冷地问他。

  景曦渺迟疑着没有开口。
  “你还想生个儿子?”相里若木整整几个月的火气终于窜了上来,景曦渺似乎觉得危险,本能地想起身,被相里若木一把按着肩头按回枕上。“我以为你自己想通了,觉得女人可能比较好,所以才给我你要大婚的意思,我也就同意了。可是今天晚上说想我,找我来,说了这么多,就是你自己招惹我了。”

  相里若木俯下身,近了景曦渺“今天晚上是你自己不想圆房的,可不是我你。本来我就不太情愿给你找女人,但是我一直都觉得有点愧疚你,所以如果是你个人意愿我就不能说不行了。不过就算这样这几天我一直都后悔,今天你大婚的时候我后悔到了顶点,今天晚上想到你可能领略了闺阁之妙后就恋上女人的温柔乡,我就要疯了。以后止你在皇后宫里待超过一盏茶的时间,要是刘公公跟我说你超过了那个时间就别怪我叫人去拖你出来。不许碰女人!你还想生个儿子出来,你倒是敢想!你宫里这些新添的宫女也都给我撤走,脂粉味熏得我头都疼。我什么时候说你的宫里可以放宫女了?”

  “太…太尉,你怎么这样跟…跟皇上说话…呢?”景曦渺被急转直下的情势得磕磕巴巴。

  “皇上?你是皇上。”相里若木看着他黑亮的眼睛“可你不也是景曦渺吗?”

  景曦渺急促地息着,不能再说话,他看着相里若木,很久没有这么近地看着。

  “我用一年多的时间来反思,后悔很多事,但是我仍然不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好的。可是去掉所有的一切,当我不去想未来,想江山社稷,想哪些对景曦渺是好的,哪些对大多数人是好的的时候,当我不想这些的时候,我只是一个男人,一个非常想要你的男人。”相里若木眼神里的霸气渐渐褪去了,只剩下温柔忧伤,看得景曦渺心头一窒。

  “你还跟我生气吗?”相里若木俯下身,搂住景曦渺“ 我是这么差劲,从始至终地强迫你做各种你不愿意的事,在各种利益关系里最后一个考虑你,在怀疑的时候第一个不信任你。”他轻轻地吻在景曦渺的脸上,小心翼翼,仿佛只是在偷吻,生怕景曦渺察觉。

  “也没有那么差劲…”景曦渺紧张起来,脑子里有这句话就说了出来,相里若木轻轻地笑了。

  “我不知道曦渺到底要什么,但是今天曦渺说想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这么高兴,张狂得几乎什么都不想要了。”相里若木深深地看着景曦渺“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让曦渺还想着我。”

  景曦渺张开嘴,说了什么,但是喉咙干涩没有发出声音,相里若木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景曦渺“咳”了一声,突然抓住相里若木的衣领“我说够了,够了,不用再说了。”他突然吻上相里若木的嘴,带着景曦渺从来没有过的疯狂,亲吻着相里若木的嘴,回味着熟悉到让心脏麻痹的味道,亲吻的间隙里,他息着说“你说的所有的话,我都会听,你让我做的所有的事我都会做,你说我就相信。但是你要是做不到爱我,我就杀了你,灭了你的九族,我会连同相里家的祖坟都掘出来。我发誓。”

  相里若木已经把景曦渺抱起来,搂在怀里,开怀大笑,是真的,十几年都没有笑的如此痛快“相里家的先祖们,你们听见你们的小孙媳妇儿有多厉害了吧。”

  景曦渺坐在他的大腿上,似恼非恼地看着他,相里若木也看着他,他想念了多久,这个眼神灵动的情人“有那一天,你就杀了我,灭了我的九族,掘了我的祖坟。”相里若木重复着这辈子听过的最恐怖的情话,但是心甘如贻。

  景曦渺的大婚之夜,景曦渺无所顾忌地埋怨、踢打、低语尖叫、肆无忌惮地点火疯狂地索要,相里若木手忙脚地应付着他发疯的小情人,爱如珍宝,其实也许早就如此,那时未发现,发现时已经越来越爱。

  清晨刘公公进来唤醒相里若木的时候,景曦渺还乖巧地躺在他的臂弯里睡被他紧紧搂着。

  他小心地放开景曦渺,接过军报的密封匣子,用匕首挂开上面的封漆。

  景曦渺被碰醒了,迷糊糊张开眼睛,看见相里若木半着坐在上,神情凝重地看着一页纸,心里忽然沈了下去。他向相里若木伸过手去“若木,怎么了?”

  相里若木握住他的手,在手心抚摸,半晌“蛮子们的王暴病死了,几个王子正在争夺继承权。”

  相里若木会带着兵马离开京城,他早就有这个认知,他是一个带兵的将军,从小时候起,景曦渺就习惯听到人们说相里若木在南征北战。但是,眼下,却不同。

  相里若木将会离开他,奔赴沙场,从此生死未卜,归期不定。景曦渺另一只手捂在脸上“我能不能…”

  “我不能带你一起去。”相里若木果断地打算了他的话。

  他笑了,虽然带着苦恼“你竟然知道我要说什么。”

  “如果不去思考分析,只凭着心的感觉的话,你一点都不难猜。”相里若木抓着他的手腕拉开他挡在眼睛上的手,看着他“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景曦渺翻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开,一个臣子斗胆揣测圣意,你活得不耐烦了?”身还没有翻过去,就已经被相里若木从上捞起来,搂进怀里,贴着耳朵亲上去“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万分小心,没有人是可以绝对相信的,你要为自己留于余地,一个人千万要小心。”

  我不在的时候,一个人…景曦渺的心里“咯!”一下,突然觉得不吉利到心慌意,烦地抬头亲吻上去堵住相里若木的嘴。

  烟波浩渺 第五十八章

  “所以我们要调动四十万兵力在三个月内完成对这里的合围,三十万部队这个月已经完成在边境的集结,咱们只带十万人快速推进到边境不会被发现。蛮子们擅长突然的长途奔袭,他们以为我们农耕民族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不会防备。这个月,蛮子围了我一个郡,我都没有去救援,就是为了保证这三十万屯兵不被发现。”相里若木在地图上指点着“李允之带着七万人务必守住通往毓江王藩国的关口,即使战事开始,毓江王起兵造反,粮草他至少要准备一个月,那里又易守难攻,这样你守住关口四个月还是不成问题的,结束蛮子之后,我就会带兵驰援你。”他抬起头,从开着的门看到景曦渺走过来。

  “曦──皇上,”他看着景曦渺微笑了一下。大臣们回头见皇上过来,都拜了下去,他也要跟着做,景曦渺威胁地扬了一下眉头,他在矮下去的大臣们的头顶向着他的爱人无声地笑。

  “都平身吧。”景曦渺掩饰地转开视线,嘴角略微歪了歪掩饰不住微笑,抿了一下嘴,终于把这个微笑也忍住了。“太尉重病的说法,已经传了出去,我──朕已经给毓江王写了亲笔信,告诉他太尉重病是假的,意图使他起兵。”

  “很好,说了实话,毓江王就反而起疑不会贸然起兵了。”相里若木微笑着点点头“粮草那边也没有问题了。”

  “以这几年北方大旱的名义,几道诏书已经发下去了,早先囤积在临近几个省的粮食都已经起运,”景曦渺走近他“韩梦圭说只要你不打算打个没完没了,国库也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可以从我口袋里掏几个子儿。”

  相里若木举起食指迅速在嘴上碰了一下,景曦渺咬了咬嘴,相里若木扫了几个将军一眼“你们可以回去了。”

  景曦渺毫无警惕地扭头呆看几个将军出门,相里若木猛地搂了他的把他抱起来,直接按到桌上,扯松他的衣服,手伸了进去“这是什么地方啊,皇上,你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你挣扎什么,我要是不趁这几好好欺负你,就没机会跟你算账了。”

  “啊你──”景曦渺挣扎着给了他一巴掌“你少废话,我还没说完呢,如果你打个没完没了,我的内帑一文钱都不会拨给你。”他的两只手腕被按住,相里若木火热地吻上他的嘴,景曦渺在混乱的气息中断断续续地说“所以…识相的…快点…滚回来。”

  “遵旨,陛下,臣从来没这么愿意听一个皇帝摆过。”相里若木咬开他的衣领,亲吻着他漂亮的锁骨。“对了──”他突然停下来,景曦渺已经被拨得气息不稳,本来这时候以为他有什么要事,所以敛了气息要听,结果相里若木认真地说“不许碰你的皇后。”景曦渺脸色赤红,一拳打上去。相里若木抓着他的拳头,一阵闷笑,又吻上去。

  相里若木在他的耳边轻声说“我已经把李允之派到他不能擅离职守的地方去了。我给他的命令是在我到那里之前不能离开,如果你得到消息他突然返京,就马上写密信给我。”

  景曦渺赤的胳膊绕过他的脖子“我从来也没有…我都忘记了我前十四年是怎么活的,感觉我好像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你。现在你说走就要走那么久。”

  相里若木的嘴贴在景曦渺的耳朵上“听着,曦渺,我把太尉府的中枢全部带走了,京师的布防其实一直都在相里一平的手里,只是他是你的侍卫,完全不引人瞩目,外人还不知道,所以现在京城是你的了。三天后,这里发出的所有命令都是你的意志,我把我的命和四十万人的命一起在你手里。京师囤积的粮草在你这儿,各地粮草调配一直只听命于韩梦圭,而外地的粮草要运到前线都要经过西源郡,你不要忘记西源的吴鸣宇是效忠于你的。如果战争超过三个月,只要你断了粮草,所有人就必须向你屈膝称臣,带兵作战最重要的不是武器人数,而是粮草,你明白吗?”

  景曦渺猛地抓住相里若木的衣服,眼神变得冷了,他猛地推开相里若木想要起身。相里若木一把抓住景曦渺削瘦的肩膀,急躁鲁地把他重新按回桌上“听我说,景曦渺,我不是在试探你。”

  景曦渺咽了一下,躺在桌子上扭开头,紧紧咬着下

  “你听着,但凡战争,就有伤亡,有胜负。我不可能会输,但是假如我七天没有密信给你,那就意味着我在外边出了事──我必须给你留条后路,你马上命令西源关闭城门不准部队通过,然后只待蛮子一退便断掉西源供应大军的粮草,再将将军们召回京城,软起来,然后派你的侍卫和相里一平将军队收回来。另一方面,李允之所用的粮草武器都是直接从京师调拨的,你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住他。如果李允之一旦反叛,那时候如果我还活着,看在他是跟我同生共死的兄弟份上,你不要杀他,但是如果我死了,你就杀了他,因为他的旧部太多,你自己控制不住他。记住了吗?”相里若木看着景曦渺已经转过脸来,用要哭的表情带着惊讶地看着他“嘘,别哭。”他松开按着他肩膀的手,抚摸着他的脸“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永远都不会发生,但是我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乖,不要哭,现在大军就要开拔,你可是天子,天子哭泣,是不吉利的。”相里若木亲吻着他的爱人,软语抚慰着“曦渺,记住,我是不会招你离开京师的,如果情况有变,你在京城才是最安全的。无论有什么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离开这里去找我,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能答应我吗?”

  景曦渺用力憋着眼泪,点点头,紧紧抱住相里若木,相里若木苦笑着搂他,抚摸着他的头发,心里着实舍不得“曦渺,我打了一辈子的仗,还没有一次这么觉得迈不开腿,离不开家门,这么牵肠挂肚。”

  景曦渺一口咬上他的肩头,他不由得“啊”了一声,又一动不动着让他咬够“相里若木,你竟然让我这么伤心难过,我才十七岁,说不定我本来能活到古稀,要是那么多年让我活着想你恨你简直是活受罪。如果你丢下我不管,我就死给你看。”

  “皇上你最后这句话可真有气势,是在谁家学的泼妇骂街?”相里若木忍不住笑出来,抚摸着景曦渺的脸让他抬起头来,景曦渺的眼神里已经有太多的忧郁,抹不去化不开,反倒凝在了自己的心头,放不下。

  景曦渺搂着相里若木的脖子,轻柔缓慢地亲吻在他的上,他的发丝向后泻,肩头半,却没有情的意味,也没有从前的压抑和谨慎,他搂着相里若木占据着主动的姿态,却没有献媚,他眷恋痛苦的眼里只有他的情人,所以虔诚地亲吻。景曦渺已经不再像个孩子,他不再像从前一样依恋着相里若木,相里若木将他剥离开,剥离的痛苦疼痛难忍,但是一个并不依附于他的独立的景曦渺,也许才是能相伴一生的爱人。

  檀心拉住了李允之,不让他再向前走,透过打开的门,他看得见皇上用额头在相里太尉的额头上轻柔地磨蹭着,然后鼻翼相贴,然后接吻。夕阳透过窗棂,给两个人度上柔和的金色轮廓,高大的太尉站在桌旁,像是上古传说中的战神,被他的爱人眷恋珍爱地拥吻着。相里若木必然会臣服于他的爱人,看来已成定局。檀心拽着李允之后退的时候,最后一次回头看着没完没了接吻的两人“看来皇上是真的在爱太尉,两头蠢货。”

  “无论是谁,只要坐在皇帝的位置上,他就不会爱人的。”李允之望着廊外的斜纠正他“檀心。”

  “我不会的,我仍旧会爱你,”檀心依靠在他身上,伸出手,夕阳给他的手上染了一层光亮“我会全心全意地爱你,听从你的,只要你不离开我。”

  烟波浩渺 第五十九章

  出征的日子来的很快,几个机要大臣都已经在大殿中等候。相里若木扶着景曦渺在大殿外的廊下慢慢走过去,在他耳边低笑“昨天是不是太过火了?”

  景曦渺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相里若木一眼就忍不住出要哭的表情,也顾不上听他说什么,相里若木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在鬓角轻吻了一下“我已经吩咐了刘公公,起居上的一应事务,你要听他的,可不能再瘦了。”

  景曦渺闷在他怀里点头,相里若木唠叨了半,刘公公已经奔过来催促皇上快些上殿,切莫延误了出征的时辰。相里若木迅速在景曦渺上一吻,把他交给刘公公,自己先走进大殿站在大臣之首。

  景曦渺轻微地叹了一口气,他走进大殿,接受了臣子们的朝拜。相里若木跪在他的脚边,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他举起景氏先祖开创基业所用的宝剑,在大臣们的注视下将他交给相里若木,意喻接受这把宝剑的人从此将为了皇帝而挥起剑锋。相里若木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受这个仪式,但是也许这一次是他最谦恭的一次。

  “皇上,”刘公公注意到皇上煞白的脸色紧咬的嘴,急忙低声说“皇上,您得说几句话,说几句台面上的话。”

  景曦渺颤抖着一直手举着他的剑,看着相里若木伸出手来,也托着这把宝剑。

  “皇上,快说话。”刘公公着急了,这仪式不能太过简略,显得皇上跟太尉有罅隙,他慌里慌张地低声提醒着“望太尉立下赫赫战功,功在社稷…”

  “要回来。”景曦渺哑着嗓子打断了刘公公的话,只有三个字,冲口而出,相里若木看着他,深深地点点头,在景曦渺松开宝剑的一刻,他把手里的东西进景曦渺空了的手里。

  景曦渺抚摸着,温暖柔腻,是相里若木的玉,一直在景曦渺这里,一直到景曦渺把它给了景裕让他转还给相里若木,相里若木又回了他的手里。会回来的,也许这就是保证。景曦渺紧紧攥着这块白玉,站在城楼上,就像小时候,目送着相里若木全身甲胄,骑在战马上,率领着金戈铁马的军队离开京城,将来还会气万里如虎…只不过这一次他心里感受到的不是壮怀烈,也不是迫切的崇拜,而是不舍。

  “皇上,按照太尉的战略计划,至多半年,他就会回来的。”韩梦圭站在景曦渺身边,景曦渺仿佛没听到他说话,还是呆呆地看着天际的群山。

  韩梦圭看了看左右的大臣,忍不住上前凑在景曦渺的耳边“皇上,有些大臣听说太尉病重,正在分头牵连要联名上折子参太尉。”

  景曦渺回过神来“参他什么?”

  “参太尉这些年把持朝政,包括把皇上软在太尉府里的事,剩下的还有就是一些违制的杂事。”韩梦圭不敢大声。

  景曦渺点了点头,忽然一转,声音也提了些“韩梦圭,你到现在也没娶上那个歌姬吗?”

  韩梦圭被问得一哆嗦,几个大臣还在一边,都听见了,他脸通红“臣…是朝廷大员,朝廷有旨,不能娶民。”

  “那朕就给你道旨意,朕的大婚是天之之大典,朕也要广施恩泽,着全国四十二个郡中楚馆秦楼的籍。”景曦渺回过头,看着刘未“怎么?丞相没听见吗?”

  小皇帝虽然亲政,可是从未下过旨意,以至于刘未还不习惯对他的话立刻有反应,等到点到名字了,忙躬身“臣立刻去拟旨。”

  景曦渺看了看他,又说道“你是几世老臣了,又是朕的岳丈。朕还年轻,有很多看不到的事,所以底下这些事,还要你多费心。而眼下这时候你心里自然也明白,如今说是社稷生死存亡之秋也不为过,所以如果下边有些个不明就里的大臣,生出些不合时宜的事来,就要靠你四下里调停了。你是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你刘未也不能总像从前那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什么事,不要等到朕都知道了…”景曦渺收了口“你知道朕的意思吧?”

  刘未光秃的脑门冒出汗来,先时几年,无论出了天大的事,小皇帝都一言不发,如今突然说话,口里的话意味之深竟早不似少年人光景,猛然之间意识到,想想都觉得可怕。远的说来,小皇帝在点他不称宰相之职这几年韬光养晦任武将作,近的说来,小皇帝在怪他不识大体。他本来虽然知道太尉实际上是去出兵了,但是看到言官们以为太尉重病想趁机参奏他的事又想静观其变,看看太尉的势力如今在京城还留得多少,探探虚实,所以也未加阻止。如今心思全被小皇帝猜出来,再点给他,他已经颜面无存。

  韩梦圭几乎笑出来,小皇帝果然精明,这样的事,由德高望重的老宰相来做,远比其他人,甚至小皇帝自己去做,都要好的多。他也后知后觉,不应该如此沈不住气,自己的话应该在没人的时候,单独告诉皇上。所以小皇上突然岔开话题问他那些私事,在旁人看来,只是一个庸才在跟皇上祈求个老婆而已,也是不使他人疑心自己,不给自己树敌,留下祸端,心里一暖。又想起,这么瘦弱个小人儿,这么玲珑个心思,真是难为他了,怪道太尉走时死活不放心他的身体。

  “老臣明白皇上的意思,皇上放心。”刘未擦了擦额上的汗,一路将皇上送回到宫里,见左右无人才道“这几是有些个言官想参奏太尉专权,但是皇上说的是,现在为了顾全大局,是万万不能给太尉掣肘的。老臣会疏导劝说这些大臣们,皇上请放心。”

  景曦渺点头“这事朕就交给你了。”

  “皇上,老臣还有一言。”刘未见皇上要走,赶忙又说“皇上,老臣有一事还要跟皇上禀告。”

  烟波浩渺 第六十章

  景曦渺走回寝宫,再也撑不住,累的直接就倒在榻上,摆着手里的玉,想了想,掏出另一块玉佩,把上面的穗子扯下来,用那五绳穿了相里若木的玉直接戴在脖子上。

  刘公公在旁边站着,看得忍不住一笑。不料景曦渺刚好抬头看见,皱起眉头“你笑什么?”

  “奴才死罪,奴才脸…筋了。”刘公公连忙陪笑脸“不过,皇上,那玉是该挂在衣服上的玉佩,不是戴在脖子上的。”

  “少废话。”景曦渺把玉进衣服里,让它贴着自己,闭了一会眼睛,养了半精神,忽然想起什么“相里若木为什么要把朕的宫女都撤走,反过来这么相信你们这些太监呢?”

  “那是因为…我们这些阉货勾引不了皇上啊。”刘公公被问的一怔。

  “为什么?”景曦渺随手一指旁边捧着果盘上来的一个面目清秀的哑巴太监“朕看他长的也不错啊,男人不是也能那个,相里若木他自己应该比谁都知道啊?”

  刘公公被问的不知如何是好,知道景曦渺是长在深宫里的,果然于这些上头一知半解“哎呀,皇上,奴才们虽然不是女人可也不是男人,奴才们下头都…都没有那个。”

  景曦渺来了兴趣,指着那小太监“你把下来朕看看。”

  小太监傻眼了,攥着子不肯

  景曦渺回头看了刘公公一眼,刘公公着了忙,催促到“兔崽子,都没了儿了还臊什么?皇上让你你就赶紧啊,快!快着点!”

  小太监见总管太监命令,也不敢不,只得下去,拎着都快哭了。景曦渺看过去,忍不住一笑“原来是这样啊,穿上吧。你下去,去领五十两银子罢。”

  刘公公见景曦渺皱了眉又靠在枕上也不知道想什么,不敢打扰,只是止不住好奇,忽然想明白“皇上,可是今天刘未那老头跟您说让您快着点生出些子嗣来了吧?”见皇上不吭声,他就知道猜中了“皇上总不跟皇后圆房也的确不是个事儿。”

  “多嘴,”景曦渺坐起来“朕又不是太尉府的那些种马。”景曦渺想起太尉府里硬拉着马配种的样子,心头为自己的话恶心了一下。突然思维转了个弯“你去,跟皇后说,说朕身子弱,那个东西也有些毛病,太医正给我吃药呢,一时半会也治不好,须得慢慢调养。你去传个太医,跟他说…你随便怎么说吧,让他给朕开个调理那个的方子,依时煎熬送上来。”

  “皇…皇上,这…这皇上体弱不能行房这个话要是传出去,皇上您以后颜面何在啊?”刘公公被惊吓得张大嘴“别说是皇上,就是百姓家的…”

  “你少废话。”景曦渺一语刚出,就见一个太监进来送补养的药,更恼火“朕现在还不是被你着喝这个?”

  “那是皇上您这几天房事过多,不知节制,老奴才让您保养几。”刘公公话一出口就被皇上突然沈下来的脸色得自己扬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老奴多嘴,老奴多嘴,皇上喝了这碗药,老奴就去…去给皇上编瞎话,唉!”

  景曦渺气得一口喝干了药,没好气地接过茶来漱口“去取桂花酥糖来。”

  “皇上,太尉走前亲口吩咐过老奴,‘隔一天才能给景曦渺吃一次酥糖,他吃多了酥糖就不吃饭了,他要是不听,你就告诉他,我回来后,每天晚上那个要多加五次。’”刘公公哼哼叽叽地重复了太尉的话。

  景曦渺霎时羞得耳发红“下…下去,朕没事了。”

  景曦渺看着他刚着人传进来的廷尉署左监程旭良,这人年纪很轻,似乎还不到而立之年,相貌端正,虽然是个科举出身的文官,可眉宇间却颇有几分轩昂之──而自己似乎见过他。景曦渺琢磨着“程旭良?朕一直看你有几分眼啊?”

  程旭良有些紧张,又似乎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发红“陛下好记,陛下…原是见过臣的。臣当时与大司农韩梦圭一同进京赶考,在通平郡一个叫不知味的饭庄,曾有幸一睹圣颜。”

  景曦渺恍然大悟,想起那光景“你就是那护驾被打的那个白衣举子。”

  “是,”程旭良低下头“臣那竟不知是圣驾,实在是鲁钝。望皇上治罪。”

  景曦渺一笑“你倒是个憨直的人。不过如此年纪就当上了廷尉署的左监,很不容易啊。”

  “回皇上的话,臣后来考得那一科的状元,因为有人检举臣有诋毁太尉的言行,廷尉署便要取消臣的功名。太尉知道后曾当面问臣检举之事是否属实,臣便当着太尉的面将臣所论太尉的话都说了一遍。太尉当时哈哈大笑,说臣是个硬脊梁骨的人,就去做廷尉吧。如此,臣便进了廷尉署,因为办成了京城几个案子,又被提拔到了左监的职位上。”程旭良道。

  景曦渺听得微微笑了“原来是这样。我也听说你不畏权贵,确是办过几件大事。不过…当你跟韩梦圭一同进京,若论才学,韩梦圭还未必如你,如今韩梦圭已经是大司农了,你有不平吗?”

  “皇上,臣有今天已经是太尉识人善用了,臣是做不得大司马的,那些经济变通之法臣皆不会。臣只知道是非黑白,所以只做得了廷尉的官职。”程旭良是耿直之人,也是有自知之能的人。

  一句话却触动了景曦渺,相里若木还政于自己,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适合做皇帝吗?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适合的时候。明明当初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任人宰割都不会吭一声的可怜虫。在他柔弱的时候毁了他,相里若木就能够成为皇帝,如果只是还要得到自己的话,他依然能够做到,那时候他景曦渺会成为一个脔,锁在深宫之中,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是相里若木选择了成就他,他等着自己缓慢地成,慢慢地教会自己谋天下之法,然后现在他离开了,完全放开了自己的手脚,可是如果他能够坐稳这个宝座,这个皇帝仍然是相里若木塑出来的。毁了爱人和成就爱人,对他的差别就是心够不够大到容得下一个景曦渺再加一片江山,对景曦渺的差别就是离不开他,还是不愿意离开他。因为相里若木从没绑住他,结果他就不停地追逐着相里若木。

  “皇上。”程旭良不知道皇帝为什么陷入了沈思。一句唤回了景曦渺,他才意识到他又在看着窗外。多久养成的习惯了?发呆的时候会看着窗外,下意识地努力分辨走路的声音,因为希望能够见到相里若木。习惯一经养成,要改掉比登天还难。

  “你是朕的廷尉,是负责京城治安的,那么,你对京城了解到什么程度?”景曦渺回到他应该的思路上来,努力忘记相里若木不在这里所带来的空虚感。“朕有一次听太尉笑谈过,你们这些人连京城哪个大臣养了歌姬,哪家儿子百天,地头上哪个混混头上是哪个权贵都晓得?”

  程旭良顿了顿“皇上才真是无所不知,廷尉署因为平办案,所以有很多线人组成的网络,关注着整个京城。”他有些摸不清头脑“只是不知道皇上想要查的是什么事。”

  “朕要你查查太尉府一个叫檀心的小吏。他跟李允之关系颇厚,出身楚馆,但是…他的父亲是毓江王。他现在已经跟着李允之离开了京城,不过朕想知道的是,他跟毓江王在京城的馆驿到底有没有关联。毓江王在京城的所有亲信门生故吏,朕也想要你都给朕盯着。朕不担心北蛮犯边,朕对军队很信任,”景曦渺的声音低了下去“朕担心的是,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

  程旭良虽然为人敦厚耿直,可也是灵透的人“皇上,臣明白皇上的意思。”
上一章   烟波浩渺[耽美]   下一章 ( → )
(ABO)军男妃嫁到II大着肚子奔小囧受颜似昭云这坑爹的人参太子(耽美)奴才主子地狱之虐不能动
若发现 第56章-第60章-第56章-第60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烟波浩渺[耽美]》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小模小样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