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烟波浩渺[耽美]》第06章-第10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烟波浩渺[耽美]  作者:小模小样 书号:38636  时间:2017/8/16  字数:15130 
上一章   第06章-第10章    下一章 ( → )
烟波浩渺第六章

  月安早晨走到皇帝寝宫的时候,吓得魂飞魄散。四个太监的尸体带着血,倒在门口。不可能是相里若木杀了皇帝,不然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改朝换代的消息,不会是那样的。

  她绕过太监们的尸体,跑进皇帝的寝宫。“皇上,出了什么事…”她呆住了,景曦渺赤身体地躺在榻上,身上是青紫伤痕,白皙的大腿还分着,带着血污和浊白的污迹“老天啊,你开眼杀了相里若木吧。”月安捂住自己的嘴。

  上前推景曦渺,唤他醒过来。月安虽然没有出嫁,可是年纪已大,已知人事,知道景曦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皇上。”

  景曦渺悠悠醒了过来,睁开微肿的眼睛,哑着嗓子叹了一口气“月安”一句话说出来突然哭了,月安是把他带大的人,是姐姐母亲一样的人,他挣扎着扯过被子掩住自己,一面哭得透不过气来。

  月安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最后道“皇上,我叫人抬木桶热水过来,给皇上洗洗吧。”又想起门口还躺着四具尸体,这时候要叫谁去,怎么说。

  “我会不会被废掉。”景曦渺咬紧牙,手指扣进了被子,他身上发抖,先祖留下的江山社稷会不会马上就要绝在他的手里。

  月安搂住他发抖的细瘦身体“不会的,不会的。”她也只能这样安慰。她终于知道门口的太监被杀掉是为了封住他们的嘴巴,所以相里若木还没有废掉皇帝的意思。

  “我…”景曦渺忍住了哭声,低着头,额上带汗,浑身颤抖“我,生不如死,我…到底,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我…”

  月安忍住喉头的哽咽,还得抚慰这个孩子“皇上,没有什么,没有什么。皇上快别这个样子,倘或出病来可怎么办?终究也没什么过不了的事,现如今,男风盛行,寻常百姓家里多有这种事发生,哪个哪个男人不爱女人,专爱男子,这样的事连在宫里的月安都时常听说。想来,爱着漂亮女人跟爱着漂亮男人一样,也没有什么分别。
  皇上无书不读,不知道《晏子秋》里就有一段,”
  月安想了想背道“‘景公盖姣。有羽人视景公僭者。公问之,何视寡人之僭也?羽人对曰,言亦死,而不言亦死,窃姣公也。公曰,合寡人也,杀之。’可是晏子还劝他‘婴闻拒不道,恶爱不祥,虽使君,于法不宜杀也。’,景公听了还说‘若使沐浴,寡人将使抱背’,既然古已有之,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连贤相晏子都如是说,皇上说不得也只能忍着,万万要想开,何况皇上的肩上还有千秋社稷。”

  “是么,还有这样的说法?”景曦渺缩在被子里,渐渐安静下来。

  月安暗暗松了一口气,曦渺年纪不大,长于深宫之中,于许多人情事故都不懂,还好安慰哄骗些。自己若不如此解劝,只怕曦渺就要被相里若木做出的没天伦的事出病来,倒遂了相里若木毒的心思。

  月安见景曦渺安静只得在心里咽下心酸痛苦,温言道“连阮籍都写过一首咏怀诗说,  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泽若九,磐析似秋霜,盼发姿媚,言笑吐芬芳;携手等爱,宿昔月衣裳,愿为双鸟飞,比翼共!翔;丹青着明誓,永世不相忘。
  可见那些风人物多半也都与男子有些不尴不尬的关联。这事自古有之,好比男女嫁娶是明,男子相恋是暗,不过有碍天子教化,繁育天下,所以不好明提出来罢了。”

  景曦渺似乎听进了耳朵里“竟然还有这样的诗,这样的事,哪里好了呢?我一点都不喜欢。”

  “皇上,身上疼不疼,要不要叫太医…”月安见他的情绪平复了下来,便试探地问。

  “不要叫太医,我没有什么事。”景曦渺的表情很平静,仿佛确实无碍,可是月安想起方才进来的时候明明在他的腿上看到血迹,知道景曦渺是硬忍着,皇帝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也只能装作没事。

  景曦渺似乎要睡了,模模糊糊地跟她说“不该有这样的事,不该。我记得那年我七岁,站在城楼上刚巧看见得胜班师的将军,骑在高头大马上,何等的威武,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人,我就想不生在皇宫便好了,我也要做个他那样的人──生为男儿就该那样建功立业,气万里如虎,不是么?后来我问月安,那是谁,月安说是相里将军。从那以后每一次他得胜回朝我都会去城楼上看他回来。”

  月安偷偷抹去眼泪“皇上,”景曦渺没有回答,无声无息地躺着。月安战战兢兢地伸一只手在景曦渺的鼻下,他只是睡着了。月安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出来,她忍着泣三步两步跑到佛堂,一遍又一遍地跪拜,只是祈求一件事,求佛祖保护曦渺一生平安无事。

  烟波浩渺第七章

  酒醒之后,其实什么都没有留下,复仇的快,凌一切的刺都消逝了,毁灭一切的冲动过去了,只留得指尖上一阵酥麻。我还能怎么作这个王族,剑上早就沾染了这个王族的血,还不够,到了血的腥味儿之后,一切都膨得不可收拾。然后。
  相里若木对这个世界的厌恶感甚至更强烈,李允之知道发生了什么“若木,那是因为你良心未泯,相里家一直在教育的是济世安民之才。”

  “允之,”相里若木听出他的挖苦。

  “不过,那也没有什么问题,你将来是要代替现在的皇帝的人。”李允之的目光变得有点好笑“相里兄,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欢我狎相公么,怎么你狎到皇宫里去了?皇上──那个小孩子,倒也是个难得的。”

  相里若木没心思回答他的话“眼下我们首先要处理的就是吴越之地的毓江王。”

  李允之收敛了笑脸“毓江王在余下的三个景姓王中,力量最小,我们或许可以将他召到京城来。他来,我们可以在这里密诏杀他,他不来,就落下了征讨他的口实。”

  相里若木点点头“或许眼下的狩就是一个好机会。”

  与李允之的商量很快就结束了,李允之溜达了出去,他还得去跟宫里打个招呼,撤换皇上寝宫的太监们,总之就是给相里若木收拾风残局。

  相里若木一天无事,闷在太尉府里处理各地的奏折,到晚上他要就寝的时候才发现,衣服上一直戴着的一块家传的古玉佩不见了,他知道落在哪里了,眉头皱了皱,懒得让人去找,只当作是丢掉了。

  狩几乎是一年里王族最重要的几次活动之一。各地的王侯一年两次进京,一次是十一月初一祭祀宗庙,一次便是狩的时候,都是祖制,一般这个时候王公贵族都会聚集在京城。

  离狩还有三,相里若木得到手下的奏报,睿庆王病重正在生死淹留之际,不能来京了。另外毓江王也托病不来,三个藩王只有福宁王来了。

  “若木兄,这分明是忌惮你,所以不敢来,或是在藩地里筹备造反也不一定。”李允之很不以为然。

  “无妨,就给我每天明发诏书十封,连发三天召他们进京。睿庆王不是要死了吗?难道他的儿子将来就不继承他的王位,难道以后天下就没有睿庆王了吗?”相里若木继续看着手里各地报上来的奏折,头也不抬。

  “从睿庆王的封地来京最快有三天路程,从毓江王的封地来京最快最快也有四天路程。”李允之好笑地说“若木兄这招可真损,恐怕两个藩王都以为你是要找借口征讨他们,怕是这三天,也吓出来了。”

  “是啊 ,虽然此时不宜动兵,可也可以敲山震虎,看看他们的动静。”相里若木冲手里的奏折皱了皱眉头,他只是挤兑了丞相刘未一下,这老头就立刻放下手中所有的权力,如今,天下政令都出自本来只掌管武官的太尉府。

  “叫大司农司徒谅过来,这些农耕经济水灾救济的事简直烦死我了,我要详细问问他这几个郡的情况。”

  “若木兄,”李允之扫了一眼那些奏折“你已经看了多久了,先皇可没有这么勤勉过。你想快些让天下太平,财粮充盈,好有余力去打三个藩王,可也不是一天能完成的,难道不知道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事情再多,也只能一件一件地做,一点一点地完成。司徒谅我昨也见了他,正着凉得了风寒,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他这些日子也忙,就给他歇息一天的时间吧。咱们也得空出去逛逛。”

  相里若木点了点头,心绪也是有些烦,自从接管了全国的政事才知道,被铺天盖地真假难辨的奏折包围真是件烦心事。也很少像从前那样跟李允之游乐了,索就跟他去了,谁知道一出门就被李允之带到了高乐坊。

  李允之还振振有辞“我也是上元节第二天才知道原来你也有这个爱好,你放心,这高乐坊里的孩子个个都是好的,哪个都不比宫里那个差。”

  相里若木知道李允之虽然文武双全,可说是当世之杰,可是风,顽劣奢靡,极尽公子哥之能事。既然都跟着他坐进高乐坊了,也拿他没办法,就将就着坐吧。

  老板见是李允之大人来了,立刻领出来十来个绝好的孩子,确是红齿白,美豔不可方物,个个都不比女子差,且妩媚风情还远胜过寻常女子。相里若木看着李允之拉了这个的手,又摸摸另一个的脸蛋,简直恨不得全都留下。

  相里若木看着李允之这幅模样直想发笑,一抬眼看见一个男孩正大胆地看着自己,见相里若木望了自己便回以微笑。这孩子站在稍后的地方,眼角眉梢皆带风情,更别说眼里还透着难得的灵秀。见了这孩子,再见余者便不再觉得如何美丽,反如垃圾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相里若木问他。

  “我叫檀心。”那孩子回他。

  李允之也望过来,只看了那孩子一眼,便不觉呆了。“好个难得的孩子,若木兄,让给我如何。”

  “你是相里若木?”那孩子理都没有理李允之直接问相里。

  相里若木点点头“你又如何得知我是谁的呢?”

  “我见过你。”叫做檀心的孩子回答他,口气很是硬朗,眼角却带着勾人的神采“在街上,你领兵走过的时候。”

  “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什么却不怕呢?”相里若木觉得这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很有意思,他打量着檀心,越来越觉其神采风不似普通少年“你是个有故事的孩子吧,若是故事说的好,说不定我也可以收了你。”

  “我的故事不值几个钱,倒是我是有求于太尉,太尉也会对我的要求感兴趣的。”檀心妩媚地笑了,走过来挨近了相里若木“我情愿用身体侍奉太尉,不但是身体,还有灵魂──如果有那回事的话──我知道太尉没有什么可从我这里得到的,但是我可以用一生的卑来带给太尉欢乐,等到太尉万年之后,我自愿饮毒酒为太尉陪葬。这一切只因我要太尉帮我杀一个人。”

  檀心笑地说,口里吐的话却使得李允之脊背一凉。这孩子不过十三四岁,相里若木大他一倍的岁数还多,他却要把活着的自己给相里若木,连生命,和死了的自己和灵魂都不放过,他要杀的人是什么人,竟然这样地恨,他说话的口气,也不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李允之看了相里若木一眼,他还在微笑着,问檀心“你要杀的人是谁呢?你怎么知道我会对你和你的话感兴趣。”

  “因为,”檀心忽然冷冷一笑“因为我希望你杀的人是我的父亲,毓江王。我想看着他国破家亡,如果我能在中间帮上太尉,太尉就是拿我向鬼神献祭也没有关系,我都会答应的。”

  李允之大吃一惊“你的父亲是毓江王?你是景氏血脉,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檀心回头看他的时候,眼神冷得很,没有了一点勾引的味道“我早就不再姓景了,我姓檀。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因为我九岁就被毓江王迫,在枕席之间伺候我的这个亲生父亲,他是个变态,是个该下地狱万劫不复的人。不但是我,还有我的姐姐们,他的两个女儿,也都如同他的妾一般。因为我十二岁的时候故意让他看见我跟他的侍卫发生关系,所以他把我卖到院当作惩罚,对外却说我已经死了。从那以后这一年多间,我就落到了京城。”檀心转过脸来看着相里若木“所以,我一直都在等待一个足够杀了他的人。”

  在战场上处变不惊的李允之惊得目瞪口呆,相里若木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敛了笑容“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要用你的一切,今生,来生,来换毓江王的命,对吗?”

  檀心点点头。

  “好,”相里若木语气一派轻松“那么,第一个任务,今晚,你就伺候好你身边的那位大人吧。”

  李允之一怔,檀心面无表情地停顿了只一会,忽然就向着李允之笑了,眉眼极尽温柔妩媚,跟方才对李允之的冰冷态度全然不同,柔软的手伸向李允之的手里,温热的肢靠进他的怀里“大人,您要檀心吗?”只这一声,李允之的骨头都酥了,抱住檀心的,喉间几乎咽了一下。

  李允之第一次这么没面子,慌乱地看了相里若木一眼,檀心已经在催促他快带他去个可以伺候他的地方。

  “只管去吧,我会替这孩子赎身。”相里若木回答他。李允之搂一把檀心带他出去上马,心中难掩一丝异样,对檀心加倍地温柔小心。黑夜里,檀心在他怀里骑在马上,李允之在他耳边道“既然你说不姓景了,以后就万万要忘记你姓过景,这样才能活下来。”

  檀心身体一僵,李允之搂紧了他一点,在他小巧的耳朵上一吻“先住在我那里吧。”

  烟波浩渺 第八章

  狩的第一天要祭祀天地祖先,这才是狩最重要的部分。相里若木早就把太常叫到太尉府里,太常平素就是负责祭祀鬼神天地的礼官,可是在太尉府里听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相里若木坐在上头,慢慢地喝手里的茶,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你进宫去请示狩祭天的礼仪,皇上是怎么说的?”

  太常连忙躬身回答“回将军,皇上说──皇上说他年纪还小,一应事情依祖制就好,再,若有不妥还请太尉酌情处理。”

  “好啊。”相里若木放下手中的茶,脸上明显有了些满意之,太常暗暗用袖子擦了擦脑门的冷汗。相里若木十五岁的时候就敢给朝中的大臣脸色看,最是个英武了得的人,何况今已经权倾天下,前一个御史不知怎么忽然失心疯,竟然在朝堂上指责这个太岁要篡权夺政,结果晚上还没到,这御史全家就被门抄斩,连才总角的孩童都没放过。

  太常正了正,等待相里若木示下。“皇上素昔身体不好,祭祀的事皇上说了,他就不去了。”相里若木平静地说。太常心里一动,方才在宫里皇上也还在说祭祀的事,相里将军还要问太常,皇帝怎么说,怎么这一会就变成了,皇帝已经告诉相里若木他不去呢?

  “太常,你没听见我说话吗?”相里若木笑着说。

  太常惊出一身冷汗,登时明白相里若木的意思。祭祀天地者,乃是天子,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咽了一口唾沫,汗滴了下来“是,相里太尉,皇帝是有这么说过,他还说请太尉代祭便是。”

  “好,好。”相里若木点点头。“其他的事情 ,你就遵循古制便是,有事的话,再来问我。”

  太仆王安民是个憨直之人,听了这话便从旁问到“将军,那狩猎之,还要不要安排天子仪仗?”

  “当然要有天子仪仗,狩猎的时候皇上会去,要让天下老百姓还有诸位王公大臣知道,谁才是皇帝。”相里若木坦坦然说着前后矛盾的话,几个大臣互相看了一眼,都说自古以来皇帝的心思深不可测,相里若木只怕比先帝的心思更难猜。更不要说猜了,恐怕要真敢猜相里若木这位太尉大人的心思,只能是猜来猜去猜掉了脑袋。

  几个朝中大臣散了,李允之才带着一个人从廊下过来,他早就来了,在廊下听了听,是几个大人在奏事,自己也没有什么大事,便在下头等着。

  这会得了空,拉着檀心进屋来。“若木兄,这下子消息传出去,那三个藩王更加摸不透太尉的心思了,他们估摸不着太尉什么时候想要取而代之,只能静观其变。他们实在是巴不得太尉突然废了皇帝,给他们兴兵造反的口实。”

  相里若木没回答他的话,却看见他身后的少年“你怎么把他带来了?”檀心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前天还是件风得几乎看得见肌肤的薄衫,今天已经穿了密不透风的锦缎。还是件如今公子哥里流行的绿色,脚上穿着精致的玄小靴,上系着香囊比目鱼玉佩,还没到行冠礼的年龄,因而头发束在一条金色的发带里,上面嵌着美玉,看着活就是个世家公子,只是扁着嘴。

  相里若木一笑“允之给你气受了?”

  李允之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地笑笑“哪有那样的事,是他非要吵着来见你,我左哄不是,右哄也不成,知道明天就是狩祭天的日子,你肯定很忙,可是也拿他没办法。”

  拿他没办法?就这么个小东西,有什么没办法的。“你打断他的腿,看他还敢不敢吵。”

  檀心没料到相里若木这么冷酷,脸色随之一白,李允之连忙上前拉他的手“若木,那个…檀心是个吃了不少苦头的孩子,你不要吓坏他。”

  相里若木呵呵发笑“允之,你这个好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说着随着李允之的目光一起去看檀心,檀心略微有点低头,小脸果然有点青白,本来想甩开李允之的手,但是却还是看了李允之一眼,这一看好像又有点忍不住要哭。这几个脸色眼神,倒跟昨天在高乐坊里的成模样不同,不像是装出来的。

  可见他是想甩了李允之来跟自己以便讨得好处,但是李允之这人看上了谁,就能对谁一片痴情,最是个风种子,所以对檀心上了心定是对他极尽宠爱。檀心一定是没得到什么人好好对待,别人视他为肮脏破席,李允之视他为掌上明珠,他心里才委屈。若是前他那模样,则要比今心硬意狠得多,前那个对自己没半分怜惜的人,哪里会哭。

  “将军,檀心想跟在你的身边,檀心想在太尉府里效力。”檀心终于甩开了李允之。

  相里若木这才把视线从檀心身上转开,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小孩子这么感兴趣。会看着小孩子撒娇卖痴看了这么久,还会对小孩子的心思猜这么半天,他的指头在桌子上无意识地敲打,好比自己前天,本来该把这个毓庆王的儿子养在府里,将来以图他用。可是竟然鬼使神差地把他赏给了李允之。是因为自己明明知道李允之一向对娈童不错,所以给他找了好去处吗?

  他有些烦躁,无意中看到檀心死死扳住小脸,又一次偷偷把李允之伸过去拉他的手推开。

  再过些年,皇帝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吗?会召来隐秘地忠于皇权的朝臣,愿意出生命和灵魂来诅咒自己死亡吗?现在杀死这个皇帝,是正确的选择吗?紫菀呢,临死前也有檀心这样的恨意诅咒先帝吗?他有一丝奇特的自我厌恶。

  这么些天来他都不愿意想皇帝那天之后怎么样了,他只知道宫门的侍卫长例行惯例来通报被太尉严格控制的宫门出入名单时,并没说有太医进宫。

  他那天虽然喝醉了酒,可是对自己做的事还是有记忆的。他记得那个孩子是怎么赤着身体在自己的身下痛苦地哭泣,他也记得那孩子股间出的鲜血。自己按着他纤弱的肩头,他咬着嘴,紧紧皱着秀气的眉,挣扎不了,就拖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拼命在枕上摇头。混着哭泣的断断续续的哀求,透着哀求者自己都知道的绝望,却还是求着对方住手。

  相里若木杀过人,太多的人,自己都记不得数目,战场上两兵锋,他从十五岁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勇士。他也曾单手折断过敌人温热的脖子,也曾被热的鲜血溅进嘴,可是那是互博性命的战场,所以,无所谓愧疚。

  但是当一个人赤着躺在那里,没有一丝保护不能有一丝反抗的时候,完全地不同了。凌、复仇的快跟另一种痛苦一同撕扯着他。而为了摆这种痛苦,他连见都不想见景曦渺。或者,这种痛苦能够代替失去紫菀的痛苦,所谓痛苦的疗法,就是用一种痛苦渐渐来代替另一种。或者慢慢麻痹,变成一个独夫,或者没有心的魔鬼。

  “相里将军。”檀心出声唤了他一声。

  “恩。”相里若木回过神来“你有什么才能呢?竟然想要在太尉府里效力。”

  “小人能模仿所有人的笔迹,可以保证即使是他的亲近之人,也认不出来。”

  “哦?”相里若木笑了笑“好,那你就留在太尉府吧,随时听我的使唤。”

  李允之听了立刻变了颜色“太尉。”

  相里若木摆摆手“如果檀心想要去你那里他自会搬去你那里住,他若是不想,你就不要难为他。”

  “太尉,太尉,”李允之急了,檀心讽刺地冲他撇撇嘴。

  “谢太尉。”檀心跪下来感谢。

  “太尉,”李允之急急忙忙地叫着相里若木,急中生智“太尉,求太尉准我三不五时地仍旧住在小时候在这里跟太尉一起求学的那个院子里。”

  相里若木点头应允,李允之放下心来冲檀心莞尔一笑,檀心嘟起了嘴。

  李允之拉起他的手“你放心,只有如此,下次太尉要打断你的腿的时候,我才好方便替你求情。”

  檀心嫌弃地远远离开他“我才不会做出要太尉打断我的腿的事。”

  烟波浩渺 第九章

  “皇上,臣强主弱,君主便不得不忍耐。”温柔和顺的女声在幽深的回廊下叹息了一声。

  “是的。”

  “皇上,自古以来,幼年的皇子即位之后便被废掉或是赐死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皇上要谨慎要小心,所谓皇上的尊严和权力,并不是上天赐予的。皇上要记住韬光养晦这四个字。”

  “是的。”

  “必要的时候,即使忘掉自己是皇帝也是必须的,现在还不可以希求权势。”

  廊下荷塘中还有未消融的冰块,水中映着月亮的光辉,冰块微微泛出蓝色竟仿佛半池水晶一般。皇上站在水边,不知望着什么,月安只能看见他同样因为月光的照耀而泛着柔和光泽的侧脸,鼻梁直,面部线条俊朗柔和,他将来一定会长成一个美男子,未必伟岸,却坚韧不拔,足够成为一个贤明的君主。月安一直在祈祷,祈祷上天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

  “月安于我,便是长姊一般,从小我便听月安的教导,月安的话我都记得,可是唯独一件,如果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祖先留下的责任,只为了苟且偷生的话,死生便都没有什么分别。如果我不是皇帝,他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当然也不会厌恶我,更不会等待时机杀了我;但是如果我不是皇帝,连路上随便一个带刀的纨!儿郎都可以杀了我,那又有什么分别。如果天下之民皆安定,我是幽居深宫不发一令,还是做个富家翁一辈子求田问舍,也都没有什么分别;如果天下不能够安定,我站起来希求夺取权势被杀,还是做个不能苟求性命于世的农夫,也都没有分别。既然做什么都没有什么分别,我就会记住我是谁,即使相里若木要以我是皇帝这个罪名杀了我,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景曦渺安安静静地说着,仿佛是别人的事。
  ~~

  “皇上是这么说的?”相里若木又一次拉开弓箭,瞄准靶心。狩祭天刚刚结束,他在府里跟李允之箭赌酒。

  “是的,太尉大人,老奴亲耳听到皇上跟皇上身边的大宫女月安说的。”刘公公躬身面堆笑地说“当时老奴就站在湖边的廊侧,皇上并不知道。”

  “小皇帝还倔强的,不肯忘记自己还占着皇帝的位子,”李允之看了看自己的成绩,箭箭中靶心。檀心在靶子周围上蹿下跳,非要让李允之他头顶的苹果不可,李允之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让他躲开。“皇上的心倒还不小,口气也不小。他说你要是治理天下治理的好,他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一样,如果你治理天下治理的不好,他就算做个平民也会被战祸波及,所以还不如来抢你的权力。可是说的却这么隐晦委婉,而且,好像他被你那样了一下,自尊心也没怎么样,真是个人物,还有,我看这小皇帝,根本就不怕死,小小年纪──哎,檀心,你给我躲开──他才几岁啊,竟然能把生死看得这么轻。”

  “呵,”相里若木又出一支箭“你不要忘记了,景曦渺一出生,他的娘就死了。宫里──那是什么地方?这世上没有比那个地方更富贵雄伟的,可是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地方比那里更阴暗恐怖混乱。文妃一直在不停地暗暗杀害他儿子的异母兄弟,景曦渺不是命大才能活到现在,是他必然有别的皇子比不了的聪明,而且就算躲在角落里,至少他也活了下来;再有,如果没有特别强烈的求生意志,他也早就死在文妃的手里了。他看透了死生,可是他却比所有人更不想死。”

  相里若木出一箭,又歪了,不觉恼怒。“刘公公,你先回宫去吧。”

  “是,太尉,”老太监行了一礼,临走又回头道“太尉,您这一箭在了心脏上。”

  “什么?”相里若木疑惑地抬头,看着自己五支箭齐齐地中了靶心的左侧。

  “即使不中人头,太尉却得了人心,岂不是更好?”刘公公笑容可掬。

  李允之回头看着太监笑“我说你个没胡子的老萝卜,你倒会说话。”

  相里若木一向不苟言笑,虽然心中略有触动,也没有什么反应,随口说道“允之,过一会太仆可能会过来府里,若是没有什么紧要的大事 ,你先办着。我也好久没进宫了,该去看看咱们的皇帝了。”

  自从正月十五的夜里,景曦渺还是第一次看见相里若木。他坐在上头,有一丝窘迫,头微微偏向一侧,仿佛不想看见他,相里若木阴郁地笑了。“皇上,这一向可好啊?”

  景曦渺略有点苍白的面上染了微微的红色“朕很好,太尉近来可好?”

  相里若木一笑“托皇上的福,臣──过得非常好。”

  景曦渺发凉的手指攥紧了,果然再说不出话来,相里若木微微笑笑,他要比檀心单纯的多。那么,你也会算计人吗?权术这种东西,你也会么?相里若木走近了他几步。他竟然抬起头来看他,那张脸,的确,檀心要比他娇媚得多,可是比起来却觉得景曦渺更让人舒服,因为他的脸没有檀心那么多望,要无无求的多。

  “皇上,臣听说你这皇宫里还缺东西?你是皇上,富有四海,天下都是你的,你的丫头怎么还跑去跟掌管内务的大臣要东西,临了还敢辱骂朝中大臣。不知道──”相里若木看出景曦渺的神色变了“是哪个宫女这么大胆?”

  相里若木本就看到一个容貌端庄的大宫女站在皇上身后,气质姿都不是寻常女子可比,料到胆大到辱骂朝臣的必然是她。果然,她一步上前跪在太尉面前“太尉,一切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该死。只是为了皇上衣衫单薄,京城二月也是好冷的地方,他们便叫撤了炉火,奴婢怕皇上冻坏了。”

  “好,好,好个大胆的宫女。”相里若木看出这宫女对自己丝毫没有惧。“若是把你留在皇上身边,不是教坏了皇上?”

  “太尉,”只相里若木那一句,景曦渺心里已经知道必然是平里的谈话被人听了去告诉了相里若木。“太尉,这宫女名叫月安,当日本是我母后极宠爱的宫女,又服侍我长大,便有些居功自傲不服管教。可是因为服侍过母后,不便责罚她,不如指婚,将她嫁出宫外。”自己竟有了一个心腹,即使只是个宫女,相里若木也不会容许她活下去的

  月安大惊“皇上,不,奴婢…”

  “去吧,是个女人,还是嫁人的好。”景曦渺脸上表情淡淡的,仿佛面对即将空无一人的宫殿,没有什么难过。

  “皇上。”月安抓着自己的衣袖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

  “既然服侍过皇后,就把她指给朝中的大臣续弦吧。”相里若木也就默许了皇上的先发制人。

  续弦么?景曦渺忍不住看了月安一眼,眼里终究还是伤痛,也罢,续弦,总比待在宫中跟着自己连命都保不住的好。他忍了忍喉头同样的哽咽“续弦也好,听凭太尉安排。”

  相里若木拂了拂衣袖“下去吧,即刻就出宫,先往太尉府里暂住,待择定人选,就从太尉府里出嫁吧,也算服侍皇后一场,风光风光。”

  如此竟是连多一面也不让景曦渺见她,景曦渺猛地抬头看着月安爬起来,没有哭喊,只是一边不得不走,一边眼泪水,牵挂不舍地回头看着自己,景曦渺心如刀绞连相里若木唤他都没听见。

  “皇上。”相里若木走到他的面前。
  “啊,太尉还有什么话说吗?”景曦渺心里空落落地,有些失魂落魄,没有注意到太尉。自从出世,他从没有离开过月安,于母亲,他没有什么记忆,可是嬷嬷说过,月安的风格都是学的母亲,是最像母亲的。

  相里若木的大手抚起景曦渺的脸“你要哭了吗?”
  “啊,啊?”景曦渺吃惊地看着他,相里若木的眼神很奇怪。小时候的景曦渺喜欢依偎着月安,除此之外,他没有离谁那么近过。他不是讨喜的孩子,父亲不曾看过他一眼,更别说抱他了。

  这间宫苑的确很冷。相里若木摸了摸景曦渺的衣服“上次见你的时候你也穿着夹衣,不冷吗?”

  景曦渺没有回答,皇子的服不适合天子,所以不可以穿,至于天子的衣服,根本就没人为他做冬天的。因为没人知道他的皇位坐得到还是坐不到冬天。

  烟波浩渺 第十章

  “不会冷的,已经习惯了。”景曦渺抬头回答他,因为难过的关系,声音软软的。

  景曦渺一贯冷静淡漠的脸上染了点点凄楚,在记忆深处,如此熟悉,也如此重复地翻搅着他的心。他低下头忽然一把将景曦渺抱起来,景曦渺十四了,也许快到十五岁了,可是这样抱着还是觉得他很小。

  相里若木把景曦渺抱到榻上,跟他一起坐在上边,随手拉过棉被围在他的身边,景曦渺惊讶地抬头看他,但是却没有抗拒。一卷书从枕边掉出来,相里若木扫了一眼书名“你喜欢读史书?”

  “有人说,看了历史上做错的事情,就会知道自己不要犯错误。”景曦渺轻声回答他。

  也许景曦渺是个聪明的孩子也说不定,相里若木轻轻抚摸他的脸,皮肤细腻光洁,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莹润。他看着景曦渺虽然低下了头,但是却没有推开他,甚至没有太大的反应。

  如果我要掌握朝政,就要更换掉朝廷里所有可能仍旧效忠景姓王族的臣子,必须换掉朝廷的血,然后…最后…杀掉怀里抱着的孩子。“我…臣想要重开恩科,被两位先皇废掉的恩科,臣想是时候重新开始了,臣想,还是应该不论出身门第,总之不拘一格地选拔人才。”

  “啊!”景曦渺口里轻叫了一声,竟然在他怀里抖了一下,抬起头来,相里若木以为他也想到了权术倾轧这一层,急着反对,搂着景曦渺的手臂不自觉地松了一分。

  “这样做真是太好了,”景曦渺毫不遮掩地看着他,眼里的霾在抬头的一瞬间被兴奋代替,看得相里若木呆在那里。“这样真是太好了,先皇的身边只有佞小人。文官昏聩腐败,不堪重用,朝廷只有靠武官不断征战讨伐北疆异族来维持,来借口征收更重的赋税,制定更严格的兵役制,以此更严格地控制平民,并且用战争转移平民的不。可是偏偏景姓藩王叛,雪上加霜,五国之虽然平定,可我听说国库已经空了,老百姓也疲敝不堪。如果再不养民,倘或北疆的异族趁机入侵,那么一定会社稷倾颓,重演当年北疆蛮族一直打到京城来的祸事,到时候就算是太尉也…”景曦渺忽然觉得说得多了,以为相里若木因为他说的话而误以为他在指责他无能。紧紧咬住下,转开了头。

  “原来是这样想的。”相里若木轻轻地笑了,又似乎是在笑他自己,景曦渺抬起头不解地看着相里若木,相里若木搂紧了他“你这个小孩,真是让人…”他轻轻拍了拍景曦渺的胳膊。是完全不同的,与紫菀完全地不同。紫菀让人怜爱,这个孩子让他有一点心疼,可是除此之外,如果抛弃私情,在另外一种关系里见面,他的见识心会让他格外的畅快,仿佛纵马驰骋。

  “对了,”景曦渺在他怀里动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东西“这个是相里大人的…”

  相里若木接过来,略略有些浑浊的白玉,优雅的弧形,他把玉重新放在景曦渺的手里,景曦渺疑惑地抬起头,这时的模样又还是个懵懂的孩子,相里若木说“给你罢。恩…皇上要收下吗?”

  “唔,”景曦渺说“我不知道。以前做皇子的时候的吃穿用度都是按照定制由太监送来的,每个皇子都是一样的。”

  相里若木想了一下才明白,景曦渺没有收过礼物,他虽然贵为嫡长子,可是母亲死得早,他早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所以并不明白礼物是什么意思。

  他合上景曦渺托着玉佩的手掌“拿着吧。”景曦渺重新打开手掌,很感兴趣地低头看着玉佩。

  “你喜欢?”相里若木问他。

  “恩,这是跟别人不同的,而且不是皇宫里的东西,宫里的东西做的时候有定制,就是那么几个规格。”景曦渺回答,以前只见过弟弟们拿着跟宫里的不同的稀罕东西,说是母亲给的。景曦渺多少也会有点羡慕,只不过知道不可能也就忘记了。

  相里若木有些惊觉,再次见到景曦渺的时候,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场景。景曦渺虽然还是因为害怕他而有些谨慎,但是他并不厌恶他,甚至可以让他这样近地靠着他。但是,那是跟檀心的屈意奉承完全不同的,檀心柔和顺从,景曦渺的顺从却没有那种低人一等的奴,他似乎把这种挨近理解为一种好感,自自然然地享受着。

  报复没有了对象。如果景曦渺表现的强烈一点,惊惧害怕厌恶,像相里若木想的那样,他恐怕就可以践踏得更彻底,让他生不如死,反正最后是要杀了他的。但是景曦渺就仿佛是水,他仇恨地打上去一拳,当时水花四溅,水面破了一个大,但是很快便又恢复如初,包容一切。

  相里若木突然站起身,他不能再贴近他,这个孩子的心不像檀心和自己那样残缺不全,他完整独立,而且,健康。是谁在他那样孤立无援的成长过程里,在这个阴暗的皇宫里,把他塑造的这样好,是那个养育他的宫女?

  他得离开他,因为最后,无论如何的好,这个孩子都是要死在自己手里的。

  “皇上,臣告退了,明狩,皇上还得去皇家狩苑,离京城有些距离。今皇上就早些安歇吧。”

  “恩。”景曦渺答应了一声,从榻上下来,跟着相里若木过来。

  “皇上要去哪?”相里若木惊奇地问他。

  “恩?”景曦渺被他的问题问得迷糊了,自然地回答“我是要送送太尉啊。”

  呵,相里若木摸了摸他的小耳朵,他怕地缩了缩肩膀。也许脸也红了,这里是灯影的位置,很暗,看不清楚。相里若木了一口气。

  他突然回过身,微微息着一把抱起景曦渺把他抱回榻上。“啊──”景曦渺警觉地挣扎着,拉住自己的衣带。相里若木放弃了跟他纠衣带,两只大手抓住景曦渺的衣服领子,向两边猛一撕扯“嗤”地一声,景曦渺的衣服裂开了。

  “你你…”景曦渺说不出话来,出白皙粉膛,相里若木伸手摸过去,大手进他的衣服里,触处一片滑腻。相里若木像是失去了控制,不管景曦渺说什么,暴地扯光他的衣服,不留一点情面地把他按趴在榻上扒下子,折磨着他的下体。

  皇帝寝宫外的太监都是不识字的哑巴,不管里边发出什么动静,也不可能传出去,留给史官做材料。

  景曦渺趴在上,一行气,一行哭泣,他的被相里若木死死按着,发生在他下身的鲁动作让他实在是忍不住哭。这种事情为什么这么难受,世间的人还要喜欢。

  他刚刚以为都过去了,就被翻转了身体,背贴在上,相里若木羞人地把他的双腿打开,抬高,抚摸着他的脚踝“喜欢吗?”

  喜欢?那怎么可能。“太尉…”他叫了一声,不知道自己在哀求什么,让他放过他?他已经这么做了一次,放过他,那是怎么可能的事呢?

  景曦渺感觉到自己下体那处被人强过的地方正在被观赏,用力想要合上大腿,结果反而被拽得更开,他知道自己在被故意羞辱,脸上火烧一样。“只要能让我从你的身体上得到乐子,就可以保全你的性命,你是这样想的吧?”相里若木居高临下地问他,同时让他的大腿保持着羞的形状。

  “滚…滚开去找你的小厮,那…那样想的人会有很多。”景曦渺没有他以为的会被羞辱得痛哭涕,反而是气得结巴“我我我,我难道会蠢得跟父皇的妃子一样。”

  “哈啊!”景曦渺被突然的刺弯了身子,抓住相里若木的头发“不不…”

  “皇上,你也不想一想,小厮的味道哪能比得上皇帝呢?即使你没有做皇帝的资格,是我把你扶上帝位的,可是你至少也是正经皇子,是真正的金枝玉叶。”相里若木恶地笑着,一边大动一边说着恶毒的言语,咬上景曦渺的耳朵。

  “啊──哈,啊,不是扶上的,我是被你拎到宝座上的。”景曦渺不知道出于什么,竟然纠正他的话,当时他确实是被相里若木拎上王位的。虽然疼得要命,身体里怪得像是涨要寻找突破口一样,但是口里却气吁吁地说了一句让相里若木几乎捏断他胳膊的话“太尉不也是一样,自古以来哪有位列三公尽忠伺候皇上竟然伺候到龙上的,幸亏我父皇破天荒地封了一个年轻的太尉,如果跟从前那样都是老头子…啊啊,那就恶心了。”
上一章   烟波浩渺[耽美]   下一章 ( → )
(ABO)军男妃嫁到II大着肚子奔小囧受颜似昭云这坑爹的人参太子(耽美)奴才主子地狱之虐不能动
若发现 第06章-第10章-第06章-第10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烟波浩渺[耽美]》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小模小样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