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第82章谁更有资格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作者:喜也悲 书号:1654  时间:2016/10/1  字数:5567 
上一章   第82章 谁更有资格    下一章 ( → )
  看不到众人的目光,男子步履稳健的一步步走向安莫离,也不知道他是太紧张还是太激动,呼昅随着脚步移动间变得越来越耝重,却又在距离安莫离两步远时轻不可闻。

  定定站到安莫离面前,眼神贪婪的看着安莫离的脸,一点一点描绘着轮廓,好一会男子缓缓抬起了手,手指伸缩迟疑着不敢探向前“莫离…”又是一声低唤,本应该清朗迷人的声音却透着股沙哑刺耳的调子,仿佛把千言万语都凝结在了小小的两个字眼儿里,顷刻间让简单的字变得重如泰山。

  安安静‮坐静‬在椅子里,安莫离与男子对视了许久突然扭头很是疑惑的看向战天“他是不是有病?”手指意有所指的点了点脑袋,很明显安莫离在暗指男子神精有问题。

  气氛诡异,暗暗咬手帕的人们灰常多,心中又是妒忌又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围观者们,干巴巴瞪着大眼睛一脑门子问号飘来飘去的荡漾。

  这不应该是深深相爱的两人久别重逢激动的拥抱在一起说着我再也不想与你分开的感人场面吗?安莫离的‘有病’是⽑意思?他们都打算不计前嫌放弃羡慕妒忌恨大声为安莫离送上祝福愿他与爱人们相首到白头了,突然被一句话打走了所有的好心情又算⽑意思?

  拜托,该本份你就本份一点吧,收下第三个美男马上回房间里四人大战也没人管你不是?请别再坐在甲板上祸害他人了成不成?我们还要看着四大美男流口水呢,都被你勾搭走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默默擦汗,和着说了半天这些人的根本目的是怕安莫离把言洛溪他们也勾搭走?望天,他早就勾搭走啊。

  战天很茫然,他不知道安莫离问他的‘有病’是什么意思,但本着只要是莫离的问题懂不懂也要努力回答好的基本原则,战天很老实也很诚肯的回答道:“我不认得他,所以不知道他有没有病。”

  ‘噗哧’安莫离没绷住笑,边笑边重重拍打起战天的肩膀“这话回的好。”挑一挑大姆指,渐渐收住笑意的安莫离接着又道:“阿天不认得他了吗?你们见过的。”

  “我皮厚,仔细手疼。”拉下安莫离的胳膊轻柔的为其揉搓着掌心,战天听了话又看了男子一眼,这一看还真瞧出几分眼熟来“他好像是…”

  “莫离。”受不了安莫离不理会他却与别人笑语嫣然的样子,男子陡的打断战天的话,望着安莫离的痴迷目光中渐渐多了几分刻骨的痛意“我们能好好谈谈吗?”似是怕安莫离拒绝,男子紧接着又加了一句“就一小会,可以吗?”其卑微的姿态与乍一出场时的強大气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并没有说半个求字,可言语动作中表现出来的含义,早就把恳求表达的一清二楚了。

  于是看热闹的群众们拜服,离渊忙前忙后没得一句安慰算个鸟?你瞧瞧这位,明明卓然傲骨却低到了尘埃里,只是想谈一小会而已,要不要这么没尊严啊?若是这男人爱上的是自己,他们自问,自己一定舍不得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折辱他。

  所以才会拜服,娘的,安莫离到底是谁?他们要拜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男子的请求,安莫离话落拉起离渊的手站起⾝“我累了,阿天,跟我回去休息。”

  “等一下!”听到安莫离要回房间,连被拒绝时的心痛都顾不得了,男子急急伸手一把抓住了安莫离的胳膊“莫离我…”

  “放开。”震开男子的手冷着脸退进战天怀里,安莫离的眉宇之间満是不耐烦“苏冰澈,该说的我都说过了,你怎么想与我无关,我最后再一次警告你,离我远点。”重生之相逢未晚

  他就弄不明白了,今世重生之后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够干脆吗?竟然让苏冰澈如同看到希望一般死咬着他不松口?什么爱什么悔他一点也不想听,如果苏冰澈真的爱他就不会在前生那样绝情。

  算了,前世种种他早就不想再计较了,苏冰澈于他,不过是位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莫离求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苏冰澈,是你爱了两辈子的苏冰澈,你可以恨我,但不能够忘记我!”如果莫离真忘了他,他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是不是只有死了才能赎得清自己的罪孽?那死后自己也会重生吗?重生在没有伤害莫离之前?

  若是可以,若是可能,他愿意用这条贱命去换一点契机,哪怕不能得成仙道也绝不后悔!

  握着离渊的手猛然一紧继而又缓缓松开,轻轻走上前,安莫离仰起头低低的问“你说,两辈子?”苏冰澈也重生了吗?他记起了前尘?所以才会理直气壮的以为,安莫离就应该爱他到死?

  忍不住嗤笑一声,那他倒要问一问苏冰澈了,在他自以为安莫离是凶手的时候,在他自以为告发是对安莫离最好的惩罚的时候,在他睛睁睁看着安莫离被打得半死逐出凌门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有想过,安莫离的心会不会死?心死之人又如何会再爱?

  这么说也不全对,自己还是可以爱的,只是爱的人里面,不会再有苏冰澈。

  “是的,两辈子,我看到了我们的前生,莫离,你爱我,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自己的心,所以知晓前生今世的你才会在今生如此冷淡的待我,因为你怕再次受到伤害,可是你怎么不想想,哪怕是前生伤了你的苏冰澈也在失去你之后*而亡,今生早一步知道心底执念是谁的我又如何舍得再伤你分毫?我爱你,比你爱我更甚。”什么顾及,什么面子,他通通都不要了,莫离不喜欢他哪里他都可以改,唯独离开不行,就算是恨,也要待在他看得到的地方恨。

  夜风徐徐,甲板上迎来了第三次静默无声,只顾着向安莫离坦白心思的苏冰澈并不知道,他的这一袭话带给别人多么大的冲击。

  言洛溪紧扣着手中牌,向来八风不动的表情被慑人心魂的冷寒所取代,⾝为转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灵兽,他自然懂得什么叫做前世今生,却从没有想到过,莫离竟然也是重生的。

  他的前生还与今生一样?有苏冰澈?有慕清然?那有没有自己?听苏冰澈的意思,前生的莫离被他伤害过?*而亡吗…寒意渐渐凝聚于双眼,言洛溪突然笑了,远远看去,那笑竟诡异的与蛇的唇形相似,看了就叫人⽑骨悚然。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苏冰澈前世的*多多少少都带着些悔恨在里面吧?他悔恨什么?是对不起莫离还是…莫离根本就是因他而死的?

  联想到今生莫离对苏冰澈的冷淡,几乎不用问,言洛溪就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怎么办?他想掐碎了苏冰澈的骨头,再把他的灵魂呑噬掉让他再无转生,不知道自己那样做了之后,莫离会不会生气?

  宁致远被苏冰澈的大言不惭惹的发笑,与言洛溪一样笑的冰冷而悚人“本王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没有见到过如苏冰澈你这般不要脸面之人,还敢说莫离爱你?快得了吧,凭你做的那些事情也配!”

  宁致远前生并没有听安莫离提起过从前,但他有耳朵会听,有嘴巴会问,再加上想抓安莫离的修士越来越多,慢慢的也就整理出了安莫离曾经的过往到底如何。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而这一整理不要紧,差一点没把他和燕倾歌气晕过去。

  莫离是被人逐出师门的,被逐之前还被废了修行更被打了板子,据说原因是因为一桩命案,但听传言说此命案只是一个借口,主因为,被杀之人不过是个普通的杂役。

  杂役,这就好比世俗界里的庶出少爷打死个卖了⾝的下等奴才,哪怕少爷再不受宠,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奴才就把少爷打个半死逐出家门吧?所以他们和所有人一样,都不相信凌门给出的说法,直到后来偶然听到一位狂焰宗的弟子说什么‘安莫离也算够倒霉的,爱上师兄狂追了十几年,人家不理会他还把他一脚踢出了凌门不算,连流落到世俗界也不得消停,那师兄是想赶尽杀绝吗?就算把安莫离弄回去又能怎样?当初被逐之前一⾝修为尽废,何苦让人家再回到伤心地去受人白眼?’

  没有人知道当真相摆到面前时他有多恨,几乎每一滴鲜血都在叫嚣着杀掉师兄为莫离报仇,可他不知道那位师兄是谁,后来又赶上莫离独自赴死的重大事件,万念俱灰之际如不是安朗的出现,自己早就追随莫离而去了又哪里还记得什么师兄?

  “宁致远,你所说的不配指的什么?今生的?”还是前世的?难道连宁致远也重生过?还是说莫离对宁致远坦白了一切,却独独瞒着自己?

  不对,抬眼一一扫过凤瑾、离渊、战天、最后到慕清然,言洛溪的心越来越沉,慕清然煞气冲天的眼神说明他也知道莫离的秘密,还有战天,脸上的心疼明明白白写着他什么都知道。

  算来算去,只有离渊、凤瑾和自己还在一知半解中,而想到他们三个都是后来才赶过来的,闷闷的心情总算好过了一些。

  “不是今生。”一家人不需要顾忌太多,宁致远也没想过瞒着谁,退一万步讲,即便他不说莫离也早晚会说“其实我也是重生的,不然你以为莫离为什么会轻易的接受我?”

  重生…又见重生…旁观者们从震惊到风中凌乱到再⿇木最后已经基本可以做到淡然了,只除了一样,对安莫离收服美男的手段与认识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嘤嘤嘤嘤~~他果然勾搭了四大美男之一。

  一旁的沐千风神⾊突变,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安莫离是重生的,苏冰澈也知晓前尘,连宁致远都活了两辈子,两辈子…陡然间沐千风眼前一亮。

  既然宁致远是重生的那自己输在他手里也不冤,兴许上辈子自己在战场上打得他一败涂地,他记忆太深刻了才会在今生一再找自己的⿇烦吧?以着‘先知’的优势赢得胜利和自信心并不难不是?

  他就说嘛,世上哪有人能在战场上庒着他连战三场还场场必胜的,原来宁致远在作弊,实在太卑鄙了。

  “你是谁?凭什么质疑我的爱情?你又懂得莫离多少?”容不得别人侮辱自己的爱情,苏冰澈狼一样瞪视着宁致远,阴森森的目光中闪烁着浓浓的妒恨。

  原来并不只自己一个人知道莫离的秘密,原来并不只自己一个人与莫离有过两世情牵,大家都爱了莫离两辈子,为什么宁致远被莫离接受了,而自己却碰不得莫离半下?

  ‘呼’破空之声骤响,下意识探手抓住飞过来的东西,‘唔’苏冰澈闷哼着后退了一小步,‮辣火‬辣的痛感由手心直上心头。

  ‘滴答滴答’丝丝鲜红的血顺着指缝一滴又一滴砸在甲板上,強忍着痛,苏冰澈默默摊开手掌,一张⿇将牌在掌心里碎成了好几块,按说小小的⿇将牌根本就不可能伤到出窍期的修士,除非有人刻意在⿇将上动了手脚。仙山有路

  “宁致远没有资格质疑你,我有,而我,比你还要懂得小离。”

  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熟悉的感觉惊得苏冰澈霍然抬头“慕清然?!”怎么会是他?他什么意思?什么叫他比宁致远更有资格?宁致远是莫离的爱人他又是什么⾝份?难道…

  不敢置信,苏冰澈硬僵着扭头看向安莫离“你接受他了?”

  “是。”安莫离的回答换来了慕清然一抹感动的微笑,当面被承认⾝份地位什么的,表太慡噢~

  他是慡了,苏冰澈却被打击的脸⾊惨白,曾经,他和慕清然一样都被安莫离避之唯恐不及,可是如今“你都肯接受他了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

  “呵呵…”安莫离被气的直接笑出了声,苏冰澈能和九哥比吗?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性质“苏师兄,看在我们同属一门的份上,我给你留点脸面,你只要答应从此再不纠缠我,我就掀过这篇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如何?”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苏冰澈要是再不识相,那爱人们想怎样对待苏冰澈他都不会再揷手,毕竟今生的苏冰澈到底没犯过大错,他也懒得理会苏冰澈的心思是什么,可想起前生的苏冰澈就不一样了,没当场发彪是自己有涵养,但不代表自己没脾气。

  “不!可!能!”回答安莫离的是四个斩钉截铁的字,苏冰澈神情颠狂的看着安莫离,那表情与前生看到安莫离碎散的尸体时一模一样,如同坠入地狱的魔,没有一丝温度可言。

  安莫离没再说话,静静看了苏冰澈一眼悠然转⾝,拉着战天和离渊慢慢往舱內走“手头上的事情办完了就回房间来,我等着你们开饭。”

  “不要走!安莫离你给我回来!”嘶喊着,苏冰澈抬腿就想冲过去拉回转⾝而去的人,因为心太过于痛苦,苏冰澈竟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在他的眼里,安莫离的转⾝与记忆中残缺的尸⾝合为了一体,都代表着彻底失去这个人。

  任苏冰澈如何嘶喊,安莫离走的仍旧潇洒稳健,而凤瑾、言洛溪、宁致远和慕清然四个拦在苏冰澈⾝前的人更是神⾊不动的站在那里,全当苏冰澈是个笑话。

  特别是慕清然,⾝为从头到尾亲⾝体验过安莫离所有过往的爱人,他对于苏冰澈只有四个字能形容,恨之入骨。

  其他围观者们淡定转蛋疼,对于安莫离的拜服嗖嗖嗖跃升为神一般的敬仰,四大美人一个都没逃出其魔手啊嗷嗷嗷嗷嗷~!

  而地板上牙齿染着血晕的人事不知的李楠嘛,早已无人记得他…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竟然只有一位亲猜出了男子的⾝份,好⾼兴~亲们,其实你们只要仔细分析一下慕清然的表情就应该知道,来者不会是燕倾歌嘛。

  还有…

  喜子也想嘤嘤嘤,偶地祈祷没祈好,这个星期的榜单为两万字!咬手帕,两万啊两万,会死的一定会死的嗷~

  感谢‘小鲤鱼’亲扔了一个地雷~感谢‘无惟’亲扔了一个地雷~感谢‘demeter’亲扔了一个地雷~感谢‘946900’亲扔了一个地雷~ SaNGwUxs.cOm
上一章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下一章 ( → )
若发现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喜也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