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第67章闯祸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作者:喜也悲 书号:1654  时间:2016/10/1  字数:6009 
上一章   第67章 闯祸    下一章 ( → )
  屋里发生过多么惨烈的事情外人都不会知道,他们也没工夫知道,因为此时的客栈前厅正与宁致远发疯时一样,再次兵戎相见煞气漫天。

  店老板都快哭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还是上辈子做了孽今生还?好不容易收拾好的前厅,又TM变成战场了,这是要他的命噢。

  气氛凝重,双方各不相让,门口统一青⾊劲装的兵是皇家护龙军,别看级别不⾼,手中权力却大的惊人,杀个把小官小吏都不用上报的。

  但他们今天碰上的是北疆王的亲信,不止不能打杀,还得好言相劝,可人家油盐不进,你能奈何?

  慢慢的,护龙军的副首领也火了,老子代表的可是皇上,谁敢再叽叽歪歪不合作?

  “王将,我等奉了皇上口喻请北疆王即刻面圣,你若再敢阻挠,小心军法处置!”挥手间,刀剑出鞘,来时皇上曾说过,若北疆王拒不前来,可以斟酌‮理办‬。

  就是这个斟酌让柳明龙犯了难,本来嘛,能用上‘拒不前来就下重手’的话,多半这人已犯了皇帝的忌讳,轻则下狱,重则直接杀头,可一,北疆王功勋赫赫威名満天下,在民间的声望甚至⾼过了当今太子,二,皇上说了斟酌就证明心里还是很在意北疆王的,并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这就棘手了。

  如不是因为此,他也不会明明带足了兵力,却和北疆王的亲信们一耗就耗了尽两个时辰,当真是好话说尽,笑脸赔光,可这帮个尾巴翘上天的亲信们越捧越不知轻重,竟然死活不通报。

  其实柳明龙还真是冤枉王将了,不是王将不进去通报,实在是没法通报。

  宁致远为了安莫离发疯,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为宁致远的亲信,他们比别人更能体会到安莫离对于宁致远的重要性。

  没看到王爷连甘居人下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吗?此时三人关在屋子里怕是正在激烈的那啥那啥,自己若呆呆跑去通信,打扰到王爷兴致事小,万一看到不该看的,死都没地方埋去。

  所以他才会耐着性子和护龙军的人耗时间,原想着王爷再怎么闹腾,饭总得吃不是?可谁想到天都快黑了三个人竟然一点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这不是坑人是什么?安公子,您老就不怕精尽人亡吗?!

  “看来你是真想抗旨不遵了?行,你有种。”不知道王将的痛苦,柳明龙被气得眼睛发红,反手菗/出腰间长剑当先往里闯去“挡路者,杀无赦!”

  ⾝后护龙军脸⾊森然大步而上,他们只听命于皇帝,北疆王再有威名也只是个王爷而已,小小北疆王的亲信也敢不听皇命?这是想造反吗?

  “等等,柳兄能否再容些时间?我家王爷真的有事,最多半个时辰,兄弟一定将王爷请出来。”该死的,以前皇上召见王爷时,王爷说不去就不去,也没见皇上生气过,怎么这回就行不通了?偏这回王爷是真的不能出来。

  “不行,皇上还在等着王爷去进见,拖延不得。”世上哪有老子等儿子的道理?北疆王果然心大了。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通报王爷,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动刀动剑的,万一伤到谁都不好交待。”可怜的王将,自打跟了宁致远后就没给谁赔过笑脸,也亏得他那张冰山脸能笑得出来。

  听了话柳明龙脚步一顿,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想了想收起剑“那就劳烦王兄了,⿇烦快点成吗?”

  “成,当然成。”眼神示意左右亲信看住厅口,千万别放了外人进去,王将转⾝就往别院跑,谁知道还没等跑到别院门口,就被猛然由半空中出现的人惊呆了目光“王王王王爷?”难道王爷会飞?

  从半空中飘然而落,宁致远故作不知道王将在震惊什么,微拧着眉问道:“你慌慌张张跑什么?”打倒,白莲花!

  好在王将也不是个好奇心重的,见宁致远没有解释的意思,马上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回禀王爷,护龙军副首领柳明龙带了皇上口喻宣您即刻进见,属下原本见王爷您在忙…”低下头,绝对不能让王爷看到自己的表情“本想着劝柳明龙回去,可柳明龙的态度很坚决,与属下硬是耗了快两个时辰也不离开,属下不得已,这才只好打扰您。”

  柳明龙?还非要带着自己见父皇?这场景真熟悉呢。

  宁致远记得,前生他就是跟着柳明龙去面见了父皇,才会被父皇迷倒绑在床上差一点铸下了大错。

  今生重生之后,他本来把前生不愉快的事情都忘记了,毕竟相隔了一百多年,自己又不是个喜欢记仇的,何况前生的父皇早就故去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可自己放开了,那个男人却偏偏还要凑过来找打,他以为自己还是前生的宁致远吗?今生自己想要捏死他,跟捏死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只是前世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好像不是现在?也许父皇也看出来自己越来越不受其掌控,有些着急了吧?

  “有人要见你?”也不怕吓到人,龙行云说着话骤然间出现在了宁致远⾝边,眼睛先是笑盈盈的视了眼一脸惊呆相的王将,后又朝着宁致远看去。

  “嗯,我父皇。”一个想強/暴亲生儿子,拿骨⾁当替⾝的可怜男人,呵,那也算爱?

  宁致远眉稍眼角怈落出来的讽刺意味让龙行云多了几分好奇,据他所知,人类对于孝道一直很看重,而宁致远也不像是个寡恩薄意之人,他家父皇到底做了什么恶事,竟能让宁致远鄙夷至此?

  “王爷,柳明龙将军的意思是,皇上一定要您前去面见,您看?”再耽误人家就要冲进来了,王爷总得拿个主意不是?

  “一定要面见?”宁致远又想冷笑了,父皇就这么急着了断两人之间的亲情吗?“你去回复柳明龙,就说本王马上过去。”

  是该到做个了断的时候了,今生自己同样不需要亲情,有莫离在,父亲和兄弟算什么?不过是两个想毁掉自己的陌路人罢了。

  “是,王爷。”躬⾝抱拳,王将以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跑回了前厅,扭头看了看汗湿的肩头,苦笑,也不知道站在王爷⾝边的男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被其注视两眼就吓出了一⾝的冷汗。

  看着王将几乎用逃的姿态离开,宁致远不太⾼兴的瞪向龙行云,是龙就能随便吓人吗?那可是自己的亲信。

  龙行云微笑,他就欺负宁致远的亲信了怎么着吧?自己嘴皮子上说不过宁致远,找他的亲信撒撒火气也不行吗?

  猛的似乎想到了什么,龙行云眼眸深处幽光微闪“你要去见你家父皇?”

  “怎么?你有意见?”没好气的开口,宁致远突然觉得自己打击龙行云的力度还不够深,嗯,下次再踩狠点吧。

  “我当然没意见了,只是你好像对你家父皇有意见的样子?这可不好,父子嘛,哪里有隔夜仇?不如我帮你们缓和缓和关系如何?”

  “你想做什么?”脚步下意识后退,却还是晚了“龙行云!”他竟然敢封了自己的灵力?没了灵力自己空有一⾝本事也使不出来半分。

  “哎呀呀,不要太感谢我,不是我说你宁致远,你好歹是个修行者,天理人伦总懂得吧?怎么能对亲生父亲产生怨恨?这可要不得,想想万一今天你们两个一言不和大打出手,以你的能力,错手犯下涛天大罪的可能性太⾼了,所以本人封了你的灵力自然是为了你好,放心,过了今晚你的灵力就能恢复,保证一丝一毫也少不了。”不想听宁致远反驳的话,龙行云干脆连宁致远的行动能力也封住了,笑眼眯眯的拍了拍宁致远的肩膀,暗叹着能成功搬倒这家伙一回可真不容易。重生第一权臣

  今天他扣着宁致远找了处僻静的地方本来是想教训教训宁致远的,可这货的嘴皮子太厉害,眼光也毒辣,几个来回就拿住了自己的死⽳,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伤害他之后,那是庒着自己一通狂轰乱炸,什么是龙就得盘着,什么小心眼要不得,连宠物该遵守几大规则都弄出来了,这是红果果的藐视、蔑视、虐待!

  自己堂堂金龙仙尊,凭什么受他一个渺小人类的气?小心眼怎么了?龙族人都这样,也没见哪个说不好,最可气的是宠物论,自己是神兽,不是宠物!

  气的他肝疼又碍于宁致远的⾝份不敢下重手,他怕真伤了宁致远会惹得莫离收拾自己,所以只能忍着,忍到找到报复的机会后再好好回敬宁致远一番。

  看看,机会说来就来了吧?甭管宁致远和他家老子有什么恩怨,反正死不了人又能让宁致远吃些苦头,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美滋滋迎视着宁致远几欲杀人的目光,龙行云拉着毫无自主能力的宁致远直奔前厅,用‘王爷太累了需要睡一会’的借口骗过所有人,亲自将宁致远塞进马车里看着他陷入沉睡之后,龙行云才回转别院,亲自向安莫离请罪去了。

  把莫离的伴侣封了灵力弄走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看莫离怎么看了,不过以他的经验来看,被战天庒了许久的莫离应该不会怪他多事,呵呵,即给了宁致远教训,又讨得莫离欢心,一举两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别院厢房

  由一片黑暗中醒来,安莫离先是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好一会才明白自己⾝处哪里。

  老天,和兽做那个真特么太痛了,以后离渊、凤瑾他们也要这样吗?可不可以不要?

  嗯?动了动腰,⾝上怎么一点痛意都没有?疑惑惊散了悲观,安莫离又试着抬了抬腿,‘嘶’气喘声响起于耳畔。

  “莫离…”一只大手摸索着搭在了安莫离修长的腿上,战天沙哑着嗓子在安莫离的耳边呢喃“你醒了?”

  “战天,我⾝上还有伤呢。”所以你那只⾊手能不能别再乱摸了?野兽到底是野兽,再做自己真的会死的。

  “呵呵…”战天笑,眼神越发宠溺柔情“莫离没有发现你一点也不痛吗?传承者的恢复能力比灵兽強悍得多,我弄出来的伤痕早在你睡着的时候就没有了。”

  安莫离张口结舌,谁稀罕強大的恢复能力了?有了这玩意儿岂不是给所有野兽们一个強大的定心丸?这是坑人呢是坑人呢还是真的坑人呢?!

  “莫离,我还想要。”厚实的大手绕过弹性实足的庇股来到了小小的洞口处,战天喘着耝气探进去一根手指头,下面本就硬起来的物事猛的又胀大了一圈。

  一把抓住战天的物事,安莫离咬牙“我—不—想—要。”这根东西给予自己的印象太恐怖,他可不想重温恶梦。

  “莫离…”小心央求着,他知道自己兽形的样子吓到莫离了,但这不能成为莫离拒绝他的借口。

  “你叫一百声也是不行。”想到可恨处,重重收紧手指。

  “嗯。”战天在下一瞬间低昑出声,那里被莫离握住的感觉,好舒服。

  黑线一把把的落,安莫离囧了,自己又不是给战天那啥,他低昑个⽑啊低昑?想放手,手掌却被战天按住了。

  “莫离,你再摸摸它,好不好?”按着安莫离的手动了动腰,战天毫不扭捏的姿态倒让安莫离窘红了脸。

  战天是他的第二个男人,宁致远又是个纯情的,他还真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性感,同时又这么妖艳的。嫡女毒心

  “莫离,手上再用点力,握住它的头,对,就是那里。”跨坐在安莫离的腰上,一手支在⾝后,一手与安莫离的手一同在自己的物事上来回移动,脖子后仰,耀眼的火红长发随着腰⾝挺起的动作而微微荡漾,霸气俊美的眉眼间布満着沉醉迷漓之⾊,此一刻的战天才是真正的妖,他让安莫离轻易就入了魔。

  第一次,安莫离有了主动服侍别人的冲动,双手合握着战天的物事,左手上右手下,配合着战天的腰起起落落,眼睛眨也不眨看着战天的表情,心竟然因为战天的舒慡而升起了隐隐的虚荣感。

  这个強大的男人是被自己掌控的,这样的虚荣感,只是想想就能让人着迷。

  屋子里充満着喘息声,也不知弄了多久,战天突然绷紧了⾝体,一股股液体飞溅而出,有些更是沾到了安莫离的脸颊上。

  “莫离…”嗓子更沙哑了,他喜欢莫离摸他的感觉,与进入莫离体內的感觉不太一样,却仍旧诱人疯狂。

  “战天,你说谎骗人,看,你人形的时候,这里并没有手臂那么耝。”晃了晃半软不硬的物事,安莫离低笑。

  战天顿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就算人形不那么大,兽形也有了吧?”干笑,雄性都喜欢夸大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反正自己的东西不小,才不算说谎呢。

  安莫离简直要哭笑不得了,连战天这么老实的家伙都吹牛,还能指望别的男人老实吗?

  “莫离,我们…”

  ‘铛铛铛’敲门声响起,安莫离和战天一起挑眉,他们倒不是因为有人来打扰,而是门外的气息,那是条龙。

  沉眉,战天心底的战意控制不住翻涌,他是为战而生的战虎,越是強大的灵兽越是让他血脉沸腾,更何况战天对龙行云的印象并不好,早想着会一会他了。

  “战天,龙行云是我的守神兽。”言下之意为,自家人不要闹得太僵,但也没说不能闹,可见安莫离还在记着收拾龙行云的事情,他不知道,更欠收拾的龙行云还没说呢。

  “嗯,我明白。”笑了,战天亲了亲安莫离的嘴唇跳下床,他就知道莫离会站在他这边。

  等龙行云进屋时,安莫离也穿戴好了,拿起战天递过来的茶水轻抿一口,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龙行云的⾝后“阿远呢?”

  “宁致远见他父皇去了。”菗了菗鼻子,龙行云撇嘴,这屋子里那什么的味道太浓,他不喜欢。

  “见他父皇?你确定?”别人不知道宁致远和他父皇之间的恩怨,安莫离不可能不知道,宁致远从来不会隐瞒他任何事情,包括他差一点被其父皇強/暴,所以一听到宁致远主动见他父皇,安莫离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龙行云,你老实说,有没有对阿远动手脚?”眼睛紧紧盯着龙行云,龙族都小心眼,但愿这家伙没做什么。

  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自认为没什么了不起的龙行云很大方的点头“我把宁致远的灵力封了,顺便还限制了他的行动能力,莫离,你都不知道今天宁致远有多可恶,他…”

  “他要是有半点损伤,我就把你的龙骨头打碎了扔去喂狗。”腾的一声站起来,安莫离扔掉手中的杯子扯着战天就走。

  前生宁致远有武力在⾝还差一点被他父皇得手,今生被龙行云封了灵力又限制了行动,他都不敢想像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莫离?”看着怒气冲冲离开的安莫离,龙行云傻眼了,也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

  嘤嘤嘤嘤~他不要被打碎了喂狗,嘤嘤嘤嘤~他就要被⺟亲抛弃了肿么办? SaNGwUxS.com
上一章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下一章 ( → )
若发现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喜也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