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67如愿以偿的战天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作者:喜也悲 书号:1654  时间:2016/10/1  字数:4868 
上一章   67如愿以偿的战天    下一章 ( → )
  ‘扑’石子打背上疼痛感惊散了宁致远自怨自哀,猛然回头,他突然有了种想自戳双目冲动。

  那金发飘飘直垂至间,俊美无俦却又周身上下霸气天成男人,根本就不是人类吧?

  才刚刚被一只兽深深打击到,转眼间又碰上个左看右看都和妖怪一路货男人,这不得不让宁致远怀疑这个男人出现目,比如说,直指他家亲亲小爱人安莫离。

  “你是什么东西?”语气很不友好质问,首先声明,宁致远绝对没有故意骂人意思,他只是想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物种,看样子,应该不是蛇吧?

  其实宁致远倒希望男人是蛇,和战虎、龙、凤凰等等神兽比起来,还是蛇比较可爱是不是?管他们有两个jj…

  该死,自己为什么还要想到这么让人窝火事情?两个jj怎么了?莫离才不会喜欢!

  “我叫龙行云,是莫离守神兽,和‘东西’可扯不上边。”笑着直起斜依墙壁上身体,龙行云缓缓走向脸色变来变去宁致远,一双墨眸子光闪烁,不经意间出来霸气和傲然似乎都隐隐说明着他身份。

  这是条龙,认了主子也还是高高上神兽金龙,他威严,不容人挑衅。

  ‘唔’闷哼一声接连后退两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宁致远苦笑,都说龙族小心眼,连历来以龙为尊皇家人也个个小心眼到让人侧目,以前他还认为那不过是皇家人为自己霸道找来借口,今儿才明白竟是自己误会了。

  ,不就是说了句‘东西’?至于上来就把自己成内伤吗?好嘛,这回是真要吐血了。

  轻轻低咳,一丝丝鲜红血渍由角边滑落,宁致远反手抹去丢人血红,冷眼看着龙行云不说话。

  嗯,有骨子傲气,他喜欢,龙行云缓缓收起外放威压,笑容也终于变得真诚了些。

  “记得以后别再开口,若是惹了言洛溪和凤瑾,你会怎么死都不知道。”敢给他下药?以为拐跑莫离就算完了吗?怎么可能!龙族天生爱记仇优点自然要好好报答一下可爱后辈们良苦用心,没事给他们上上眼药埋几小钉子,全当打发时间逗乐子玩了,多好。

  果然,一记眼药上过来,宁致远虽说不见得会相信龙行云好心,但多多少少对言洛溪和凤瑾印象变差了一眯眯。

  心里牢牢记住两位让龙行云深深惦记着大人物,宁致远敛了敛心神,脸上瞬间出一抹淡雅雍容笑“刚刚是下失礼了,我是莫离爱人宁致远,不知这守神兽是什么意思?可否给下解释一二?”你丫只是个认莫离为主兽奴,竟然敢出手伤人?也太不像话了。

  被连着跳出来兽兽们噎了好几回,宁致远没法再淡定下去,屋子里那位注定了要好好相处他没办法,没道理眼前这条不可能成为莫离伴侣龙也爬到自己脑袋上蹦达吧?是龙怎么了?自己还是北疆王呢,怕他个鸟蛋。

  龙行云挑眉,他没想到宁致远会转变这么,几息之间就由绝对被动化为了掌控一半主动权攻击方,倒也不枉莫离把第一次给了他。

  不过想靠着名头自己一截嘛…宁致远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自己确认了莫离为主,按理来说也确实低了他们一头,可自己是守神兽不是低等契约兽,这世上能指使自己命令自己只有莫离,别人?即使是莫离伴侣也要全体靠边站。

  “所谓守神兽就是与主人寸步不离、神魂相依、不分彼此神兽,不明白吗?那再简单点讲就是,我与莫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死相随,他好,我就好,我好,他自然好,总之,谁也不可能把我们分开,这回听懂了没?”狭长眼眸转着深邃幽光,龙行云每说出一个字脸上人笑意就多上几分,似乎十分享受踩着宁致远心尖使劲跺脚滋味。

  他就是故意挤兑人怎么了?谁让宁致远先挤兑他?都告诉宁致远别开口了还敢拿主人伴侣身份人,不挤兑他挤兑谁?反正自己没说谎,就是稍稍夸大了一点事实而已。

  宁致远肝儿疼,疼他一揪一揪直冒冷汗,这个可恶龙行云,好好说话能死啊?

  和着自己今天就是给兽不成?一个两个都这么极品,当直是不想让人类活了吗?

  突然特别想见到燕倾歌,怎么说那也是个和自己一样人类,要是有他,自己应该不会被挤兑这么惨吧?就算还是很惨,也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惨,那什么jj太小,那什么神兽很猖狂,身体和心灵上双重打击有一个人陪着也是种幸福不是?

  一会找个机会给燕倾歌递个信儿吧,反正他早晚会找过来,只是以前总想着和莫离多单独相处些日子,也没仔细打探过燕倾歌消息,如今想将人点找来还要费些工夫才行。

  “嗯…战天,别…”

  隐隐约约由屋内透出来低惹得宁致远又是一阵阵郁闷丛生,昨天还被自己抱怀里这样那样人,今天就只能站门口听他另一个男人怀里动情呻\,这样境遇,不可谓不悲催。

  但经过了刚刚顿悟,他倒也没有妒恨等负面情绪,多是心里不太舒服罢了。

  这样一来,也没了和龙行云抬扛兴致,甩了甩衣袖,宁致远迈步就走。

  “等等。”探出两缕灵丝住宁致远手腕将人拖回来“你就这么走了?屋里那头傻虎正着莫离/配你也甘心?”

  “你什么意思?”斜瞟着龙行云,宁致远脸不耐烦样子。

  就算莫离和战天今天成就不了好事,明天也会成,自己又不傻,干嘛非要惹得大家都不痛?龙行云,想利用本王,你也得看本王愿不愿意。

  “我意思是,我进去把战天惊走,你接下战天未完成事情,如何?”没听老人们说龙虎斗吗?与战天比起来,还是宁致远顺眼一些。

  而且宁致远本来就与莫离那啥过,自己又是因为宁致远与莫离合体修复了莫离元神才找来,就当还他人情好了。

  “你会这么好心?”刚才不是还可着劲儿挤兑他来着?怎么转过头又开始卖好了?难道野兽们心思都这么难猜?

  “我好不好心没什么,只看你占没占到好处不就得了?”说着也不再给宁致远思考时间,龙行云转身走到门口,抬腿‘碰’一声踢开了房门。

  站龙行云身后宁致远透过打开门正好看到地上卧着庞然大物,‘嘶~’倒一口凉气,虽说知道战天兽形必定很强壮,也知道他和莫离\配要以野兽形态,可真真切切看着只小山一样高大威猛老虎趴莫离身上,那场面,四个字,惊悚以极。

  他体形足足比正常成年老虎大一倍有余,条条墨斑纹织结实健壮虎背上,像神来之笔雪白发之间画下美丽风景,映着由骨子里迸发出来狂煞气息,只一眼就有拜服于地冲动。

  这就是战虎?天生为战而生老虎?果真不同凡响,可让宁致远震惊不是战虎煞气也不是战虎体形,反而是他看向安莫离眼神,温柔缱绻,爱意深沉,与他庞大身体和外气势完全是两个极端。

  突然所有郁闷和别扭都这一刻消失无影无踪,看到战天就仿如看到了自己,他们都用生命爱恋着莫离,岂容别人破坏?

  于是抢战天和安莫离反应之前,宁致远相当霸气反勾住龙行云脖子干净利落将人拖出了屋子。

  “宁致远?”龙行云几乎要抓狂了,长这么大除了安莫离手里出过丑外,还不曾第二个人类手里栽过跟头,宁致远敢拖他?不想活了是吧?

  “你闭嘴。”瞪一眼龙行云,宁致远转头朝愣愣望向他们两人扬起淡淡笑“战天,你要是敢坏莫离,我就让你一辈子不举,听懂没?”

  放开了心再看战天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这家伙子直白没那么多阴暗心思,比闹腾龙行云可强太多了,真庆幸龙行云只是个守神兽,万幸万幸。

  →_→龙行云,你看你把宁致远吓。

  (╯^╰)我只是看不得战虎抢龙族之前和莫离\配,呃…如果今天屋子里兽是龙族,我也会搞破坏就是了。

  好吧,鉴定完毕,这货就是个喜好通杀所有能倒安莫离雄败类,简称,恋母情节严重症。

  关上门,那可怜巴巴惨哼不断依然神奇般屹立不倒门摇晃了几下,却还是严严实实将屋内和屋外隔了两个世界里。

  扬起头,宁致远对着半眯起眼帘冷嗖嗖朝他放眼刀龙行云勾了勾手指“走,我们有话那边说。”

  说你说!

  龙行云很生气,渺小人类不止拖他还让他闭嘴,这是赤果果挑衅,他要让宁致远后悔惹到他。

  探身扣住宁致远肩膀腾空而起,眨眼间两人就变成小黑点消失了天际。

  “宁致远会不会有事?”着光ll爱人,战天担忧问,从龙行云出现后他就感觉到了异常,不然也不会门被踢开之前用身体将莫离得片了。

  他都从言洛溪那里听说了,龙行云看他们所有人不顺眼不说,还总想着把莫离拐走让他们吃不到,偏莫离很信任他,说拐就能拐走。

  他不能让龙行云当着自己面拐走莫离,所以他讨厌龙行云,无关兽形与否,只冲着他不想让他们和莫离/配,他就永远不当龙行云是自家人。

  看吧?不止龙行云给言洛溪他们埋钉子,言洛溪也不是个省油灯,果然啊,龙族人都这么小心眼。

  “不会,龙行云不敢伤害阿远。”拍了拍战天头,安莫离暗哑着嗓子开口。

  别以为他被战天着吻来去就听不到外面动静了,这个龙行云,确该收拾收拾他。

  ‘唔’仰起脖子急气,乎乎又热又滑舌头每扫过一处都能带起一阵阵醉麻,得边半身子都软成了一滩水“战天…”别再了。

  既然莫离说了没事,那就不需要再担心,想来宁致远也不会让自己太吃亏吧?

  “莫离,你准备好了吗?”身体绷得像一拉到极致弦,战天紧紧盯着被自己得身体粉红粉红十分可口安莫离。

  为了让心上人少受点苦,他几乎费了耐力才熬到现,若不是实爱极了这个人,他如何会做到这般地步?

  他可是兽,是发/情时绝对毫无理智可言,因战而生嗜血成成年战虎,能倒他天和本/能,只有比嗜血疯狂爱恋,所以才会有另一种说法,说战虎也是因爱而生圣兽。

  没有说话,安莫离主动分开双腿,手掌握着战天物事对准口,任其一点点埋入到自己体内。

  ‘嗯’痛哼,即使被战天用舌头耐心开拓过,还是没有办法与大物事相比,这才进去一个头就得他下面传来了难耐疼痛感,若是全部进去还不得痛死他?

  “莫离,莫离。”鼻子里撒出灼热气体,强大舒感电一般涌遍了全身,再也忍不住了,理智‘碰’一声断成了漫天粉沫,抬起厚厚爪子按住安莫离肩头,战天股往上一顶,下一瞬,整物事都埋进了安莫离身体里。

  “战天!”安莫离要痛死了,他甚至以为自己被撕成了两半,张开嘴巴愤愤咬向不管不顾疯狂耸动身体,却奈何只咬回了一嘴

  ‘啪啪啪’左边爪子托着安莫离股,右边爪子死死按着安莫离不让他闪躲,又红又物事一下比一下狠撞击着少年白玉般身体,鲜红血由两人/合处蜿蜒而下,很就染得爪子上血红一片。

  身子像大里孤舟,随着惊涛骇漾,安莫离知道,再放任战天继续下去,自己就真要去阎王殿里报道了。

  一狠心,直身体抑起头,嘴巴重重住战天舌头,双手一左一右握住两只厚厚爪子,再用力夹紧身体里子,刹那间,阵阵压抑不住剧烈感铺天盖地而来。

  渐渐,疼痛没有了,鲜血不了,身上动个不停野兽终于肯老老实实趴着不动了。

  总算,过去了吗?

  心神猛然放松,黑暗下一刻天喜地登场,同时晕睡过去两人被耀目七彩光芒包裹其中,许久,当光芒散去后,战天再度变回了英俊人温柔好男人。@@##$l&&~*_*~&&l$##@@ sAngWuXS.CoM
上一章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下一章 ( → )
若发现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喜也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