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55孽缘不分前世今生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作者:喜也悲 书号:1654  时间:2016/10/1  字数:6152 
上一章   55孽缘不分前世今生    下一章 ( → )
  康定城

  这是座位于天南国一处重要城镇,因为地处天南国与东明国必经要道而闻名遐迩,这里每一任城主几乎都是皇帝直接派下来亲信人员,位三品以上,足可见天南国君对这座城镇重视程度丝毫不于皇家都城。

  “小二哥,再上一壶酒来。”八方阁二楼雅间里走出一位侍从打扮男子,男子间挂着长刀,太阳高鼓,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马上来。”底下店小二麻溜儿应了声,转身拿酒去了。

  他可不敢得罪楼上贵客,里面那位大人跺一跺脚能让大地三颤悠,伺候不好了怎么死都不知道。

  擦了擦额上冷汗,店小二脚下步子加直奔后院而去,八方阁上等酒都存后院地窖里,一来一回要多费些时间,当然得点走。

  “小心!”

  越想越出事,店小二刚跨出转角门口,猛和走过来伙计撞了一起,出锅鲜辣汤淋了店小二一身,滚烫汤汁烫得店小二脸色都变了,夏天里人们穿都少,也难怪店小二扛不住。

  而另一个端菜伙计也好不到哪去,手背上瞬间起了几个大泡,没起泡地方也红通通一片。

  “你们是怎么干活?都没长眼睛吗?”掌柜这个气啊,中午吃饭人多,本来人手就不够用,这回一下子伤了两个,让他怎么办?

  “是二李先撞我。”伙计怒指着店小二,自己身上受了伤倒不打紧,可这盘菜谁来赔?

  另一边二李一听就急了,连身上痛都顾不得管,憋红着脸看向掌柜“我也不是故意,实是…”

  “好了好了都别再说了,大壮,你去让厨房再做道鲜辣汤来,二李,你赶紧去上药,这汤汤水水样子怎么见人?对了,回去顺便把你房里小离叫过来,就说中午太忙,让他搭把手。”

  “什么?叫小离来?他不行。”二李有些急了,别看店小二工作没啥突出点,想干好了还真不太容易,再说他怎么忍心让小离干这种活?

  “行不行都得上,你们两个都伤了,不找他我能找谁?点去。”甩了下袖子,掌柜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这才沉着脸回到了柜台前。

  摸鼻子,大壮忍着痛吩咐去了,二李咬了咬牙,憋着气回了后院小屋。

  才一进门,二李就看见本应该躺上养伤少年正坐椅子里看书,窗外淡淡透进房间里余辉映少年苍白脸庞上,看着就让人心疼。

  如果此时龙行云一定会大喊一声‘莫离,我总算找到你了’,只是可惜是,安莫离身受重伤,内丹为了自保而自我封印了,除非龙行云站到安莫离对面,不然永远别想找到他。

  “你怎么起来了?吃药了吗?”口中责备着,二李眼中神情却是浓浓关心,边说边走到安莫离身边想扶他回上躺好,但手掌才搭到安莫离胳膊上就被按住了。

  微微拧眉,安莫离紧紧盯着二李前襟“你受伤了?”一看衣服就是被汤汁脏,这个时间点掌柜会放二李回来原因只有一个,二李受伤了。

  “啊?”愣了下,低头看了眼脏衣襟,二李傻笑“没事,就刚开始时有一点痛,后来就…”

  “后来就应该起水泡了。”打断二李话,安莫离没好气瞪了眼还傻笑男人,起身将二李按到了椅子中“坐好别动。”

  “小离我真没事。”老老实实坐椅子上不敢动,二李见不得安莫离担心样子,马上讨好安慰起来。

  “有没有事等我看过了再说。”不理二李保证,安莫离小心翼翼揭开了二李衣襟。

  ‘嘶’气声耳边响起,惹得安莫离不自觉顿住了手上动作,但也只是一瞬就又狠心将衣襟完全掀了开来。

  果如安莫离所想,二李前不止起了水泡,水泡还和衣襟粘了一起,掀开衣襟必然会破水泡,也难怪刚刚二李痛倒凉气了。

  但好有衣襟隔着,伤势虽看起来吓人却并无大碍,养几天就能好。

  “小离生我气?”一边任安莫离给自己上药,二李一边可怜巴巴看着不说话人眨巴眼睛。

  他不喜欢小离沉默不语样子,而且小离板着脸时特别有气势,他都不敢看小离眼睛了。

  想到此,二李眼眸突然暗了暗。

  他知道,小离不是普通人,这一点从小离言谈举止中就能够看得出一二来,小离还懂得好多好多东西,有些东西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还有小离文采也是出奇好,起码比隔壁总吹虚自己如何如何李秀才好多了,他相信,这辈子如果不是自己恰好救了小离一命,两人大概一生都不会有所集。

  是啊,自己是什么身份?一无是处平头老百姓,文不成武不就生来就活该当侍候别人下等人,自己拿什么脸面去留住小离?人家又凭什么会留下来?

  主要一点是,小离终究不是自己弟弟,即使他们长再像也不会成为同一个人,是自己…奢望了。

  “怎么了?”上好了药,又给二李找了身干净衣服披他肩上,安莫离推了推神情恍惚二李疑惑挑了挑眉。

  “没什么…”真没什么,他只是突然间清醒了,清醒同时心头又开始闷闷痛而已。

  他恨,恨当年死掉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他,弟弟样样比他好,早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可活下来偏偏是没用自己,他怎能不恨?

  安莫离皱眉,看二李一脸痛苦样子就知道他说谎,但他不想说,自己又不能他,于是只好转了个话题问道:“你这个时候回来,是掌柜给你假了?”

  “给假?”茫然,继而陡惊呼着站起来“完了完了,刚才掌柜让我回来叫你去帮忙,我竟然给忘了。”哭死,这会儿掌柜一定等急了也气极了吧?

  安莫离哭笑不得,连这都能忘,他该说二李什么才好?“行了,你再急也没用,放心歇着吧,我这就去帮忙也没耽搁多长时间。”

  “可你怎么能干那种活?”二李还是急想跳脚,将小离救回来那天他就仔细看过小离手,纤长手指莹白如玉,一个茧子都找不到,想必小离家不是大富就是大贵,养尊处优少爷别说干活,也许连盐和糖都分不清。

  “怎么就干不得活了?想当年小爷也是位八面玲珑…店小二。”拍了拍二李肩膀,安莫离转身走出了屋子,店小二可是他第一份职业呢。

  身后囧囧有神二李对着落门口发呆。

  骗人吧?小离会是店小二?打死他都不相信!

  不管二李相不相信,安莫离都路穿戴起了店小二职业装,正式踏上了替岗之路。

  只见他头顶布帽紧扣,间围着干净白围裙,肩头再搭着条长抹布,端起托盘直往二楼而去。

  那轻腿脚和脸上不浓不淡刚刚好让人心情愉悦微笑,再配着半顷身稳稳端着托盘灵巧游走于众多食客之间眨眼间登上二楼利落背影,直看得一众八方阁里老少爷们们目瞪口呆。

  说实话,他们也和二李一样都不太看好让小离过来帮忙,毕竟人家左看右看也不是个会干活人,不说别,只瞧瞧人家身上那份隐隐透出来气度,两个字,超然,他们肚子里没有墨水也说不出啥好听,反正就是和大地方来贵族很相像,绝绝对对看着就高人一等。

  可眼前恨不能叫人自戳双眼一幕算怎么回子事?这堪比专业店小二仪表真是太太太太特么让人无语了。

  望天,若连贵公子都能比店小二做还像店小二,天底下还有他们活路了吗?不带这样欺负穷苦人好不好?!

  看不到后方赤果果飘来幽怨小眼神,安莫离端着盘子稳当当走到了雅间门前“客官,酒来了。”站门外低声开口,但凡雅间吃饭人都不喜欢被人打扰,不经问寻就冒然进去,既不礼貌也会担上无形风险。

  比如说看到不该看,或者听到不该听,贵族想死一个店小二比掐死只蚂蚁还容易,这一点,他前生就深有体会了。

  话音才落,房门被人由里面打开,开门男子上下打量了安莫离一番之后才闪身让开,但警惕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安莫离身体。

  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紧紧盯着,安莫离手脚麻利将酒壶放到桌前,微笑着抬头“这是本店上等佳酿回,请贵官慢用。”话落退后半步,转身正想走,手腕上猛然袭来一股重力,硬生生止住了安莫离脚步。

  “你是谁派来?说!”扣着安莫离手腕男子横眉立目,英眉眼间煞气人,大有安莫离不说就一刀结果了他架式。

  安莫离想翻白眼,有必要小心到这份上吗?“我只是个店小二。”

  “店小二?”男子冷笑“谁家店小二手上一个茧子都没有?再瞧你这皮肤,白晰滑,整天劳累店小二要都似你这般岂不可笑?”

  “我第一天当店小二不成吗?”忍着怒气,安莫离全当自己没听到白晰滑四个大字,若不是再一次被界线之门坑了,他也不会这么年少这么细皮看起来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好不好?

  “还敢嘴硬?我看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紧了紧手上力度,准保安莫离不会逃开,男子朝坐上位男人请示道:“主子,可否允许属下将人带走审问?”

  喂喂喂?说抓就抓也就罢了,怎么还想着绑走了再屈打成招不成?

  愤愤然转头,安莫离正想对着男子主人说点什么,却猛脸色一僵傻了当场。

  高坐上首眼含轻笑男人有一双人桃花眼,玉鼻翘,淡粉仿若樱花般人,他慵懒以手支额闲闲而视,神态如诗如画人沉沦,似乎只要他想,这世上就没有能逃得开他魔力人,无论男女。

  心口狂跳,安莫离下意识垂下眼帘,该死沐千风怎么会这里?

  提起沐千风,世俗界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两大强国之一东明国战神将军,既然称他为战神自然是夸赞他战无一败战绩了,可使他家喻户晓事情偏偏不是他傲人战绩,而是他荒唐风史。

  据传,沐千风强了自己亲弟弟为男妾,霸了父亲继当姨娘,十八岁攻打越山国时,是直接抢了越山国太子于大殿之上行之事。

  注意,重点不于沐千风是否强了谁,那个谁又是不是太子,主要让众人乍舌汗颜是,越山国太子很丑,很丑很丑很丑,那张脸连太子自己都受不了,也亏得沐千风能下得去手。

  嘴角,安莫离小心掩藏起眼眸中情绪暗叹。

  谁能知道沐千风至今为止仍是童子之身?他强了弟弟其实是和他家老父亲彼此相爱着,两人将烂摊子扔给沐千风之后就云游四海去了,没管沐千风受不受得了如此劲爆风风雨雨。

  好吧,其实这主意还是沐千风自己出,丫丝毫不把世俗规则放眼里妖男,打懂事起就对挑战世人神经跃跃试,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机会哪里肯放过?这不折腾折腾就把自己搞成了风云人物了吗?

  还有越山国太子,那人给沐千风下了药想那啥他,沐千风当然要折磨他报复他了,至于为什么不说明隐情非要背上兴趣异常怪名声…

  望天,沐千风是个很爱惜名声人,没错,确是很爱惜名声,只不过他爱惜名声方法和别人不太一样,他自己怎么折腾自己怎么丑化自己都可以,栽别人手里就是不行。

  所以不能说出他差一点栽了某太子手中事实,沐千风只能可着劲折磨某太子,然后就被大家传成了他与某太子大殿之上连战了一天一夜。

  看,脑补多可怕。

  之所以知道这些,全赖上辈子与沐千风孽缘,孽缘起于,他抢走了沐千风心上人。

  这绝对是个天大误会!

  鬼才知道沐千风心上人是哪位,一觉醒来突然跑出个美如妖般男人冲着他吼‘把我人还回来’,他当时就蒙了。

  自己再落迫也不会偷人,这是原则问题。

  心中有气,再加上沐千风看着就不正常,当时想也没想他就回吼了一句‘老子家里猪崽一窝,你要哪个拿去’。

  就是这一句话,彻底得罪了小心眼沐千风,吃饭被下药,走路碰劫匪,睡着了一群女人闯进来大跳衣舞,个个转一圈肥抖三抖围,雷他眼冒金星。

  后来自己碰到九哥之后就再没看到过沐千风了,听说他找回了心上人一起隐居去了,他对这一点保持深深怀疑态度。

  这货要是能稳得住子隐居,太阳都能从北边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角边笑意一点点加深,沐千风和颜悦看着安莫离,坐他身边另一个男子怪异看了眼沐千风,没有说话。

  冷汗狂彪,熟悉沐千风人都知道,一旦他用这种语气和眼神看着谁时候,就是他想玩谁前兆。

  “小叫小离,是这家店里住客,刚刚店小二不小心被烫伤了掌柜才叫我来临时帮个忙。”镇定,安莫离你要镇定,上辈子惹了沐千风是你运气不好,这辈子小心点总不会再出错。

  大不了多忍半个月,等伤好全了,爱谁谁,都特么等着被老子教训吧。

  “小梨?这名字真好听,是梨花梨吗?”

  …这是侮辱吧?明晃晃侮辱,有谁家男儿会叫梨花梨?他就不明白了,沐千风怎么就看他不顺眼?

  “你怎么不说话?”歪头,沐千风朝着安莫离笑灼灼升华,真儿真儿妖娆叫人口干舌燥。

  妖孽,心底狠狠鄙视着沐千风外表,安莫离皮笑不笑扯了扯嘴“客官真聪明,小就叫梨花。”

  沐千风…

  坐沐千风身边男人低笑,看来这个叫小离也不是软柿子。

  扣着安莫离手腕一直没放开侍卫也笑了,他还是头一次见自家主子吃瘪呢。

  “请问,小可以离开了吗?”逗完了也该放他走了吧?

  “当然…不能。”朝着瞪眼睛安莫离可爱眨了眨眼睛,沐千风玩味又扫了眼窗外才接着说道:“左兄,看来这康定城里想拉你下马人不少,你想怎么办?”

  “不老实人就要打得他老实,如何?”回了沐千风一抹笑,男人悠然扬眉样子豪情四

  也是直到此时安莫离才有心思看清楚男人样子,四十左右岁,相貌堂堂,眼中光闪烁,竟也是位高手。

  “好一个打得他老实,这话我喜欢,既如此,小弟就帮左兄开个路,探探敌情。”话落手掌一伸一收,站桌子另一边安莫离飞起、落下,竟诡异飘到了沐千风身旁,被他牢牢扣住了胳膊。

  “你想干嘛?”直觉不好,安莫离冷着脸喝问。

  “送你去探敌情啊。”沐千风微笑着回答,继而毫不留情将安莫离扔出了窗外“去吧宝贝,要玩愉噢。”

  ‘啊’惊叫,安莫离怎么也没有想到,沐千风会这么狠,说扔就将他扔了出去。

  “你个王八蛋!”一时之间仇旧恨同时暴发,骂人话冲口而出。

  而随着恶语出口,安莫离双脚也刚刚好站到了地面上,还没等他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好好一点事情都没有时候,耳边‘铮铮铮’兵器出鞘之声不断响起,冰冷悚人杀气顷刻间布全身。

  这就是…探敌情?沐千风你姥姥!

  *d^_^b* SanGwUxS.CoM
上一章   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   下一章 ( → )
若发现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修仙道之——躲不掉的孽缘》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喜也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