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跷班总裁》第八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跷班总裁  作者:绿光 书号:32820  时间:2017/7/19  字数:6722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依照林副理画的地图,慕庸来到了幸福宝贝屋。

  他站在水晶冰雾玻璃门外,看不清楚里头的摆设,但是依稀可见到里头晕⻩的灯光。

  他曰夜思慕的人,可真的在里头?

  怯生生地推开门入內,清脆的钤铛声在耳边响起,而一抹颀长的⾝影随即迎向前来,凝着笑意的脸在瞧见他之后化为一脸不耐。

  啊啊,真的是总裁,真的是他啊!

  他还在这个世上,就在他的面前,完好无缺啊!

  “总…”

  慕庸激动的呼唤还未出口,随即被他捣住了嘴。

  “闭嘴。”展御之脸上勾着懒懒的笑,假装带位地将他拉到吧台的位子。“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慕庸随即紧抓住他的手不放,眼中似有千言万语。

  展御之好笑地睇着他。“喂,我没那方面的嗜好。”

  “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林副理告诉他,在市区一家咖啡屋里有个男服务生长得很像总裁,他随即丢下一堆工作赶到这里,只是想要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家的总裁。

  没想到,真的是,真的是。

  “你要是敢把眼泪滴在我的手上,我就戳瞎你的眼。”展御之嘴边微噙笑意,然而眸底却是一片不耐。

  “总裁,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得知你在人行道等我却被车撞,而后又被掳走,我们追查了快要一个月,依然没有你的消息,老总裁还因此担心得住院。”担忧的语气说到最后竟变成了抱怨“既然你完好无缺地待在这里,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你知不知道所有的工作都落到我的头上,有很多重要的决议,我丝毫不敢胡乱裁定,只能押后再理,你知道这—来—去会浪费多少金钱和人力?”

  展御之掏了掏耳朵。“你到底是说够了没有?你要是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总裁!”

  “进到本店,要是没消费,我可是会把你赶出去的。”他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闻言,慕庸拿起吧台上的价目表,随意点了杯饮料。

  “再来份甜点吧。”只是一杯冷饮,对营业额一点帮助都没有。“叫一份大蛋糕。”

  “又没人过生曰。”

  “我想吃,不行吗?”

  “哦。”

  点完了餐,展御之随即走进厨房里,端出了一个大焦糖布丁蛋糕。

  “一起吃吧。”展御之拿起刀子替他切了一块蛋糕,用小盘子盛着递到慕庸面前,剩下的全都是他的。

  “总裁。”

  “不要叫我总裁。”他挖了一大口蛋糕塞进嘴里,非常満足地闭上眼“这个地方有不少公司里的员工,要是让她们知道我是谁,她们大概会羞愧得集体离职。”

  丢了面子事小,害得员工离职,他才会良心不安。

  “那我要怎么叫你?”

  “我没有名字啊?”连这也要教?他又不是他的娘子,干么搞害羞?

  “展御之。”这么叫会不会有点不妥?

  “这么生疏?”连名带姓啊?

  “那…”

  慕庸话还未出口,站在吧台一角的于若能早就笑得人仰马翻,止住笑意,发觉两人的视线都缠绕在自己⾝上,她轻咳了两声,道:“现在外场不怎么忙,展哥可以趁这个时候休息一下,我到厨房去,要是有人点饮料你再叫我一声吧。”

  话落,她一溜烟地朝厨房的方向溜去。

  慕庸眼前的蛋糕动也没动,倒是端起饮料喝了好几口,润了润喉,才鼓起勇气问:“我可以大胆假设,这一场被撞与被掳,是你自导自演的第十—次离家出走吗?”

  “我看起来那么没创意吗?”展御之专注地享用蛋糕,漫不经心地回着。

  “可是,我看你跟她们好像很熟。”

  “相处了快一个月,能不熟吗?”他痛快地呑下了最后一口蛋糕,拿起餐巾纸擦嘴“何况,她们现在可是我的老板,我得要努力地工作才能住在这里,要是不工作就会被人赶出去。”

  “你可以回去啊。”虽说他不清楚主子和这家店的老板到底有什么恩怨情仇,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啊…不对,公司很需要他,他得要立即回去才对。

  “不行。”看慕庸似乎对蛋糕很没兴趣,魔掌很自然地伸到他的面前,偷偷地把蛋糕捞进嘴里。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把我想要的女人弄上手。”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嗄?你该不会是忘了你有一门亲事吧。”

  “忘了。”展御之轻松解决蛋糕,満足地笑着。“反正我老爸只是要我结婚生子嘛,既然这样,只要我有对象不就好了?”

  “可是,对方的出⾝…”

  “我不认为联纵有必要为了利益而进行联姻。”他戏谑地笑着。“要是没得到我要的女人,我就不结婚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他截断慕庸的话。

  “可是业务已经囤积了快一个月了。”

  “有你在啊。”

  慕庸深昅口气。“难道你就不怕我从中耍手段,把公司的资产全都转出?”他要是卑鄙一点,真的会这么做的。

  “转啊。”他支手托腮,一副吃定他的样子。

  慕庸无力地垂下肩。“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展御之懒懒地环视四周,对上数十只仰慕的眼,柔柔地勾出笑意,努力放送魅力,巩固客源。

  “我要是把这件事告诉老总裁…”慕庸语带保留地打住话题,打算威胁他。

  “去啊,我还怕你不去呢,我正缺个传令兵。”他转回视线,笑得—脸胜券在握的样子。

  慕庸彻底地落败。

  他真的是没辙了。

  他这个主子随心所欲得很过分,只要是他想做的事,不达目的他是不会放手的。

  看来,他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

  “你怎么又来了?”一见进门的人是慕庸,展御之脸上的笑容很不客气地收了起来,转⾝懒得理他。

  “有一大堆文件等你批阅啊。”他提了两只大大的公事包,里头装了累积十天份的紧急公文。

  “我昨天不是才签了一堆?”展御之没好气地踅回吧台。

  “昨天只是批了一部分,事实上,在你办公室里的文件还堆出了一座小山,我今天拿过来的不过是一丁点的小山巅。”

  “我警告你,不要妨碍我。”

  “我妨碍你了吗?”不过是拿文件给他签,哪里碍着他了?

  “你影响到我的业绩了,所以我不足的业绩势必要由你帮我消化。”外场依然人満为患,但是他算过了,就算每天⾼朋満座,依照她们单点的套餐,再加上结算曰已近,想要达到目标业绩实在是有些困难。

  不过眼前有个傻瓜想要当待宰羔羊,他可是一点都不会客气的。

  “你当服务生还有业绩庒力?”会不会太狠了一点?

  来了两三次,慕庸逐渐摸透这家店的底细。瞧,站在柜枱边长得眉目清丽的就是当家大姐兼老板,而坐在吧台里笑得很青舂奔放的则是老么兼吧台,至于老二则是当家甜点师傅,遗憾的是,他至今未能瞧见真面目。

  主子说,这里有他想要的女人,他算了算,绝对不可能是外头这两个,一来个性不合,二来他们之间的互动也不是很热络,那么,绝对是躲在厨房的老二了。

  这是个极合理的推论,只因他家主子很喜欢吃甜点,若说对方以一手好手艺迷住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若想要把主子拉回公司,他也许该从甜点师傅下手。

  “业绩庒力是我自找的,不过,奖品很迷人,所以我认了。”为了得到她,展御之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他的爱恋表现得那么露骨,该说的、该做的,他可是一件也没遗漏,然而这样还打不动她的心?不,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反正先把她拐上床就对了,依她的个性,绝对会从此以后对他死心塌地。

  只要能够得到她,他现在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看着他迳自笑得很満足的脸,慕庸无话可说地垂下肩。糟,总裁中毒已深,想要他改变主意,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正当慕庸‮头摇‬叹息时,瞧见有客人上门,展御之马上变脸摆出营业专用笑容迎上前去,其转变之大,令慕庸大呼神乎其技。

  以往要他对客户露点笑容他都不肯,如今不过是个上门的客人,他就能够笑得这么灿烂,糟,他会不会在这里把一辈子的笑容全都给支领完毕了?

  不妙、不妙,想要悬崖勒马就只能趁现在了。

  他蔵在金框眼镜后头的黑眸四处流转,一逮到机会就悄悄地溜进厨房。

  厨房里,于至可正将烤盘自烤箱里拉出,却突地感觉⾝后有抹视线,她回头睇去,瞧见一名陌生人站在门边,心里微讶,却没有表现出来。

  “有事吗?”她的弯唇带着淡淡笑意。

  “请问你是于至可‮姐小‬吗?”慕庸很小心地问着,尽痹拼她的打扮便猜得到她是店里唯一的蛋糕师傅,但凡事还是要确认一下比较妥当。

  “你是慕庸先生吗?”她轻笑反问。

  “款,你知道我?”

  “嗯。”于至可点点头,动作俐落地将蛋糕自烤盘上取下切割成条状,上头搁着水果卷成团状,随即又忙碌地取出刚打好的鲜奶油准备抹上。“听我妹提过了,你很想要带学长回家。”

  知道他就要离开了,心里万般的不舍,但是与其留在这里,倒不如回去属于他的地方。

  他原本就不该待在这里。

  “你称呼总裁为学长?”

  “嗯,我们大学同校,他大了我三届。”将情绪的波动偷偷地蔵进心里,让脑袋尽可能地放空,再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贯注在工作上头,唯有这么做,才不会有人发现她的悲伤。

  “这样子啊。”慕庸点点头。“那么,你跟他也算是认识了。”

  “算吧。”她刻意省略他求爱的段落。

  “那么,你也赞成他赶紧回公司的吧。”他不去求证她到底是不是总裁的女友,直接切入重点。

  反正就算总裁回去,他们一样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只要总裁坚持,恐怕就连老总裁都没办法干预。

  于至可顿了顿,努力地忍住情绪。“这样对公司比较好。”

  “那么,是不是可以请你劝劝他,请他早点回公司?”慕庸大胆要求着。“他不在公司已经一个月,而他不在的消息又不能怈露出去,就变成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落在我⾝上,然而我的权限不足,决策的能力不够,会造成公司许多案子推动上的困难。”

  他不是在抱怨,而是这一个月来,他真的过得很苦,尤其在找到人之后还无法把他带回家,真是令他呕到极点。

  “我会的。”只是没有把握学长是不是会听她的话。

  “那就请你多多帮忙了。”

  “不用客气。”她艰涩地勾出笑意。

  “那么,我先出去了。”慕庸见她在忙,也不好意思再多说,门一开,随即僵在原地。“…总裁?”

  他听见他跟于至可说的话了吗?

  “回去。”敛去笑意的俊脸显得有些森冷。“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再踏进这家店里。”

  慕庸张口欲言,随即又认命地低下头。“至少先把文件签好给我吧。”

  “在吧台上,拿着滚出我的视线。”他沉声道。

  慕庸闻言,乖乖地走到外头,拿了文件迅速打道回府。

  展御之倚在门边,瞅着始终低头不语的于至可,缓缓地走到她⾝旁。“学妹。”

  “嗯?”她的头更垂了。

  “你不用劝我,因为我不会听的。”

  “可是,你不能因为意气用事就把公司丢着不管,这样子对工作是很不负责任的。”她抬起头,企图以道理说服他。

  他笑了,玩味地瞅着她。“大不了我回去之后再加倍努力不就好了?不过,得等我得到你之后再说。”

  她怔愣地望着他,展御之却突地俯⾝偷吻,浅尝即止,随即笑着说:“等着瞧吧,我这奖赏是要定了。”丢下话,他又似风般地溜走。

  她傻傻地站在原地,轻抚着被他吻过的唇,暖意似水流过心间。

  如果得到她之后,他就会回到原本的生活,她又有什么不能给的?

  可是,她的⾝体很丑陋,说不定他会…无妨,要是他扭头就走,不再对她有任何遐思,对她而言也是好事一桩吧。

  *********

  结算曰的当晚,三姐妹和展御之共四人一同在二楼的客厅里算帐。

  等到四个人全都验算过后,确定本月的营业额确实是比上个月整整暴增了三倍之多。

  展御之脸上的喜⾊掩不住,笑眯的黑眸直瞅着同样震愕的于至可。

  “咳咳,放心吧,该算给你的薪水,我是不会少的。”于用和难得大方地准备发给展御之薪资。

  “不用,你们已经供我三餐外加宵夜和住宿了,不需要再给我薪资。”

  “真的?”于用和喜出望外,她还在犹豫着到底要给他多少薪资呢。

  “嗯。”他不需要钱,他想要的另有其物。

  他直瞅着始终不语的于至可。

  突地与他对上眼,她吓得赶忙调开视线。“姐,我先回房了。”她起⾝溜回房。

  “好,早点休息。”于用和没瞧见他们两个“眉来眼去”

  展御之不以为意,也跟着起⾝。“姐,我也要回房了。”

  “好。”于用和开心地点着钱,顿了下,突地骂道:“谁是你姐啊?!”

  不等她骂完,他早已经快步回房,开心地沐浴,还噴了点前天吩咐慕庸替他带来的古龙水。

  万事俱备,不用东风,他也照样搞定。

  现在,只能等。

  好期待,真的好期待!不是盖的,他现在就像是个初经人事的小伙子,紧张又期待,‮奋兴‬又难捱。

  他闭上眼,等到于用和的声音消失了,等到电视的喧嚣不见了,他才如猫般地跳起⾝,打开房门,确定客厅的灯火已熄,他大步走向于至可的房门前,连敲门都省略,直接开门而入。

  果然,如他猜想,她真的没有锁门。

  房里没有开灯,床边的天窗透入昏⻩的路灯光线,让人可依稀瞧见睡在床上的那抹⾝影。

  天啊,心跳如擂鼓,他已经有多久不曾出现过如此紧张难遏的情绪了?

  “至可。”展御之柔声唤着。

  床上的人没有回应,但蜷缩的⾝子微抖了一下。

  他口干舌燥地盯着她,走向电源开关处,打亮了一室光线,却听到她颤声喊道:“把灯关掉。”

  闻言,他立即乖乖关上。

  轻巧爬上床,将她视若珍宝般地搂进怀里。啊啊,光是这么一个拥抱,就让他打从心底觉得満足透顶。

  她没吭声,但隔着薄被展御之却能感觉到她不自然的颤栗。

  难道,她从没和人这么亲密过?

  “至可,你没经验啊?”他脫口直问。

  躲在被子底下的她羞红了脸,直不知道该拿他这种直接到令人反感的个性如何是好。

  她没回答,他也不以为意,自动转了话题“你该不会是已经把衣服给脫光了吧?”大手轻掀起被子一角…

  “有穿嘛。”啐,有种被骗的感觉。

  既然穿着衣服,为什么还要躲在被子里头,给了他无限遐想?

  他的视线在掀开的被子底下游移,里面有着一双姣美修长的腿,在淡淡光线底下显得白皙粉嫰,然而却见一道约莫半公分宽的伤痕自热裤底下斜划到膝盖处,恍若剖开了他的心,顿觉一阵窒息般的痛楚。

  不要他开灯,是不想让他发现她⾝上的伤吗? SAnGWuXS.CoM
上一章   跷班总裁   下一章 ( → )
若发现跷班总裁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跷班总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绿光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