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妖女莫逃》第701章七月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妖女莫逃  作者:零度 书号:28844  时间:2017/7/14  字数:4049 
上一章   第701章 七月    下一章 ( → )
  这真真假假的事情经历的太多了,我已经不太会相信生人对我的承诺。于是我对说:“你先带她去惠娘的饭馆住下吧,对了,给惠娘一些银两!”

  漠南看着我说:“你还真的要跟她去二百户啊!你去求证这件事有意义吗?”

  我说:“可是不求证,怎么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呢?”

  看着这个女孩子,说了句:“其实求证这件事不难,只要找个女医生,检查下她的下面就基本能判定了。”

  我说:“第一,对她是一种侮辱;第二,这样做判断有些草率,对她也不公平。这是一种否定的求证。如果她身体还干干净净,能证明她在撒谎,如果她确实有过多年被男人侵入的经历,也证明不了她的话是真的,所以,这样的求证本身就不公平。再说了,我们眼下去哪里找我们信得过的女科医生呢?”

  看了一眼这女孩子,哼了一声说:“走吧,你这个故事虽然听起来不像是真的,但是姑且信你一回!”

  一仙这时候擦了一把眼泪说:“一仙好可怜,公子,你一定不要抛弃我啊!”我心说妈蛋的,这女的真的被囚了十三年吗?如果是真的,她还真的没地方去了,有了自由也失去了生活的能力。

  带着她下楼了。我则出了书房,在这大大的楼层里巡视后,我看到了一间卧房。进去后,闻到了一股香薰的味道。然后我躺到了上,开始继续修复我的身体。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我才坐了起来。然后看着一旁坐着的女娲问了句:“怎么样了?”

  女娲问我:“什么怎么样了?”

  我说:“回来了吗?”

  女娲这才一愣,说:“是啊,哪里去了呢?”

  我这才下了,然后看着说:“我们快去找,可能是出事了。”

  我和女娲下楼后直奔惠娘的饭馆。当我们两个进去以后,惠娘正在撅着股打扫呢。在大厅里有不少的客人,一个个的推杯换盏,觥筹错,热闹非凡。

  我和女娲上楼,惠娘看到的只有我自己,她喊了句:“小弟,你先上楼,等下我就上去。”

  有客人看到我后,开始抱拳行礼,纷纷站起来喊着“三少爷”或“三公子”还有一部分喊“少”的。我抱拳回礼,然后大步上了楼上。

  人的名,树的影。我杨落的名字从今以后再也不是那个傻子的代号了。

  刚到了楼上坐下,惠娘就进来了。她笑着说:“恭喜弟弟顺利登上了七楼。”

  我说:“先不谈这个,我问你,可曾见到漠南带着一个女仆来这里?”

  “没有呀!小姐从来没有来过。”

  我点头说:“知道了,你去忙吧!”

  也许是惠娘看我表情严肃,左右看看后便出去了。

  女娲这才说:“杨落,那个女仆很可能有问题。你看她的穿戴,可不像是个下人的样子!”

  我说:“这可怎么办?”

  “不过你也不要急,这个漠南,实际上不是漠南的本体,那只是她控制的一个分身。本尊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此时,我突然听到了后院清脆的铃声,我打开窗户,一眼看到了那头驴。这驴正在后院悠闲地走动,脖子上的铃铛发着清脆的响声。

  我一跃而下,女娲随后轻轻飘落在我身边,她说:“看来,对手是想将我们各个击破!谈何容易,她根本就不知道只是个分身,当做是本体了吧!”

  我伸手摸摸小驴,随后,小驴便嘎达嘎达朝着外面走去。我看着说:“跟着!”

  就这样,我们俩跟着小驴一路前行,小驴出了城,直接进了一个树林,穿过树林后眼前是一条很宽的大河。河面上有一座多孔石拱桥。桥面很宽。女娲一拉我说:“这里叫七月寒山,你看!”

  我抬头看出去,远远一座雪山耸立在正前方。

  “宗主修炼的是霸道,叫七月。这个七月啊,为人古怪,修为极高。我们还是不要招惹她的好!”我说:“来不及了,驴已经过去了。”

  小驴一直往前走,此时已经到了拱桥的中央。小驴此时不走了,回头看着我们。脖子上的铃声还在响着。

  我们随着驴过了河,然后缓缓前行。前面有两座山,一左一右,夹出了一条在两座山之间的道路。我们就沿着这道路前行。驴脖子里的铃声清脆悦耳,在山间回

  女娲说把铃铛摘下来或者上棉花,我说不必,我们不需要偷偷摸摸的。女娲听了后很不开心,看着我说:“难道你觉得我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吗?”

  我说:“不是那个意思,你想的太多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有些不开心,但还是说:“走吧!”

  我们穿过了这两座山之间的道路后,看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此时可是冬季,眼看就过年了,在这两座山后的这片绿油油的草地令我有了一种暖花开的错觉。不过,这里的确很温暖,这都是因为我前面的这座七月寒山。她挡住了来自北方的冷空气,之后冷空气绕道两侧,又被这一左一右两座山挡住了,于是,这三面大山环抱出了这一片四季常青之地。

  草地上有弯弯曲曲的小河,这些都是雪山融化的结果。在草地上,奔跑着成群的斑马和羚羊,野牛,野驴这些食草动物。有了食草动物,就难免有食动物,有群居的狮子和狼,还有独居的老虎和豹子。看得出,这是个欣欣向荣的地方。

  作为人类,我们走了进来,所有的兽类都避让不及,生怕得罪了我们。人类才是他们真正的王。小驴一步步踩着草地向前走去,地上有肥美的青草,它看也不看。

  就这样,到了山下的时候,我看到了奇怪的一幕。一大群人在山下安营扎寨。一条石阶路就在眼前,石阶路上去三十米,便是一座石门,这石门是三块大石搭建而成的,左面一块,右面一块,上面横了一块,就像是一副对联的样子吧!

  小驴到了这石门前便停了下来。我和女娲这才去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个藤椅里喝茶的长弓大邑。这混蛋里裹着绷带,很明显,他的下身被高手给接上了。

  长弓大邑也看到了我,他说:“杨落,你是追来杀我的吗?这里可是七月雪山,你可不要胡来!不然我死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哼了一声说:“长弓大邑,你能告诉我,七楼的那个侍女到底是什么人吗?”

  长弓大邑这才一愣,说了句:“什么侍女?我哪里有什么侍女?杨落,你想杀我,不需要找什么借口!”

  我听了后脑袋嗡地一声说:“那么,你来这里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躲避你的寻仇,我来投靠师门。我师父就是这七月雪山的长老,万子林。我也是这里的嫡传弟子,带着万贯家财和家人,来这里避难的。没想到你追来的这么快!”长弓大邑说“杨落,我还是不明白,你那一剑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么快?”

  我一伸手拔出剑来,朝着他走了过去,说道:“好,我让你再看一遍!”

  我是起了杀心,这个混蛋留着绝对会成为祸害。当我一步步靠近的时候,女娲一直跟在我的身旁,她是倒退着走的,一直是看着身后的。

  长弓大邑喊了句:“杨落,住手,这里是七月雪山,你在这里杀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女娲突然传音给我说:“杨落,看身后!”

  我停下脚步,转身的时候,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白面书生,手里抓着一钢钳站在我的身后,他说了句:“这位公子,这是追来我七月雪山来杀人的吗?”

  我说:“严格来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么个地方,只不过,我不是来杀人的,我是来救人的。”

  “你是来救人的,那么你救谁呢?”这白面书生拎着钢钳,然后背过手去说:“和我万子林说说,也许我能帮你!”

  我一笑说:“看来,你就是这长弓大邑的师父了。好吧,我告诉你,我要救得人就是漠南氏族的族长,漠南。她被人拐到了这七月雪山,我一路追踪而来。”

  “被何人所拐骗至此?”

  “自称夏一仙的一个女子。”我说“长弓大邑,借一下纸笔!”

  很快,有丫鬟端着笔墨纸砚来了,还有下人端来了一个小书桌。我席地而坐,凭着记忆画了夏一仙的画像。当我展示的时候,这白面书生万子林竟然吓得后退了几步,他惊呼道:“是师祖七月仙儿!这怎么可能呢?”

  我说道:“难道你觉得我在说谎呢?”

  万子林摆着手说:“不不,师祖的样貌不是谁都能想象出来的,尤其是那颗黑痣,你能画出来我就知道你见过师祖。可问题是,师祖已经薨死了千年,你怎么可能见到师祖呢?”

  突然,我看到山上飞下来一只巨大的白鹤,身上坐着一个标志的姑娘,这姑娘乍一看和那夏一仙很像,但是细看之下,多了一份灵慧之气。并且,她的嘴角少了一颗黑痣。

  白鹤长鸣一声,声音到了,白鹤也就到了,这上面的女子一跃而下。万子林顿时拱手道:“七月君。”

  这女子看也不看他,直接朝着我走来,她到了我面前,伸出那双洁白的玉手说:“可否将画像给我看看?”

  我把画像递过去,她看了后说道:“你见过画像上的人吗?”

  我说:“不仅见过,还拐走了我的红颜知己,漠南姑娘。”

  “这件事绝对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倒是愿意让公子上山去搜查一番!”她看着画像说“没错的,这就是我的祖上七月仙儿。我们的开山鼻祖。”她说“从外形到神韵,都是一般无二的。公子上山便知我为何这般说。”

  我心说,这七月哪里古怪了?还是很好相处的嘛!
上一章   妖女莫逃   下一章 ( → )
阴阳手眼麻衣神算子不要啊棺人黄河古事苗疆蛊事恐怖高校我的僵尸老婆身后有鬼御魇茅山鬼道之尸末世第一丧尸
若发现 第701章七月-第701章 七月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妖女莫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零度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