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再痛也要爱你》第九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再痛也要爱你  作者:吉乐 书号:741  时间:2016/9/22  字数:4415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第五章】

  今天是办理公证结婚的日子,虽然沈叙言声称有“重要工作”坚持直接约在户政事务所会合,但沈哲修夫妇俩一大早就抵达韩宅,准备陪同韩时雨前往办理登记,而顶着一张扑克脸的沈叙言则在约定时间到达前一秒才姗姗来迟。

  尽管在这场没有爱的婚姻中,韩时雨注定是唱独脚戏,不过在见到他的当下,总算教韩时雨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毕竟出现了,没有连让她唱戏的机会都剥夺。

  整个过程中,沈叙言惜字如金,不说一句多余的话,两人眼神更是没有任何集,登记完毕一拿到换发的新证后,沈叙言立刻表示还有工作,不理会怒瞪着他的韩政宏和表情僵硬的父亲,一个人迳自转身离去。

  站在一旁凝视儿子背影的李淑云早就看出他并不开心,忍不住拉拉丈夫的手,颇有微词道:“我真是不懂你为什么要赞成这个婚事,叙言明明就不爱时雨,早知道场面会搞得这么僵,当初我就该反对到底。”“你不懂,这件事势在必行,别再说了。”韩时雨的身体状况,在先前的电话中,韩政宏便已经向他说明得一清二楚,因为答应了要保守秘密,所以他连子都没有多做说明。

  或许看在别人眼中,这是一桩不会有未来的婚姻,但无论说他是为了报答韩家的恩惠也好,同情花样年华却命在旦夕的韩时雨也好,他义无反顾。

  感受着周遭沉闷的气氛,沈哲修忍不住强扯开嘴角,靠近脸怒意的韩政宏和站在他身边的韩时雨,笑咪咪的提议道:“都十一点多了,我订了一家蓝带法式餐厅,饭后甜点也指定了时雨最爱的舒芙蕾,我们先一起去吃饭,然后再陪你回新家。”“好。”微颔首,韩时雨挽起父亲的大手晃了晃,朝他出一抹如小巧茉莉般人,教人无法轻易忽视的绝美甜笑,企图以此消弭父亲的不快“爸,我们走吧!”韩政宏望着眼前熟悉笑颜,心中充不舍。他明白女儿为了不让他担心正努力强颜欢笑,于是他牢牢回握住女儿的冰冷小手,点了下头,一行人缓缓步出户政事务所往餐厅移在沈哲修的积极互动下,用餐气氛还算偷快。吃过饭后,韩时雨由众人陪同,第一次来到两人的新居。

  映入眼帘的是一幢有私人庭院的两层独栋洋房,内部装潢以暖调为主,不只动线规划得很好,就连窗纱、桌旗、沙发靠垫等小物都经过设计,搭配上英式古典胡桃木家具,身处其中,空气间飘散着胡桃木特有的自然香氛,不自觉有种度假般的休闲惬意盈心头。

  “看来那臭小子还用心的嘛,环境布置得不错。”沈哲修环视了下室内空间,不出安心的浅笑。

  见好友如此乐观,韩政宏却无法认同。这屋子是沈叙言在一无所知前所做的安排,但在所有事情曝光的此刻,他还会维持同样的心情与态度来对待时雨吗?

  光看沈叙言刚刚在户政事务所的态度,他就无法忍住想将宝贝女儿带回家的冲动。

  “时雨,我们回——”

  “爸,你们先回去吧,我很好,不用一直在这里陪着我。”韩时雨知道父亲想说什么,也看得出父亲放心不下她,但是她无论如何就是想这么做,想用所剩无几的生命好,好爱一个人,就算那个人不爱她…“可是…”“我没关系的,反正晚一点王姐就会帮我送陈主厨做的大餐过来了。而且我也想趁现在先把带来的私人物品整理一下。”虽然两人只是进行简单的公证结婚,但这对韩时雨来说,今晚就是值得庆祝的新婚之夜,所以她特地拜托家里大厨帮忙料理一桌法式佳肴,也准备了浪漫的鲜花、美酒和蜡烛,打算跟沈叙言好好吃顿饭,也祈祷两人能在这顿饭后恢复往日和平。

  最后,在韩时雨的坚持下,韩政宏还是妥协了,先行与沈家夫妇一起离开。

  坐在车内,他忍不住转过身子,将视线锁定在伫立门口、朝他们微笑挥手的韩时雨身上,直至车子开到再也看不到她娇小身影的距离,他才回过头,高悬心中的大石却始终沉甸甸地口,难以落地。

  熟悉的黑色房车随着车轮转动终于缓缓驶离眼界,韩时雨发现自己再也撑不起无力嘴角,只能任落寞线条紧紧纠,拉扯出透心伤的痕迹。

  回到屋里,其中有许多小摆设都是她和沈叙言一起选焙的,想起两人逛街采买的情景,她再度绽浅笑。

  身处在这个由心仪男子为她精心打造的小天地,她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呢?重新打起精神,韩时雨拖着行李箱来到装潢完成后第一次踏进的二楼主卧室,发现这个房间除了有舒适大和采光良好的大片落地窗、圆弧型小阳台之外,更向左延伸出一个约莫二十坪大的独立衣帽间。

  韩时雨慢慢将带来的衣服逐一整理好放进去,不赞叹,沈叙言找的这位设计师真是太厉害了,匠心独具所规划的各式橱柜不仅能将衣物分门别类收纳整齐,而且似乎让空间变得更大,他们两人的东西根本放不

  收拾好随身物品,韩时雨拿着最喜欢的茉莉熏香瓶来到客厅,正思考着该放在哪里好,紧闭大门突地传来喀喀开锁声响,没想到随着门扇敞开进入视野的人竟是沈叙言,她赶忙将熏香瓶随手往茶几一搁,红轻扬,面兴奋的了上去。

  “叙言哥,你已经忙完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餐吗?!”尽管沈叙言瞥向她的眼神宛若一把刚从冷冻库拿出来的尖刀,冰冷又伤人,但韩时雨仍像一只热烈主人回家,极度亲人的小狈狗般,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脚步,回到才刚离开的主卧衣帽间。

  “我换好衣服还要出门。”沈叙言边拿出较慎重的黑色西装外套边说,意思是:他不准备跟她一起吃晚餐。

  “那记得要早点回来喔!我会等你一起吃饭。对了,这边的衣柜是空的,我就先把衣服收进去了,如果你——”“随便你。”

  虽然韩时雨一直拼命找话题跟脸冰霜的沈叙言说话,他却毫不犹豫的截断她,完全不留一丝情面。

  一句划下藩篱、打发她的话让韩时雨甜腻的话音停了下来,下意识有些不开心的小嘴微噘,一双小手背在背后,又随着他走回主卧室,这时,眼角余光瞄到她刚刚放在头柜上的精美绒布锦盒,忍不住兴匆匆地拿过来,打开盒盖,展示在沈叙言面前。

  “叙言哥,我们还没换戒指呢!你可以帮我戴上吗?!”沈叙言一看见不久前两人一起选焙的结婚戒指,脸色更加铁青了。

  那时,他是准备接受她的,但事到如今,教他如何再对一个以卑劣手段拆散他和方若婕的始作俑者敞开双臂?

  “我说过,我没有空陪你玩结婚游戏。更何况,不是只要身分证的配偶栏上有我的名字,你就开心了吗?”语毕,沈叙言面带讽刺表情闪身越过小脸一僵的韩时雨,在那同时,挖苦言词一字一句化作利箭,毫不留情的准确戳入她的心窝。

  尽管脆弱心扉再怎么鲜血淋漓,韩时雨相信爱上一个人只能向前,她再一次告诉自己:绝不能退缩。

  以着微颤指尖,韩时雨小心拿起秀气女戒套入自己的无名指,凝睇着落在指,镶嵌单颗美钻的婚戒,一抹可人甜笑徐徐轻绽。

  她下意识以指腹爱不释手的来回轻抚光彩夺目的钻石戒面,娇小嘴忍不住逸出一声赞叹。“好美喔!”不过,一定是代表永恒的钻石光芒太耀眼,下一秒,一滴清泪默默地自她笑眯了的水眸中翻跌淌出,模糊了那刺眼的火光。

  叮咚!响亮门铃声突地传入耳朵,心想这次应该是王姐和陈主厨到了,韩时雨急忙用手背抹去热泪,以扬起的嘴角藏好情绪,快步下楼。

  夕阳西下,家家户户纷纷点亮守护灯火,等待亲爱家人的归来。

  在王姐和陈主厨的帮忙下,一道道美味佳肴很快的摆长方形胡桃木餐桌。

  送王姐和陈主厨离开后,韩时雨回到屋内,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她拨了一通电话给沈叙言,好确定他到家的时间。

  电话响了好久,却没有受到主人青睐,韩时雨乐观的告诉自己,她下午时已经跟沈叙言说过,请他早点回来,他应该正在开车,往回家的路上。

  于是,她从包装盒中出三支白色香氛蜡烛固定在雕工精细的英式烛台上,置于餐桌中央位置后,小心翼翼地将它点燃,顿时,夹带茉莉香气的昏黄烛光洒了开来,点亮一室浪漫,但随着时钟指针一步一步向前走,烛泪一滴滴滑落,终于,金黄焰火毫无预警的消失无踪,化为一缕向上轻飘的沉默白烟。

  而坐在餐桌前,双肘凭桌,以叠指掌撑住小巧下巴的韩时雨只是面无表情的起身,默默地为美丽烛台置换上崭新蜡烛,再次将它点燃。

  然而,直到纸盒中最后的蜡烛燃尽,沈叙言还是没有出现。

  在这段时间里,她拨了几次电话,也留了言,但却依旧被忽视着,就连最基本的礼貌回电都没有。

  韩时雨就这么坐在原位,一动也不动,无视于时间在静默中缓缓流逝,蓦地,一道明亮曙光自面对着餐桌的整片玻璃窗而入,让她忍不住眯起眼睛,却也教她腔怒意随着火红:太阳升起而狂燃。

  就在这个时侯,厚重的大门被开启,她苦等一夜的男人总算现身了。

  沈叙言拖着一身疲惫进入客厅,发现客厅灯火通明,让他不怀疑,难道韩时雨有怕黑到连睡觉时,所有电灯都必须打开?

  正准备移步关灯,毫不陌生的骄纵质问自背后响起。

  “一整晚没有出现,手机也不接,你到哪里去了?我不是要你早点回来,一起吃饭吗?”“我有答应你吗?对于你这种单方面的约定,我没有履行的义务。”沈叙言的语气既冷漠又公事化,他甚至没有立即转身,一直到关了灯,才终于转身过来面对她,而在看见韩时雨苍白的小脸后,无情双依旧严肃的紧抿着。

  “你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不管怎样,我们都已经是夫了,你就不能对我友善一点吗?”韩时雨盈润冰眸中写深深的控诉,但看在沈叙言眼中,却只有可笑两个字。

  “是你自己硬要嫁给我的吧?结婚之前你就知道我爱的是别人,不是你,是你要求令尊走若婕,介入我们之间,是你妨碍我的幸福,现在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怎么对你?”韩时雨明白沈叙言说的一点也没错,是她用婚姻绑住他,强势拆散他和方若婕。

  就算是这样,可是?

  “再怎么说昨天也是我们的新婚夜,你怎么可以天亮才回家?”她不过就是希望他能陪她好好吃顿饭而已,有那么难吗?

  “新婚夜?好,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新婚夜””沈叙言大手一伸,攫住韩时雨纤腕就往二楼拉,即使她多次因为跟不上他的脚步而差点跌倒,面覆冰霜的他依然视若无睹,擒着她的手继续往房间前进。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只是在回应你的抱怨而已,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新婚之夜该做什么!”大步走在前头,沈叙言回过头奉送一枚教人看了不背脊发凉的恶笑容。
上一章   再痛也要爱你   下一章 ( → )
不做你的乖乖爱恋成灾代班枕边人不贞新娘请你不要放开情迷耀眼英雄挂名贵妇公主的叛臣偷偷生个娃儿未来娘子找上我不是王子
若发现 第九章-第九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再痛也要爱你》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吉乐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