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爸爸让我爱妈妈》第二十四章火车遇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爸爸让我爱妈妈  作者:主治大夫 书号:11435  时间:2017/4/9  字数:6895 
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火车艳遇    下一章 ( → )
第二十四章 火车

  “妈妈,让我来吧。”

  “让你来?你比妈妈还要矮呢。”

  我沿着爬梯上到中铺的位置,说道:“这样不就行了吗?”

  妈妈将手上的行李包递给我,她嫣然一笑道:“没想到咱们家小新还能干的嘛!”

  我接过行李包放在了卧铺车厢的行李架上。妈妈的包里大都是我们母子两个换洗的衣物,此外她还有一个随身带着的手包,里面装着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再就是经常要用的纸巾和化妆品一类的东西;而我只带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的除了几本书跟作业本外就全都是零食了。

  因为等会要吃零食,所以我就把背包扔在了下铺的上。

  我刚从爬梯上下来,就看见一位跟我年龄相当的女孩子挤了过来,她探头看了看卧铺号,然后朝着身后喊道:“爷爷,是这里了!你们快过来啊!”她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皮肤白里透红,留着一头乌黑发亮的短发,一看就是一个很能干的人。

  不一会女孩的爷爷也挤过来了,爷爷手里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手上也拿了个大包。

  我和妈妈是一个下铺一个上铺,他们三个人则是两个中铺一个下铺。等上车的高峰期过去之后,女孩的爷爷准备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去,他先是将手上的行李包放了上去,接下来要放行李箱时却有些作难了。

  “爷爷,我来帮您吧。”我说。

  “你一个小孩子能帮什么忙!”我于是像刚才那样爬到了中铺上,说道:“爷爷您把箱子提上来,我在上面接着。”这时那女孩也上来帮忙了,她帮着她爷爷将行李箱举起来,我在上面将那口大箱子推到了行李架上。

  “谢谢你了,小朋友。”爷爷连声道谢说。

  “不用谢。”说着我在妈妈身边坐了下来,那女孩指着我们对面的下铺安排她爷爷坐下了,她自己则紧挨着我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她大方地问我道。

  “我叫林宇新,你呢?”

  “我叫胡丽菁。”

  “狐狸?”我说,哪有女孩子叫这个名字的啊!

  “我就知道你会听错的,”她倒并没有生气,似乎对此已经习惯了“古月胡,美丽的丽,草字头一个青草的青字,胡丽菁!”

  “哦,胡-丽-菁。”我说,可说来说去还是和狐狸一样的音嘛!

  这时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她说:“你就叫她胡同学好了嘛!”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同学相称了。这位胡同学性格活泼开朗,跟我曾经交往过的那位潘金凤同学很是相像。

  火车上本来就无聊的,离熄灯睡觉还有两个多小时,还好结识了一位同龄的朋友,我们两个似乎都很投缘的样子,从学校聊到社会,从游戏聊到电影,她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我把带来的零食拿出来和她分享,她也拿出了她的零食,不过她带的零食没有我的多。从她的话里我了解到她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广州打工,这次就是去找她父母亲的。

  “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她突然问我道。

  “我妈她是个——”还没等我说出口,妈妈抢在我前面说了,她说:“我在银行工作。”

  “呃,不错的工作嘛!数钱数到手筋,哈哈——”胡同学开玩笑地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对她从事的职业保密,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的嘛,等明天一下了火车,大家各分东西,谁还知道谁啊!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到了熄灯睡觉的时候了。我睡上铺,胡同学睡我下面,她睡下铺,对面上铺空着,胡同学的爷爷睡中铺,下铺是我妈妈。妈妈见老人家爬上爬下的不方便,就提出跟胡爷爷换了个铺位。

  我爬到上铺还没躺好呢,胡同学从下面爬到了我对面的铺位上,她说:“今晚这个铺怕是没人睡了,我就换个地方,咱们也好说说话。”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高兴的,虽然我跟她认识还不到三个小时,却已经像是老朋友一样了,彼此之间感到特别的亲切。

  “小新,明天一大早就要起,今晚早点睡觉知道了吗?”妈妈显然是在对我发出警告了。

  “呃,知道了。”我说。

  胡同学在对面的上吐了吐舌头,然后她冲我打着手势,意思是说等我妈妈睡着了咱们再聊。

  我也没太在意,就下外套,只穿了短背心睡下了。

  车厢里很快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火车轧在铁轨上的“叮咚哐咚”声,像是催眠曲一般让人听着听着就昏昏睡了。

  我差不多就要睡着了,忽然觉得有个人爬到了我的上。是妈妈吗?她可忒大胆了呢!

  “是我,别出声。”一个声音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

  原来是胡同学!我吓了一跳,轻声说道:“你这是干嘛呢?”

  “没干嘛,就是想和你说说话。”胡同学在我身边躺了下来。那么小的一张挤了两个人,个中情形大家不用说也知道,她几乎是躺在了我的怀里,人的体香加上柔软的娇躯令我无比陶醉。

  “哎,你有没有和女孩子那个过?”她紧紧地抱着我说。

  “没有。”我说。

  “真的吗?”

  “嗯!”“你真是好单纯呢!”她停顿了一下又问道:“想不想那个啊?”

  “不行。”我紧张兮兮地道。

  “我又没问你行不行,”她轻轻一笑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想还是不想呢?”

  “这个——我——不想——”不想是假的!除非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否则美女入怀还能不想?

  “真的不想么?”

  “呃,真的——不想——”我吐吐地说。没习惯说假话的我就是这样,连说个假话都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手伸到了我的裆里“还说不想呢!你看它都硬成这样了呢!”

  “哎呀,别这样——”

  “你怕什么嘛!我又没哪样,摸摸都不行么?”她握住我的巴轻轻套了几下,又道:“你呀就是不老实,我再问你,你喜不喜欢我呢?”

  “我——不知道——”说不喜欢吧,那是骗人的,况且我也怕会伤了她的心,说喜欢呢,又怕她会得寸进尺地着我不放。

  “你呀,还没它老实呢!”胡同学轻轻捏了一下我的巴说道。

  这时,我听见妈妈的上发出了轻轻的咳嗽声,我心里一紧:不好了,妈妈还没睡着呢!

  “你赶快回自己上去吧,我妈知道了呢!”我说。

  “你这人真没趣!”她抱怨了一句又爬回自己的上去了。

  一切又归于寂静!

  我侧耳听了听,只听见妈妈在上不停地翻着身,好像还发出了轻轻的叹息声,我想她该不是在生我的气吧?看样子明天她又要给我脸色看了!

  迷糊糊中我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小会儿也说不定,反正在这寂静的夜晚我的时间观念已不复存在,我只是感觉到又有人爬到了我的上。

  “你怎么又来了?”我埋怨着道。

  “你福不浅啊!真是的!快说,你们刚才都做了些什么?”不好,是妈妈上来了!

  “妈妈,您怎么来了?”我说,吃这一吓,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

  “怎么,你失望了吧?是不是又在想你那小女朋友了呢?”妈妈用力地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道。

  尽管痛彻心扉,可我却不敢声张,我忍着痛低声音说道:“不是的,妈妈,我跟她什么也没干。”

  “哼,美女入怀你能忍得住?”妈妈也像先前胡同学那样一把抓住了我的巴。

  “真的,不骗您。”

  “你骗没骗我妈妈闻得出来。”妈妈说着又轻轻地换了个边,她人钻到了被子下面,我感觉短被拉了下来,接着尚未起的巴进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

  我知道是妈妈用口含住了我的巴。妈妈可真是大胆!旁边还睡着人呢,她却公然地帮我口起来了!

  妈妈一面帮我口着,一面将下身凑到我的嘴边,我很清楚妈妈这是要我也帮她口呢!我侧耳听了听,从胡同学那边传来一阵细细地鼾声,于是我壮起胆子挑开妈妈的内,将舌头伸到了她的道口处轻轻地舐起来。

  我们母子两个就这样互相口着,我感觉得不行,妈妈的里面也出了许多的水来。不一会妈妈又调转身来,她在我身上,轻轻着气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想不想妈妈呢?”我能说不想吗?

  “妈妈让你,让我亲生的儿子。”妈妈低声说着,她拉开内子也不就往我巴上凑。我感觉头顶到了一个滑的口,妈妈身子往下一沉我的头就入了她的道。

  在这狭小的卧铺车厢里,在这拥挤不堪的卧铺上,我的巴在妈妈的道里面轻轻地送着,尽管我们的动作很轻,身下的还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呻声。

  “妈妈,这样会把大家给吵醒的。”我小声说道。

  “嗯,可妈妈的里面被你死了,你说怎么办啊?”妈妈用舌头着我的脸颊说道。

  “咱们到厕所里去吧,”我说“这会儿厕所里应该不会有人的。”

  “嗯,小新你真聪明呢!妈妈先下去,过一会你再下去知道么?”说着妈妈从我的上爬下去了,我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发现整个车厢里似乎都在沉睡着,于是我也跟着下了

  我来到厕所门口,妈妈已经在里面等着我了呢!我向两边看了看,车厢的过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侧身进去后,妈妈随手把门关上了。

  里面的空间很小,而且发出一股非常浓的小便的臭味,熏得人全身都不舒服。可是连妈妈那么爱干净的人都没说什么,我难受一点又算什么呢!

  “小新,你可要快点啊!”妈妈说着冲我翘起了股。

  我起妈妈身上穿着的睡裙,她的内已经到了膝盖处,下身的隐秘部位早已经得一塌糊涂。我什么话也没说,拉下子,巴一了进去。

  “啊,好。”妈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在火车的隆隆声中,我飞快地送着巴,这一次我只想早一点将妈妈送上高,然后痛痛快快地在她的道深处出我伦的

  “狐狸狐狸。”我一边着妈妈的,一边拍打着妈妈的股。

  “小新,你是在叫哪一个狐狸呢?是妈妈还是她呀?”妈妈格格地笑着说道。

  “当然是妈妈了,”我说“您知道的,您就是我的狐狸啊!”“你明明知道妈妈是个狐狸,为什么还要让妈妈取你的元啊?”

  “谁让我是您的儿子呢!妈妈,狐狸,我要了——”

  “吧,全到妈妈的里面来,妈妈也要来了——啊啊——”就在这时,厕所的门被从外面扭了一下,显然是有人在外面想要进来。虽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我还是吓了一大跳。

  “小新,没事的,你继续,快用力捅,用力妈妈,让妈妈高吧——”我什么也不顾了,此时此刻我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用妈妈生给我的大巴狠狠地她,让我的亲妈妈达到无与伦比的,然后将伦的妈妈的子道。

  “小新,死妈妈了——”妈妈面泛红,她双手扶在厕所的墙上,股用力地向后撞击着我的腹部,我每送一次,腹部就会与妈妈的股撞击一次,一次次地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很快地在我疯狂般的下,妈妈来了高,而我也如火山发般地在妈妈的道深处出了灼热的

  看着我那白粘稠的从妈妈的道口出来,通过厕所下面的一个排便口滴到飞速后退的铁轨上,我一时之间不由得痴了!

  “小新,快把子穿起来,看看外面的人走了没有。”妈妈先于我从高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她还是那么的冷静。

  “呃。”我穿好了子,先把门开了一条,假如外面有人的话就重新把门关上,相信那人也就会识趣地到别处去上厕所了!

  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刚才那位想必是正如我所想的去别处上厕所了。

  我先回到了上,不一会妈妈也上了她的,这一次我是真的睡着了!

  可是,在这飞驰的列车上睡觉我总不能像在家里那样睡得沉,我不停地做着梦,之前的梦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最后的一个梦——我梦见我和妈妈走在城市的大街上,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大街上的人全都停下来看着我,我十分的紧张,可身边的妈妈却微笑着拉着我的手,然后我发现我又被置身于广场的中央,妈妈全惑着我,我忍不住上前去跟她媾在了一起,旁边的人全都如痴如醉地看着我们——“不要——”我喊到。

  “你别这么大声好不好?”一个声音温柔地在我耳边说道。

  我一下子醒过来了,我发现身上又多了一个人,软玉温香的,分明是一个女人。

  “胡同学,怎么又是你?”

  “不是我还会是谁?”她反问着道。

  “你别这样,我妈妈知道了会生气的。”我轻轻推了她一下说道。

  “别提你妈妈了,”她轻哼了一声说道:“她不是也上过你的了吗?”

  “你瞎说什么啊!”我有些心虚地道。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呢!”她说着,一伸手握住了我的巴。

  “瞧,先前你的巴还是光光滑滑的,现在却粘粘糊糊的了,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一时无言以对了。“求你小声点行不行?”

  “我干嘛要听你的?”她在我耳边轻轻一笑道:“刚才试过你妈妈的了,现在想不想试试我的呢?”

  “不要。”我说。

  “怎么,嫌我没有你妈妈漂亮么?她再漂亮也已经是个中年妇女了,可我还是个花季少女呢!”

  “你别老提我妈妈行不行?我跟我妈真的没什么的。”

  “你们两个同上一个厕所也没什么吗?”她一只手玩着我的巴道。

  “这个——”我哑口无言了!

  原来方才在厕所外面的人就是她!她一定是跟随着我们到了厕所外面,也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没有。

  “你别那么紧张好不好?咱们两个只是玩玩,相互取个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亏你还是个男孩子呢!”她说着又套起我的巴来。

  我虽然心怀恐惧,可巴还是很不听话地起了!我听任她玩着我的巴,然后她凑过下身将我的进了一个很小很紧的里。

  我没有抗拒,也根本不敢抗拒。她的里面非常紧,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的整了进去。

  “坏家伙,难怪连你妈妈那么美的人儿也被你给俘虏了呢!林同学,你这真的很呢!”我没有说话,我只想早一点结束。虽然我又到了一个女人的,而且还是一位少女的,可我并不感到高兴。我听任她在我身上动着,很快她就身了。

  “啊,真舒服啊!”她低低地呻着道“你放心,你就把今晚的事当做是一场火车遇好了,明天咱们就各奔东西了,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懂吗?”这整个就好像是一场梦一般,但愿只是一场梦而已吧!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已经起了,妈妈穿戴整齐地坐在下铺的上,她见我醒来了,就冲我说道:“你还不赶快下来洗漱一下,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我赶紧下了,匆匆洗漱了一番,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呢,列车就驶入了广州火车站。

  我帮着胡同学一家拿下行李,又拿好自己的行李包,随着人下了火车。

  “林阿姨林同学再见!”胡同学最后冲我做了个鬼脸。

  “爷爷胡同学再见!”我礼貌地跟他们打完了招呼就拉着妈妈的手走到前面去了。

  我们就这样分手了,她既没有问我电话号码,也没有问我QQ号,我当然更不会去问她,虽然我们之间有过亲密的体接触,可我们都只是对方生命长河中的匆匆过客罢了。

  当我们走进了地下通道,已经看不到胡同学一家时,妈妈用力挣脱了我的手,她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脸写着的全都是不高兴!

  我想:我和胡同学的事妈妈一定是心知肚明的了!我该怎么向她解释呢?

  唉!这可真是大伤脑筋啊!
上一章   爸爸让我爱妈妈   下一章 ( → )
我的出轨自白职业妇女们的苦难的历程密爱夫凄诊疗室你的心在堕落虐恋往事母爱的光辉小倩的按摩婚婚慾醉/乐乱爱游戏
若发现 第二十四章火车遇-第二十四章 火车艳遇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爸爸让我爱妈妈》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主治大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