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窈窕女》第九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窈窕女  作者:叶芊芊 书号:10517  时间:2017/4/3  字数:8214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不是爷的错,爷是为了爱我才不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影白强调。

  长平苦口婆心地劝道:“你现在知道你是个公主,你有复国杀敌的义务。”

  影白心如止水地说:“我不是,我只是个平凡的窈窕女。”

  “我就当没你这个妹妹。”长平举起拂尘,但砰地一声巨响让她停下了动作。

  “住手!”萨尔浒直接把门撞开,背后跟了一大堆拉弓备战的侍卫。

  长平大怒,恨意如杂草丛生。“你竟然带他来!”

  “我没有!”影白摇头,含着泪水的眼眸凝视着萨尔浒。

  “人!你还敢狡赖!”长平拂尘一打,把影白打晕了过去。

  “幸好还有气!”孔陀赶紧扶住影白,手一探,故意说给萨尔浒听。

  萨尔浒双眼恨火迸。“独臂女尼你不是人,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

  “看来影白对你很重要!”长平一个眼色,示意同将刀架在影白的脖上。

  萨尔浒吓得心几乎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但他极力保持镇静。此刻他才警觉到影白对他的重要,他不能没有她,他很后悔之前说了那些话,伤了影白的心,不然她应该会告诉他,独臂女尼在她房里;他是直到青青来他房里大吵大闹,把他从上拉起来,他才看到被酒泼洒到的地板黑得吓人!

  很明显,影白爱他胜过她自己的生命,而他却完全没发觉,他是个大混蛋,他居然大言不惭地在她面前提他要娶;不过诸多自责只能等影白安全之后再说,他伪装成一脸无情地道:“你错了,重要的人是你,杀了你,我就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长平半信半疑地冷哼。

  萨尔浒虚张声势地咆哮。“信不信由你,你快出来领死。”

  “叫你的人退下,不然我立刻杀了影白。”长平使出撒手简。

  “全部退下!”萨尔浒一时心急,上了长平的当。

  “你现在还敢不承认!”长平哈哈大笑,这只清狗果然深爱影白。

  “承认什么?”洛隽突然从窗外飞进来,一剑打落架在影白脖上的刀。

  萨尔浒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洛隽,你怎么来了?”

  洛隽得意地说:“我昨晚捉到一个逆贼,从他嘴里问出来的。”

  “本宫跟你们拚了!”长平拂尘一扬,朝着洛隽口直去。

  洛隽不慌不忙地以剑阻挡。“我来对付她,你去对付其他逆贼。”

  孔陀赶紧扶着影白躲到角,一边用随身携带的银针救醒影白,一边担心地观察战况。

  从他们战中,他看出贝勒爷未使出全力,他懂了,这样打下去会伤到影白,而这正是长平的阴谋,她知道只要局限在房间里,洛隽和萨尔浒施展不开身手,她得胜的机会大增,所以她招招凶狠,得洛隽和萨尔浒只能防守。

  洛隽和萨尔浒心下也明白,只要稍有差错,刀剑无眼,极有可能伤到影白,两人很有默契地出破绽,让长平和她同见机不可失,用力一攻,两人同时挂彩,衣破血,节节败退似地逃出房间,长平和同立刻追出去。

  一到了屋外,洛隽和萨尔浒立即由守转攻,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也加入,眼见局势逆转,长平心知上当,整个王府的屋顶上都是伺机而动的弓箭手,长平一声大喝,命令同退到屋檐下继续搏斗,这时影白突然苏醒。“爷,我们死了吗?”

  “你不会死的,贝勒爷会保护你。”孔陀拔除银针,柔声安抚。

  长平闻言凶大发。“休想,我就让你们去地狱里相爱。”

  “长平公主!不要!”孔陀以身护着影白,肩骨被拂尘打碎掉。

  “死老头!你老是坏我大计!”长平一脚踹开孔陀。

  “放过影白,她毕竟是你的妹妹。”孔陀跪在地上求情。

  长平铁石心肠地说:“她心里没有我这个姊姊,只有清狗。”

  影白领死地合上眼。“爷,她不会放过我的,求她只会自取其辱。”

  “杀了影白,公主,你如何身?”孔陀叛变地指出。

  “爷!你为什么要帮她!”影白瞪大眼,脖子倏地被掐住。

  长平推着影白走到门口。“清狗,让我们走,不然我杀了影白。”

  萨尔浒脸色丕变。“你先放开她,我就放你们走。”

  “不成,我信不过你。”长平嗤之以鼻。

  “我又怎知道你会不会守信!”萨尔浒用脚趾头想就知道。

  长平傲然地冷笑。“人在我手上,你不信也不行。”

  “这个女魔头不会守信的,她一定会杀了影白,让你痛苦一辈子。”洛隽戳破道。

  萨尔浒拉着洛隽退后。“如果你胆敢不守信,我会将你千刀万剐。”

  “你们都不许动,谁只要动一下,我就在她脸上做一个记号。”长平得意洋洋地说道。她明明可以从围墙上飞走,但她偏要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去。她心想,这事若传到狗皇帝耳里,肯定会大发雷霆,降罪这两个没用的清狗。

  沉浸在高兴之余,长平完全忽略了孔陀,他歪着被她打碎骨头的肩膀,又跛着脚,看起来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但他手心里暗藏了一银针,眼睛死盯着长平揪着影白的手背,趁长平不留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银针进她的合谷

  一声痛呼,长平感到整只手臂一阵麻痹,她赶紧松开手,运气将银针出去,她眼杀机的大骂:“死老头!你好大胆!居然敢算计本宫!”

  “长平公王,请你原谅,小人是不得已的。”孔陀一脸歉意。

  “死老头,我绝不原谅你!”长平拂尘一挥,朝着孔陀的头顶而去。

  “影白,你快逃。”一阵刺痛贯穿孔陀的脑部,临死之前他仍担忧着影白。

  长平和同正想抓拿影白,但萨尔浒和洛隽已经及时赶到,影白整个人惊呆地看着他们打打杀杀,她听见有人在哭泣,却不知道那是她自己的哭声;她的脑海重复出现爷最后的一句话,爷要她快逃,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逃到哪里…

  王府里哄哄的,杀声震耳聋。

  红豆守在最不显眼的偏门,眼里还残存着没睡的倦意。

  说真的,他好怀念过去自由自在的日子,还有他过去的发型,一想到脑门光秃秃的,丑得像癞蛤蟆,他就好想哭。王府里虽然有不少漂亮的丫鬟,可是全都只能看不能碰,而且每天一大早要练功,晚上还要轮站岗,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他越来越不想留在王府,他真希望自己能长对翅膀,飞出王府,把头发留回来。

  他跟影白毫无见面的机会,他听到一些流言,贝勒爷将影白视为脔,他感到相当生气,为此他还跟造谣者打架。不过造谣者实在太多了,他被打得好惨;他虽然早就知道影白和贝勒爷之间眉来眼去、暧昧不清,但这种眉目传情一旦变成事实,还真他的难受,红豆忿忿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口水。

  啐完之后,红豆一抬起脸,瞧见背着药箱的影白慌慌忙忙地朝他而来。

  影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红豆,快把门打开,我要出去。”

  “一大清早,老大,你要去哪里?”红豆盘问,职责所在。

  影白坚定地说:“离开,永远都不再回到开封城。”

  “发生什么事了?”红豆很好奇府里不绝于耳的杀声是怎么一回事?

  “你别问,快开门。”影白转移话题,她是明朝公主的事不能说出去。

  红豆左右为难。“上头有命令,不能放任何人出去,违者重罚。”

  影白眼眶发红,声音哽咽。“你再不放我走,我必死无疑。”

  “这么严重!”红豆赶紧打开门,跟着影白一起出门。

  “你干么跟着我?”影白一边跑一边回头。

  “要走一起走,反正我也待烦了。”红豆如影随行。

  影白以命令的口吻说:“不行,我怕会连累你,你快回去。”

  “从打开大门的那一刻起,你已经连累我了。”红豆自知回去会有大麻烦。

  那些侍卫早就看他不顺眼,因为他是汉人,他们都是女真人。但碍于有影白为他撑,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欺侮他;就算他现在回去,重新把门锁好,佯装若无其事,可是没了影白,他就等于没有了护身符,不难想像他以后日子会多难过!

  影白担忧地说:“有人要追杀我,你跟着我会有生命危险。”

  “没有我护送,你绝对走不出开封城。”红豆指着身上的军戎。

  影白想通般地点了点头。“好吧!”

  红豆突然想到似地问:“神医人呢?”

  “爷…刚才驾鹤西归了。”影白忍不住泪面。

  红豆安慰地说:“老大,神医泉下有知,一定希望你能坚强。”

  闻言,影白的体内仿佛滋生一股力量。红豆说得对,爷牺牲他的命,就是希望她能好好活下去;过去她被村人嘲笑为娘娘腔,心情低落的时候,她记得爷常告诉她──明天,曙光还会照常出现。她相信爷的每句话都是为了她好,即使是骗她的话…

  挥别了泪水,来到城门口,守城士兵一看到红豆身着王府侍卫的军服,二话不说,就让他们顺利出城。

  两人一路往南,不走驿道,每到一处小镇,就先落脚数天,靠影白以铃医的方式,沿街摇铃为人治病,筹措生活费。

  红豆一直不懂两人同是男儿身,影白住宿时为何坚持要两个房间,如此浪费?

  若不是因为他怕那些侍卫会偷他的钱,所以习惯把在王府领到的酬劳放在怀中,否则光靠影白看诊,有时没人看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似地,根本不够他们花用。

  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镇,影白突然决定留下来,红豆也没多问,况且一路上都没遇到追兵,放松戒心的红豆也觉得能够安定总比奔波好,更何况影白近身体欠安,每天一早他都要到他房里,像过去一样做他的奴才,帮他倒一盆呕吐物。

  所幸,刚来到这个小镇时,影白医好了一个久病不愈的大地主,声名大噪,每天上门来求诊的病人络绎不绝,生意兴隆;扫除住宿和伙食费,还能存钱,再过一、两年,买个店铺应该不成问题。到时候,卖鱼的张大婶就会愿意把女儿嫁给他,这是红豆心中的如意算盘,他现在很专心地跟着影白学药材。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晚饭过后,红豆溜出去约会。许久后,红豆一脸兴奋,手上拿着一条晒干的碱鱼回来。嘿嘿,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在红豆的舌粲莲花之下,张大婶认定红豆是有为的青年。“老大,张大婶送我们碱鱼。”

  “快拿开!”影白感到反胃,冲到脸盆前一阵浙沥哗啦。

  “你怎么一直吐?”红豆扶着虚弱的影白坐在椅上。

  影白神色诡异地冷声道:“不关你的事。”

  “我担心你,这样有错吗?”红豆拧了条巾给影白。

  “红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凶你的。”影白一脸羞愧地接过巾。

  红豆体贴地倒了杯热茶。“自从离开王府之后,我从没见你笑过一次。”

  影白垂下眼睫,脸凄凉。“爷才死三个月,我哪笑得出来!”

  红豆心直口快地说:“不是的,除了神医之外,你还有别的烦恼。”

  “不许你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影白无端地厉声警告。

  “我根本没提,是你自己心里有鬼。”红豆真是委屈极了。

  影白朝他歉然一笑。“是我不对,我们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

  红豆忧心忡忡地叹口气。“老大,你一直吐也不是办法,我去找大夫。”

  “你别去!”影白的肩膀微微一颤,她最近不仅胃部不适,而且脾气暴躁,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的手轻抚着看似平坦的小肮,那里面有一个活泼的生命。是的,她怀孕了,但她不想告诉红豆。她借口说:“我就是大夫,你找别的大夫来医我,岂不是自砸招牌!”

  “可是你吐个不停,显然你治不好自己。”红豆走到门边。

  “我…其实我怀孕了。”影白眼见阻止不了红豆,只好招认了。

  红豆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大笑。“男人不可能会怀孕,老大,你是吃坏肚子了吧!”

  “我是窈窕女,我也是离开王府前才知道…”影白把来龙去脉说一遍。

  “肚子里的孩子是贝勒爷的?”红豆虽然吃惊,但还是相信了。

  “是的。”影白点头,萨尔浒的面容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

  红豆天真地说:“那很好,贝勒爷知道了,一定会善待你们母子。”

  “可是我真正的身分是明朝公主。”红豆闻言,脸上写惊愕,嘴巴张得足以进一颗橘子。

  影白蓦地热泪盈眶,她曾偷偷煎煮堕胎药,可是她喝不下去,她怎么能够杀死自己的孩子?但生下一个没爹的孩子,孩子将来会如何?她不敢想下去,为此她常常半夜躲在被里哭泣。可怜的孩子,和她一样,注定要承受隐藏身世的折磨…

  红豆走向影白,安抚地搂着她的肩膀,一股强大想保护影白的感觉填他的口,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谁在敲门?”

  “来请铃医看病的。”门外的人应声。

  红豆打开门,来人是个一脸肥的胖老爷。“你有什么病?”

  “不是我,是我儿子生了急病。”胖老爷急声说,但眼神却飘忽不定。

  “你去找别的大夫,我家大夫今天身体微恙。”红豆要把门关上。

  胖老爷以脚阻着门。“求求你,我儿子命在旦夕,素闻铃医医术高明…”

  “红豆,救人要紧。”影白提起精神,心软地一口答应下来。

  “我先回房拿个东西。”红豆总觉得心神不宁,回到房里,从枕头下拿出一条带,上面了二十枝飞镖,系在上,以备不时之需;在王府的那段日子,侍卫们喜欢麻雀赌钱,为了钱,他勤练镖,赢多输少,算得上是小有斩获。

  胖老爷走在前头带路,步伐轻快,摇着扇子,看起来一点也不焦急的模样,红豆益发不安,他希望只是自己多心;但一走进偌大的宅院后,一群拿着的家丁立刻团团围住他们,胖老爷立刻出狰狞的面孔。“把他们抓起来。”

  “你想干什么?”影白和红豆背抵着背,两人心中同时暗叫不妙。

  “铃医,不,我应该叫你大美人才对。”胖老爷发出令人恶心的yin笑。

  “你休想碰我老大一手指头!”红豆出飞镖,猛力一

  胖老爷的扇子一挡,飞镖铿锵一声落地。“我要碰的是她的身体。”

  “不要脸!”影白和红豆大惊,难怪这胖子走路轻快,原来是有武功底子。

  胖老爷冷哼。“不要脸的人是你,未婚怀孕可是要浸猪笼的。”

  红豆警告道:“你最好别来,我老大肚子里的可是贝勒爷的种。”

  “我知道,是萨尔浒贝勒爷的种。”胖老爷不当一回事。

  “你怎么会知道?”影白和红豆更惊,看来这胖子偷听了他们的对话。

  “我刚从开封回来,贝勒府中有朋友,去客栈吃饭又听到你们的谈话。”

  对胖老爷来说,这不仅是飞来福,而且还可谋得一官半职。原本他只打算向萨尔浒密告,但当他看到影白闭月羞花的容貌,萌生胆,灵机一动,决定把美人留在身边,永久享用,等杂种生下来,再向萨尔浒领赏。

  “你既然知道,还不快放了我们。”影白竭力不让自己发抖。

  “不成,我不但要抱你,将来我还要抱你的杂种,去跟贝勒爷要钱。”

  “贝勒爷若知道你染指我,不但你没命,你全家也会因你而死无葬身地。”

  “我像傻子嘛!我不会告诉贝勒爷,孩子的娘难产而死吗?”

  “你作梦!”红豆双手一挥,同时出两枝飞镖。

  胖老爷甩了两下扇子。“你这种雕虫小技,难不倒我!”

  “红豆,给我一枝飞镖。”眼看飞镖皆应声落地,影白心直往下沉。

  “若不能险,老大,我们来生再见。”红豆脸上出从容就义的微笑。

  这时,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墙外飞进来。“你们为何打打杀杀?”

  见他无声无息地落地,身后还背了一把长剑,所有人都感觉得到他绝非普通人。他虽然身着夜行装,但衣服黑得发亮,显然他家境富足,再加上他的神情,高傲而尊贵,浑身散发一种令人不敢冒犯的气息,更加可以断定他出身非同小可。

  他就是女真十六贝勒,堂杰。他喜爱侠客之道,晚上常穿着黑衣,在人家的屋顶上飞来飞去,一遇到恃强凌弱、以多欺少的事情,他就会以英雄豪杰之姿,展现路见不平、拔剑相助的美德。说实话,他是所有贝勒爷中最令皇上头疼的,因为他不分女真人还是汉人,只要是不对的一方,他统统教训。

  胖老爷打量着对方,不敢轻举妄动。“你是什么人?”

  “叫我英雄。”堂杰以此名号行走市井,胖老爷早有耳闻。

  “英雄,这个胖子想染指我老大。”红豆如看见菩萨般急声求救。

  堂杰眉头一皱,眼中迸出杀气。“你这个变态胖猪,居然连男人都不放过!”

  胖老爷信口开河地说:“她是我的小妾,女扮男装,想跟小白脸私奔。”

  影白怒叱道:“胡说,我是铃医,他是我的助手,我们两个是被他骗来的。”

  “英雄,你想想看,规规矩矩的女人会女扮男装吗?”胖老爷狡辩。

  “我是个大夫,扮男装是为了方便行医。”影白解释。

  眼看自己将要出马脚,飞来福将变成飞来横祸,胖老爷把心一横,先漏影白的马脚。“她说谎,其实她扮男人是为了隐藏身上的凤凰烙印。”

  影白出惊惶的表情,一阵晕眩使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难看,她急忙抓住红豆的手,支撑着自己摇摇坠的身体;红豆也愣住了,他的手心和影白一样冰冷,两人不敢气似地看着自称“英雄”的堂杰,希望他是真英雄,不是狗熊。

  “凤凰烙印!你是前朝公主!”堂杰的眼神像利刃般向影白。

  胖老爷火上加油道:“她是朝廷要犯,人人得而诛之。”

  “你刚才不是说她是你的小妾?”堂杰突然转过脸,一脸的轻蔑。

  “我其实是怕你抢功,想自己抓她去官府领赏。”胖老爷浑身肥都在颤抖。

  “你这个胖子,说话不老实,我最恨别人用谎言骗我。”堂杰出宝剑。

  胖老爷赶忙下跪。“英雄,我错了,请你高抬贵手,饶小的一命。”

  堂杰剑一挑,在胖老爷的额头划叉,然后回头对影白和红豆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

  “英雄,你要带我们去哪里?”他们俩赶紧亦步亦趋地跟着堂杰走出大门。

  堂杰瞄了一眼影白,眼中有笑意。“你们放心,我从来不杀女之辈。”

  “谢谢英雄救命之恩。”大难不死,影白和红豆同时松了一口气。

  堂杰若有所思地问:“别急着道谢,姑娘,你真的会治病吗?”

  影白谦虚地说:“会,不过我的医术不是很高明。”

  堂杰忧心忡忡地说:“我有个朋友,生了病,却不肯看大夫。”

  “为什么?”影白觉得纳闷,这个怪侠?的朋友,一定也是怪人。

  “我哪知道原因,他死都不肯说。”堂杰摊摊手,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

  “他会让我替他治病吗?”影白有点担心。

  堂杰自信地说:“会的,他一向喜欢美人。”
上一章   窈窕女   下一章 ( → )
色男人之韵事阿狮兰汗酷男人红妆状元红颜公主红发罗刹就爱坏男人绮罗香长腿美眉菱角嘴美眉只为相思怕上
若发现 第九章-第九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窈窕女》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叶芊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