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窈窕女》第七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窈窕女  作者:叶芊芊 书号:10517  时间:2017/4/3  字数:8695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不对劲哦!洛隽困惑地聚拢眉毛,头往左又往右,各看一眼。

  坐在他左手边的是萨尔浒,坐在他右手边的是影白,他们两个都怪怪的。

  好像有一股甜蜜的暗在空中会,洛隽像只蜜蜂用力花粉似地鼻翼翕了翕;他们两个虽然不看对方一眼,只看着自己面前的碗,仿佛碗里装的是珍珠,不是白米饭,只能用眼睛看,一口也舍不得吃的模样…

  啊炳!他懂了,此地无银三百两,昨晚肯定有天大的事发生了!

  洛隽不为皇上重用,闲来没事不是去逛窑子,就是看书打发无聊。他看过“素女经”经上说男人健身之道就是采,从萨尔浒的脸色,他发现他不像过去病恹恹似的苍白,多了几分健康的红润。很明显,他的隐疾在昨晚不药而愈了。

  这点孔陀早就看出来了,萨尔浒并没有大病,只是失调而已。

  相爱是喜事,喜事就该跟好朋友分享,他们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居然想隐瞒他!算起来他可是他们的月下老人,当初若不是他在院巧遇她,现在她恐怕早已沦落为女,他们越不想让他知道,他越是要拆穿他们。“影白,你今天有什么计划?”

  “没有,你有什么建议?”影白抬起脸,眼神飘浮不定。

  洛隽料想她绝不会答应,故意逗她。“要不要到我家玩?”

  “谢了,我不想出门。”影白急忙摇头,仿佛他的提议是叫她去死。

  “你不是老吵着要出去玩吗?”洛隽佯装惊讶地扬起眉尾。

  影白镇静地说:“我想多读点医书,免得爷回来怪我荒废医术。”

  “萨尔浒,你今天要不要出城捉前朝余孽?”洛隽换人捉弄。

  “我想休息几天,青青昨天身体不舒服。”萨尔浒一副好哥哥的口吻。

  “青青怎么会突然生病?”洛隽猜想八成是失恋引起。

  “我不知道,不过幸好影白救了她。”萨尔浒不想解释。

  “既然你们两个都不出去,那我就留下来。”洛隽故意这么说。

  萨尔浒板着脸,不容府里有碍事的程咬金。“你留下来干什么?”

  洛隽抱怨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大我!”

  从他刁难他和影白的态度,萨尔浒更加确定他什么都知道,但他又不能打开天窗说亮话,因为影白在场,他必须小心翼翼地暗示洛隽别把真相说出来。“我只是觉得好奇,我府里又没美女,你怎么待得下!”

  “有影白在,我不会无聊的。”洛隽没察觉出他的用心良苦。

  “我今天不能陪你玩,我要读书。”影白再次强调不希望他着她。

  洛隽咄咄人地进攻。“你总有读累了、眼睛疲劳、想休息的时间吧?”

  “我累的时候会去看鸳鸯。”影白一脸娇羞地看了萨尔浒一眼。

  洛隽玩味地问:“鸳鸯有什么好看?”

  “看它们戏水,很可爱。”影白心虚的解释。

  “你该不会是想效法鸳鸯成双成对!”洛隽莞尔一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个怪笑让影白感到浑身不寒而栗。

  洛隽气地说:“鸳鸯都是一公一母相伴,我的意思是你思了。”

  听到这句话,萨尔浒大为紧张,但看着影白一脸木然的表情,他只好伸长脚,狠狠地在桌下踹了洛隽一腿,语带警告的厉声说:“思你的头啦!”

  洛隽皱起眉头,萨尔浒这一脚踹得不轻,踢得他骨头隐隐作痛。太可恶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怪他多嘴?他偏要多嘴到底,看他们两个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不会思我,你只会思影白。”

  “洛隽,你实在很聒噪,吃饭时间能不能请你保持安静!”

  “你们两个看看你们的碗,你们有好好吃饭吗?”洛隽在气头上。

  “还不是因为你,吵得我们两个没胃口。”影白反过来诬赖洛隽烦人。

  洛隽忍不住地问:“你们两个联合起来赶我走,是不是想做什么坏事?”

  萨尔浒驳斥道:“没这回事,你的心眼怎么跟女人一样小!”

  “在我们三个人当中,最不像女人的就是我。”洛隽看着影白。

  “我不吃了,我回房去读书了。”影白放下碗筷,起身离开饭厅。

  确定脚步声已消失,洛隽直截了当地说:“就剩我们两个,你也不用再演戏了。”

  萨尔浒叹气,虽然他答应过影白不把昨晚的事说给第三个人知道,但他现在若不承认,天知道洛隽会闹到什么地步。他斟了一杯酒,一口饮下,仿佛要借酒壮胆似地。“影白是窈窕女,我想你大概早就知道了。”

  “没错,你是怎么知道的?”洛隽一脸自鸣得意的神气。

  萨尔浒神情充甜蜜的回忆。“昨晚我在水池遇见她在洗澡。”

  “萨尔浒,你一定没错过大好机会吧?”洛隽看穿他般出色的嘴脸。

  “是男人都不会放过的。”萨尔浒一想到昨晚的情,意犹未尽。

  洛隽吃味地冷哼。“瞧你,现在是大白天,居然作起白梦来。”

  “影白还不知道她是窈窕女,她仍以为我们都是男人。”

  “她难道没发现男人与女人的身体结构不同!”洛隽吓一跳。

  萨尔浒苦笑地说:“她以为我得怪病。”

  “老天!神医真是教导有方!”洛隽惊叹地大笑。

  “其实影白不是普通的窈窕女。”萨尔浒一脸的困扰。

  “我明白,她是前朝公主,而神医应该是御医。”洛隽了然于心。

  “你怎么知道?”萨尔浒的表情突然变得不悦,以为这家伙偷看过。

  “你用不着猜忌我,我没碰过她。”洛隽指着自己的大脑。“我是用这儿想的,你如果有大脑的话,就应该想到独臂女尼不杀我们,完全是因为怕伤到影白。”

  萨尔浒的思绪回到过去,撇开独臂女尼凶狠的目光不说,她的五官确实跟影白有三分相似,只不过她像大一号的影白,影白娇弱,独臂女尼刚。他不得不佩服洛隽的观察入微。“皇上没有重用你,实在可惜。”

  “算我命不好,有个不成材的老头子。”洛隽喝了口闷酒。

  萨尔浒拜托地说:“这件事,你一定要守口如瓶。”

  洛隽想到什么似地问:“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等青青病好,到时候再做打算。”萨尔浒不愿多谈。

  洛隽起身,留下暧昧的笑声。“我吃了,不妨碍你去找鸳鸯了。”

  洛隽是皱着眉毛离开饭厅,他知道鸳鸯是什么样的暗号,可是他却不大满意萨尔浒用这种方式和影白继续下去;这是欺骗,影白傻傻地被蒙在鼓里,他担忧当影白知道自己被利用,到时候她会伤心绝…

  显然,萨尔浒根本没想到往后,他不让影白知道自己是窈窕女,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保护影白;是的,影白是前朝余孽,是明朝公主,依清律例是唯一死罪。可是真正保护影白的方法,应该是效法济尔雅,带着影白私奔…

  这是洛隽第一次原谅他家那个为情远走天涯的老头子,他祝福老头子。

  数十天过去,孔陀回到王府,一切看起来风平静。

  萨尔浒和影白更加小心翼翼,深怕被孔陀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太平静了,孔陀反而起了疑心,表面上他的生活作息如昔;一早起来,先去探望格格的病,吃过早饭,关起门来教影白医术,到了中午,萨尔浒会派丫鬟来邀他们爷孙俩一起用午餐,午餐过后再去看格格一次,然后回到房里午睡,在午睡期间扔给影白一堆功课,起后检查功课,临睡前最后一次诊视格格,规律地结束一天。

  不过,还是让他找到了蛛丝马迹,他发现格格的气比以前不好,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而且他还发现萨尔浒和影白在他面前,目光几乎不曾正面接触;更特别的是,影白最近老是提到鸳鸯…

  影白最近三天两头就往湖亭走去,鸳鸯就算再好看,那么频繁地看也会生腻。

  他怀疑鸳鸯是影白和萨尔浒之间的暗号,至于代表什么意思?他不敢猜想。

  望着影白把抄好的“神农本草经”放在桌上,字体潦,孔陀抬起脸,本来想责骂她敷衍了事,可是他却发现她眼神飘忽,心不在焉,脸上有淡淡红晕,一副要去会情郎的模样,一阵寒意在孔陀的血管里窜。

  种种迹象显示影白变了,她虽然还是穿着男装,束着发绾,可是她已不再是他熟悉的孙子。她的脸上着成女人的妩媚,就像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充让人眩目的亮彩。这绝不是自然现象,但他不愿妄下结论,他必须亲眼见到答案,他才敢相信影白做出…

  咽下高涨的不安和怀疑,孔陀佯装痛苦。“爷腿痛的毛病又发作了。”

  影白强抑住失魂落魄的心情,她今晚和萨尔浒约好要碰面,她的心从一早就如笼中鸟。但她现在不能那么自私,只顾享乐,不顾爷的腿痛,她关切地说:“爷,让我为你扎几针,看看我的针灸有没有进步!”

  “要扎我自己会扎,你别拿我的腿开玩笑。”

  “爷,你应该要信任我才对。”影白不明白爷为何眼神闪烁?

  “你值得我信任吗?”孔陀意有所指,闪烁的眼神突然变成利箭似的尖锐。

  “爷,你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影白吓一跳,心中罪恶感油然而生。

  孔陀一副县太爷审问犯人的口吻。“我不在时,你都做了些什么?”

  影白努力保持镇静。“陪格格下棋,下到被贝勒爷骂为止。”

  “他为什么骂你?”孔陀感到惊讶和不解。

  影白犯错般低下头。“我的身分不适合去格格房间。”

  “格格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孔陀懂了,难怪格格益消瘦。

  “曾经,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影白点点头,表明自己已经拒绝。

  孔陀想到这是个好机会。“格格最近不说不笑,爷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爷,你的意思是你治不好格格吗?”影白还以为可以无限期留下来。

  孔陀出乎意外地说:“我打算向贝勒爷说明,希望他另请高明。”

  “爷!你要离开王府?”影白大吃一惊地拉高嗓子。

  “不是我,是我们爷孙俩一起离开。”孔陀冷冷地强调。

  “爷打算什么时候跟贝勒爷说?”影白近乎快哭的声音哽咽。

  孔陀毫无表情地说:“就这一、两天。”

  “这么快!”影白仿佛听到体内有碎裂的声音。

  “你舍不得什么?”孔陀冷冷地凝睇她要死不活的表情。

  “没有,我不打扰爷睡觉了。”影白起身,头昏眼花地撞到门柱。

  孔陀追到门口,盯着她摇摇晃晃的背影大声问:“你要去哪?”

  “去跟鸳鸯道别。”影白头也不回地狂奔。

  孔陀面色凝重,把拐杖放在门边,拖着沉重的步伐尾随而去。

  这一去,他知道将会亲眼目睹自己最害怕的事,但他还是要去,让自己死心;他必须知道萨尔浒的态度,他对影白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有心天长地久?萨尔浒是爱影白?还是玩玩?这点非常重要…

  皎洁的月影倒映在湖里,随着湖波轻轻摇曳。

  影白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眼眶充泪水,一副要跳下去的模样。

  一切都将结束了,快乐和甜蜜都将从她生命里消失,她顾不得男儿有泪不轻弹,终于让心中的悲伤随着泪水氾出来,双手掩面,无声哭泣,心如刀割。她的痛该向谁诉?谁能让爷改变心意?萨尔浒能不能说服爷呢?

  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萨尔浒身上,这时她才惊觉到一个事实,她不能没有他,他对她的重要已超过跟她相依为命的爷。可是她又不能让爷一个老人家自己回山上,她该怎么办?她该如何是好?在他们两个中间,她无法舍弃任何一方,她两个都要…

  一声低沉而令人心动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萨尔浒…”影白回过身,扑进温暖的怀抱里。

  “你今晚怎么这么热情?”萨尔浒搂紧她。

  “我有话跟你说。”影白抬起脸。

  “你怎么哭了?”萨尔浒以指尖轻拭她脸上的泪痕。

  “爷说这一、两天之内要离开王府。”影白迫不及待地告知。

  萨尔浒生气地说:“青青的病还没医好,神医不能说走就走。”

  影白焦虑地叹口气。“爷说他治不好格格的病,爷要你另请高明。”

  “我不会答应的,你别担心,我有权利命令神医留下来。”

  “爷很固执,爷未必会任你摆布。”影白清楚地指出。

  “他不敢违抗我。”萨尔浒自信

  影白眼中出一线喜悦的生机。“你怎么这么有把握?”

  “因为,神医有把柄在我手上。”萨尔浒避重就轻地回答。

  “让我看,你手上有什么?”影白顽皮地掰开萨尔浒温热的手心。

  萨尔浒捧着影白的脸蛋,俯头吻住她柔软的双。“有你这个可人儿。”

  “你要以我做人质?”影白手挡在他前,推开他的柔情。

  萨尔浒肯定地说:“只要你不走,神医不会走的。”

  “真的吗?”影白半信半疑,爷会把她扔在山上,历史会重演吗?

  “我对天发誓。”萨尔浒心里明白,神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影白。

  “虽然感觉好像有点对不起爷,但好像别无他法。”影白心想姑且一试。

  “到时,不论我做什么,你都要坚定支持我。”萨尔浒暗暗责备自己卑鄙。

  凤凰烙印是前朝公主的致命伤,不知道是哪个笨蛋想出来的办法,让所有的前朝余孽无所遁形…

  影白双手环住萨尔浒的颈项,仿佛在大海中找到强而有力的浮木,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是的,他是她的神,他是她的支柱,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怕。她热切地回应他的吻,想把这一刻永远保持下去,不让它过去、不让它消失,也不让它结束,但一阵冷声打断了他们──

  “你们在干什么?”青青站在他们身后咬牙切齿。

  “青青!”萨尔浒和影白不情愿地分开身体,面面相觑。

  青青忍不住泪如雨下。“你们两个…好恶心!好无!”

  “青青,你听我解释…”萨尔浒想要走近青青,但她却往后退。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摆在眼前。”青青一个脚步不稳,跌坐地上。

  “我扶你回房。”萨尔浒伸出手,但被青青无情地拍开。

  “你别碰我!我恨你!我恨你们!”青青手拄着地,用力撑起身子。

  萨尔浒老鹰捉小似地抓住她。“你误会了,回房之后我再跟你好好说。?

  啪地一声,青青把全部的恨意集中在手上,朝着萨尔浒的脸颊狠掴下去,萨尔浒和影白都呆住了;月光照在发红的五指印上,萨尔浒的眼中有说不出的狼狈,但青青毫不同情。“你不准我跟影白在一起,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

  有生以来,萨尔浒头一次看到青青的目光充恨意,他觉得他对青青的伤害比那一巴掌所带给他的痛更深。他很愧疚,可是他不能在影白面前说出真相。“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回房再说。”

  “为什么现在不能说?”一阵刺骨寒风吹来,使得青青身体打颤。

  “外面风大,听哥的话,我们回房去。”萨尔浒软硬兼施。

  青青愤愤地哭喊:“你别拉着我,你没资格做我哥哥。”

  “影白,你快回房去,早点休息。”萨尔浒向影白使了个眼色。

  “你别走,我问你,你的心上人就是他吗?”青青命令似地叫住影白。

  影白点了点头。“格格,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青青含泪喃喃。“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两个。”

  “贝勒爷,格格,我先告退了。”影白鞠了个躬,迅速离去。

  “我作梦也想不到,我的情敌居然是你!”青青忍不住地大声指责。

  萨尔浒两道剑眉锁在一起。“够了!你别大呼小叫!”

  “男人爱男人,你们两个有病!”青青讥诮道。

  “不是病,是爱。”萨尔浒一脸光明磊落的坦

  青青想到似地说:“我要去告诉神医,请他为你们治病。”

  “影白其实跟你一样,是窈窕女,这么说你懂了吧!”萨尔浒坦白招认。

  “你胡说,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吗?”青青撇了撇嘴,发出嗤鼻的冷哼声。

  萨尔浒干脆地说:“不信你明天叫影白去你房里验明正身。”

  “不可能!你骗我!影白他…”青青突然止住声音。

  刚才,哥哥的手在影白,她好像,不,不是好像,而是清楚地看见两团球!一阵晕眩使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她跌坐在石椅上,着气,努力平稳呼吸;下一刻她突然大笑,她生平第一次动心,居然是爱上女人!

  太好笑了!难怪洛隽说他们是一群瞎子,不过她绝不饶他,他应该早点把真相告诉她才对,竟然害得她白白痛苦那么久;她打算明天带一群丫鬟去找洛隽,团结就是力量,数十只粉拳一起围殴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把不发威的母老虎当病猫!

  萨尔浒搞不懂地问:“你笑什么?”

  青青眉开眼笑地说:“我明天要去教训洛隽。”

  “很好。”萨尔浒深表赞同,他早就想给洛隽几拳了。

  青青好奇地问:“影白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她感觉事情另有蹊跷。

  “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最好不要知道,你只要知道她不爱你,不是因为你不可爱,而是因为你们都是女孩子就行了。”萨尔浒不想让青青太多心,她若知道影白是前朝公主,肯定会自寻烦恼,这样对她的身体不好。

  “她还是女孩子吗?”青青促狭地瞅着萨尔浒。

  “她是我的女人。”萨尔浒小声的承认。

  青青关心地问:“哥,你会娶影白吗?”

  “她是汉人,我怎么能娶她!”萨尔浒陷入为难。

  “你不娶影白,那你打算怎么安排她?”青青很不高兴。

  萨尔浒抬起脸看着天空,无奈地耸了耸肩。“我没想这么多。”

  “你如果真的爱影白,就应该效法济尔雅贝勒。”青青一语道破。

  萨尔浒推卸地说:“我若跟她私奔,会让父王蒙羞。”

  青青义正辞严地说:“没错,但江山和美人之间,你只能有一个选择。”

  青青的想法正好跟孔陀不谋而合,孔陀一直坐在离湖亭不远的假山后面,身体一动也没动,直到萨尔浒扶着青青离开湖亭,他才起身;夜非常的宁静,但他的心却烦躁不安,他该不该给萨尔浒一些时间考虑呢?

  江山和美人,萨尔浒最后会选择什么?他希望最后的答案不会让他失望。

  影白躺在上,张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的颜色。

  还是黑色,她希望明天快点来到,萨尔浒能让爷回心转意。

  可是,她又怕明天来到,万一爷不为所动,坚持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山上,她真能目送爷远走,走出她的生命,两人从此远远相隔吗?她下喉咙里的哽咽,她发现她做不到,爷年纪那么大,她不能抛弃爷,现在她希望明天永远别来。

  门突然被推开,脚步老迈而沉重,不是萨尔浒,是爷。爷怎么还没睡?

  事实上,孔陀辗转难眠,他想了很久,觉得时候到了,该是让影白知道自己是谁,和女真人有什么仇恨,也该给影白一个选择的机会,让她在血海深仇和爱情间好好考虑一下,她该做什么选择?

  影白赶紧跳下,用火折子点燃蜡烛。“爷,你腿很痛是不是?”

  孔陀以嗄哑的嗓音质问。“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不懂爷在说什么!”影白不打自招地脸红。

  “我都看见了,你跟萨尔浒干的勾当。”孔陀闷哼一声。

  影白跪在地上。“爷,我知道男人不能相爱,可是我无法克制。”

  “你不是男人,你是女人。”孔陀差点昏倒,影白居然被他教育成笨蛋。

  影白嘟着嘴,怀疑爷神智不清。“我怎么可能是女人!”

  “你手伸出来。”孔陀想知道影白有没有怀孕?

  “做什么?”影白顺从地将手伸给爷把脉。

  “你跟他已有了肌肤相亲。”孔陀确定已有喜讯。

  “我…”影白羞怯地咬着下,明白自己瞒不过爷。
上一章   窈窕女   下一章 ( → )
色男人之韵事阿狮兰汗酷男人红妆状元红颜公主红发罗刹就爱坏男人绮罗香长腿美眉菱角嘴美眉只为相思怕上
若发现 第七章-第七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窈窕女》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叶芊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