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窈窕女》第三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窈窕女  作者:叶芊芊 书号:10517  时间:2017/4/3  字数:7275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古树下,林荫道上,三个人背靠着树干,吃着包子。

  风静静地吹拂?,低头吃草的马儿和吃着馅的小黑狗,也是安安静静的。

  萨尔浒的食并不好,他一边吃一边竖起耳朵,倾听林间的动静,完全没听到任何异声,戒备的神情渐渐舒缓下来;独臂女尼那行人显然没有尾随他们,可是独臂女尼见到清人向来是杀人不眨眼,今天却不战而退,个中原因值得细敲…

  独臂女尼功夫了得,以刚才的情况,如果再加上独臂女尼的羽,以四对一,他的胜算极小,他不懂她为何不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放手一搏?在他看来,独臂女尼似乎在等待更好的机会杀他。但,还有什么更好的机会呢?

  他记得很清楚,独臂女尼看到影白时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她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影白,但她却下手留情,这只有一种解释──她并不想杀影白。

  为什么她要饶过影白?她不是一向也痛恶替清人为虎作伥的汉人吗?

  诸多的疑问,使他转向影白,看到她心满意足吃包子的模样,似乎把刚才的危险全忘了,但他同时也发现了他的吃相真好看,像他妹妹那么地秀气,他忍不住摇了摇头,他怎么又把他当女孩子看?

  “现在,你知道神医不让你下山的原因了吧!”

  “真倒楣,遇到这么一个疯尼姑!”影白撇了撇鲜红的瓣。

  “这种疯子到处都是。”萨尔浒注视着她的柔,眼神有些惘。

  影白睁着乌溜溜的大眼,好奇地问:“你跟那个尼姑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是前朝余孽,长平公主。”萨尔浒被她的明眸深深吸引住。

  “公主是什么意思?”影白低下头,逗着顽皮的“小黑”

  “皇帝的女儿。”萨尔浒益发觉得她可爱极了。

  影白抬起脸,头微偏,一副天真无的表情。“皇帝是谁?”

  “就是一国之君。”萨尔浒眉头皱起来,仿佛她是从月亮上来的人。

  “一国之君又是什么意思?”影白还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回去问神医,让他解释给你听。”萨尔浒放弃向她解释。

  影白噘着嘴嘀咕。“除了医术,爷什么都不说。”

  萨尔浒安抚地说:“你还小,天下事知道得越少,烦恼也越少。”

  “我已经十六岁,不小了,算是大人了。”影白颇不以为然。

  萨尔浒斜睨了一眼影白,发现他连少年都称不上,他不仅没长出胡髭,连额头都还有如羽般的胎,除了膛结实之外,其他方面发育真慢,不像一般的男孩在十六岁时,已经要用匕首刮胡子了。但他知道现在如果反驳他的话,说他只是个男孩,肯定会被他破口大骂,他聪明的改变话题。“我们该回去了,免得神医担心。”

  “我想嘘嘘怎么办?”影白忽然一副如临大敌般地面有难

  “随便找个隐密的地方就行了。”萨尔浒有点想笑似地抿起

  影白不地抗议。“我又不是小黑,爷说只有狗才可以随地大小便。”

  “男人也可以。”萨尔浒觉得神医的教育方式好奇怪。

  “算了,憋对身体不好。”影白站起身。

  “我跟你一起去。”萨尔浒也跟着起身。

  “你干么要跟着我?”影白像个母夜叉似地双手上。

  “我怕独臂女尼会暗算你。”萨尔浒眼中出担忧的光芒。

  影白一脸紧张兮兮。“爷说我嘘嘘时,不能让人看到。”

  “我们都是男人,没什么好顾忌的。”萨尔浒不以为然地耸肩。

  “不成,爷说让人看到,我是死路一条。”影白摇头,表情很坚决。

  “我站远一点保护你,这样总行了吧!”萨尔浒退后几步。

  “不许偷看哦!”影白找了一处高及部的草丛,然后蹲下身子。

  “你怎么会蹲着小解?”萨尔浒一脸惊愕。

  影白穿好子后,义正辞严地说:“怕你偷看啊!”“啊!”一声惊叫传来,萨尔浒和影白循声快速冲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萨尔浒看到侍卫倒在地上,脸痛苦红。

  “禀贝勒爷,小的不小心被蛇咬到了。”侍卫着气,眼神涣散。

  影白从容地蹲下身子,将衣角撕裂成布条,不慌不忙地将布条紧裹在侍卫的大腿上,然后出侍卫的佩剑割开子,只见他的大腿上有两口深可见骨的齿痕,齿痕的周遭皮肤呈现黑紫,她命令地说:“快去找蝎子。”

  “要去哪里找?”萨尔浒很不习惯她的语气。

  “岩隙下,或是土中都有。”影白深谙蝎子有冬眠的习

  萨尔浒顾不得身分,赶紧用双手扒开泥土。“果然有几只蝎子。”

  “小心点,先把它的尾尖砍掉,免得被它螫伤。”影白担忧地警告。

  “看来你对医术懂得也不少。”萨尔浒出佩剑,将蝎尾砍断。

  影白捡起石头,把蝎子放在另一个石头上,用力捣碎,然后放进酒壶里摇晃,接着便将壶口对着已呈现昏状态的侍卫嘴里,灌了几口,手指轻按在侍卫的手脉上。她使用的是以毒攻毒法,但蝎子的毒有季节之分,冬蝎不如蝎,冬蝎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我们还是快回去找爷。”

  三人快马加鞭回到山上,站在门口的侍卫见状,立刻将半昏的侍卫扶入屋内,影白跳下马,却不往屋里走,反而闷闷不乐地走到屋前的老榕树下,和小黑狗一起坐在树下发呆,直到萨尔浒走过来。

  “你为什么不进屋?”

  “我不想看到爷。”影白仰着头看天,其实是在防止眼泪滑下来。

  “我们明天就要下山了。”萨尔浒深怕伤害她似地,小心翼翼地提醒。

  影白倔强地别过脸。“我知道,所以我更不想见到爷。”

  “你何苦这样为难神医?”萨尔浒坐到她身边。

  “是爷先为难我。”影白声音有些哽咽。

  萨尔浒拍拍她红扑扑的脸蛋。“乖乖进屋,多陪陪神医。”

  “我不要,我讨厌爷。”影白推开他的手,却推不开意的感觉。

  “你明明喜欢,不要再逞强了。”萨尔浒盯着她,眼中全是温柔。

  影白低下头,回避他慑人魂魄的双眸。“爷要多久才会回来?”

  “我不知道,不过我保证我妹妹病一好,就送神医上山。”

  孔陀站在窗前,冷冷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心里暗暗地哀声叹气。

  男帅女美,任何人见了这画面都会觉得赏心悦目,只可惜他们是天生注定的仇敌,他不指望影白能报仇,但至少不能投入敌人的怀抱;除了阻止他们再见,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让这段孽缘划下句点。

  花开,秋叶落,冬雪降,眼看春天又将来临了。

  红豆,不,现在已经不能叫他红豆了,要叫他小帅哥。

  自从影白治好他的困扰之后,他的脸虽变帅,但狗腿的个性不变,马上改拜影白为老大,天天来报到;他不但帮影白洗米煮饭,而且还会带“小黑”去撒拉屎,简直像个全能的奴才。随着相处的时间变长,他发现影白越来越不快乐,以为是思念神医引起。

  这是一部分的原因,事实上,影白对贝勒爷的思念比爷还多,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梦里全是他人的双眸和温柔的薄;随着时间的拉长,她对他记忆不但没有变淡,他的一颦一笑反而如在眼前般更加清晰。

  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将他赶出脑海,每晚她几乎都是在这种挣扎中度过,总是要挣扎到天色渐白,她才会因身体疲累而睡着,但她的脑海里依然有他。不过,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告诉自己,全天下她唯一关心的人是爷。

  爷走的那天,两人陷入冷战,没有告别、没有送行,她躲在棉被里哭泣,直到门外一片寂静,她才感到后悔地追了出去,但怎么追也追不上;她觉得自己失去的不仅是爷,还有不明的东西,她的口好像破了一个永远也填不的大

  红豆突发奇想的建议。“老大,你既然那么想神医,为何不下山?”

  “爷不准我下山。”影白望着窗外的枯树,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红豆也想下山,他其实是在怂恿她。

  影白莫可奈何地说:“爷要我磨练医术。”

  “可是现在根本没人上门求诊。”红豆明白指出。

  “只有不想活的人才会找我看病。”影白冷冷地闷哼了一声。

  “既然没人来求诊,你爷不准下山的理由不就消失了。”红豆一语道破。

  “我不知道爷在什么地方,如何去找爷?”影白还是愁眉不展。

  红豆说:“咱们边走边问,总会有人知道神医的大名。”

  “说得对,我们现在就下山。”影白心动地点头。

  红豆深谋远虑地问:“老大,你有多少盘?”

  “一两银子。”影白拿出荷包,没人来看病自然没收入。

  “我只有三十文钱,这点钱可能不够…”红豆意兴阑珊地叹气。

  “有了,我可以边行医边问路。”影白一个弹指,决心死马也要当活马医。

  “老大英明。”红豆拍马地赞扬,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趁着天未亮,影白把“小黑”关在屋里,溜到村长家门外,从门进一张字条,写明她和红豆下山找神医,请村长代为照顾“小黑”;随后两人便一路步行下山。为了节省开支,一天只吃一餐,以馒头和水果腹,两人克难地来到花花绿绿的大城市。

  红豆身背药箱,两手提着他和影白的行囊。影白也背了一个药箱,她几乎把所有的药材和银针都带在身上,多一分准备,就不怕有个万一。此外她的手上还拿了一个布幡,上面写著“神医之孙“。

  “还是城市好!”红豆第一次下山,脸上的表情无比兴奋。

  “红豆,我肚子好饿。”影白两腿发软,一副饿得走不动的模样。

  “那间客栈看起来不错。”红豆相中一间有丽女子在招揽客人的店。

  “好吧,今晚就吃好一点。”影白和红豆立刻就被女拥进厢房内。

  “贵客来了,快上酒菜。”抹着一脸又红又白的女挨着影白坐下。

  影白赶紧移位,保持男女授受不亲。“我们不喝酒,只要菜就好了。”

  “客官,来”春风楼“,不喝酒是不行的。”女转向紧贴着一脸色相的红豆。

  “不能喝,爷说酒有害身体。”影白摇头,觉得女很讨厌。

  女娇嗔地说:“客官,你错了,酒能使你更有男人味。”

  “老大,你该喝酒,喝了酒以后就没人敢笑你是娘娘腔。”

  “闭上你的乌鸦嘴。”影白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见忘友的红豆。

  “酒菜来了。”不一会儿,数个端着酒菜的丫鬟鱼贯地走进厢房。

  “来,小帅哥,我喂你。”女含了一口酒,将酒灌进红豆的嘴里。

  “真不卫生。”影白眉头皱起来,对他们两人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

  红豆一脸陶醉地说:“好好喝,老大,你也该尝一口。”

  “尝你的头啦!”影白真想把红豆的舌头割掉。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红豆馋得像只想吃天鹅的癞蛤蟆。

  “奴家叫花花,小帅哥,你呢?”女嫣然一笑,突然褪去身上的外衣。

  “叫我小帅哥就行了。”看着薄纱般的肚兜,红豆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望着红豆的手不规矩地探进女的肚兜里,而女却毫不拒绝,影白看傻了眼,她不仅后悔带红豆下山,更后悔来这间店吃饭;但她想不通,这间店的服务态度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大城市的食店都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吗?

  不对,上次贝勒爷带她去大城市,伙计并没有陪坐。不过当时的伙计是男的,不像这里是女的。她懂了,女伙计和男伙计待客方式不一样,下次再找食店时,她绝对不再来这种用女伙计的店。她正拿起筷子准备吃饭,门突然被打开。

  “抱歉,我来晚了。”又来了一个女,一进来就往影白的身上靠。

  “姑娘,请你自重。”影白像碰到瘟神般急急推开女。

  “我很轻。”女**一抬,风情万种地往影白的腿上坐下去。

  “你干什么?”影白吓一跳,用力地起身,女一个不稳撞翻了桌子。

  女的衣裳上泼了汤汁,使得她气呼呼地骂道:“你才干什么?来这种地方装清高!”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和两个彪形大汉走进来。

  女纤指指着影白的鼻尖。“娘,这位客官欺侮我。”

  “我没有,是她不知廉,一而再地轻薄我。”影白大呼冤枉。

  老女嗤鼻地说:“姑娘陪你作乐,不正是你来”春风楼“的目的?”

  “我只是来吃饭的。”影白澄清。

  “傻瓜,”春风楼“是院。”老女冷笑一声。

  “院是什么意思?”影白无知的问题,引来爆笑声。

  “原来你不是傻瓜,是白痴,连院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红豆有点常识地说:“老大,院就是让男人行鱼水之的地方。”

  “鱼水之又是什么意思?”影白抓了抓头发,仍然是一脸茫然。

  老女敲竹杠道:“不跟你废话了,拿十两银子出来,我就放你们走。”

  “我连一口饭都没吃到,凭什么要付十两银子?”影白不服气。

  “这桌酒菜,还有两个姑娘的身价,加起来就要十两银子。”

  “这桌酒菜不是我打翻的,而且我没碰姑娘的身体。”

  “他碰了。”女指着一脸呆若木的红豆。

  影白讨价还价地说:“他只碰一下,值不了十两银。”

  “你们身上有多少钱?”老女看了眼衣着寒伧的影白和红豆。

  “两银。”影白老实说,另外那三十文钱已经花在馒头上了。

  “这点钱居然敢来嫖,你们两个给我好好教训他们。”老然大怒。

  老女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近影白和红豆,影白和红豆赶紧抓起椅子自卫。眼看危险一触即发,突然门外响起急步声,一个花容失的丫鬟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叫:“不好了!娘!好多人中毒了!”

  “贝勒爷那边如何?”老女如丧考妣般脸色迅速刷白。

  丫鬟颤着说:“也一样,贝勒爷正大发雷霆。”

  “妈呀!还不快去请大夫来!”老女惨叫。

  “我老大就是大夫。”红豆赶紧推荐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影白。

  “你跟我走。”老女如吃下定心丸般,拉着影白疾步走出厢房。

  “去哪里?”影白还没有回过神“贝勒爷”三个字使她脑海一片空白。

  老女开恩地说:“只要你能马上医好贝勒爷,咱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

  在清的贝勒爷中,最喜欢寻作乐的,非十贝勒洛隽莫属。

  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洛隽玩女人,是出自于男人好的本,其实不然,洛隽是因为恨才会来院。洛隽有个不名誉的污点,但这个污点并不是他自己造成的,而是他的父王;当所有的清王爷都在为攻下大明江山而努力时,洛王爷却为了一个红而不见踪影。

  洛隽因此受到连累,他是所有贝勒中最不受器重的,他既不能像其他贝勒一样奔驰沙场,也不能参加搜查前朝余孽的行列,他的任务是保护女眷安全,这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工作,使得他空有一身的好武功,却只能自艾自怨英雄无用武之地。

  连病歪歪的萨尔浒都能担当重责大任,怎不令他痛心疾首!

  不过,在所有的贝勒爷中,他跟萨尔浒情最好,因为在洛王爷犯下临阵逃的重罪时,皇上正要怪罪下来,当时就是萨王爷父子俩率先冒死向皇上求情。皇上念在萨王爷抱病依然奋战不懈的功绩,仅以鞭笞他二十下,做为代父受过的惩罚。

  一想到他背后的鞭痕,他的恨意密如发丝,更可恨的是,他居然也在院栽了一个大跟头!此刻的他腹痛如绞、斗汗如雨,只能忍着痛坐在上;在下有一具着亵的美丽体,不过她的身下却是一摊黑血,人正是他杀的,因为他认定她是刺客。

  鸨娘带着影白冲进厢房,虽然看到花魁死在地上,但她的表情却十分镇定,她拉着影白跪下。“贝勒爷,小人带大夫来了。”

  洛隽咬牙切齿地怒叱。“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派刺客来毒害本贝勒!”

  “冤枉啊!小人不敢,小人根本不知道杏儿是刺客。”老鸨如捣蒜般磕头。

  “你还敢狡赖!本贝勒非杀了你不可!”洛隽手拄在上,撑起身体。

  “贝勒爷请息怒,他会解毒。”影白被老鸨的胳臂推了推。

  影白脸上有难掩的失望和惑。“你不是贝勒爷。”

  “你说什么?”洛隽眯细了眼,觉得眼前的少年郎有些诡异。

  “我见过贝勒爷,你是冒牌货。”影白一口咬定,不知猪是怎么死的!

  洛隽毫不生气似地嘴角微扬。“贝勒爷有很多个,你见过哪一个?”
上一章   窈窕女   下一章 ( → )
色男人之韵事阿狮兰汗酷男人红妆状元红颜公主红发罗刹就爱坏男人绮罗香长腿美眉菱角嘴美眉只为相思怕上
若发现 第三章-第三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窈窕女》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叶芊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