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窈窕女》第二章的全文阅读页
桑舞小说网
桑舞小说网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妇科男医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蛮荒囚徒
好看的小说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乡村猎艳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天才狂妃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桑舞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窈窕女  作者:叶芊芊 书号:10517  时间:2017/4/3  字数:10135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树木森森,云雾缭绕。

  孔影白嘴里衔了一不起眼的小草,但千万别小看这小草,它叫兰香草,有凉味,可治感冒咳嗽。

  至于爷叫她来找的草药则是仙人果。再过半个月就是新年了,按照往例,总是会有因暴饮暴食而腹涨肚痛的村人来找爷,只要吃一颗仙人果,便立刻能消除难受;但她已找了一个上午,仙人果全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现在她真希望能有个仙人出现,指点津。

  昨晚落了一阵雨,地变得又又软,很不好走。但影白个性固执,没完成使命绝不退缩;她强打起精神,往深处走去,突然一个踩空,脚步不稳,身体往下滑落,幸亏有一崖石突出,正好承接住她的身体,但惊吓使她昏厥过去…

  许久,从谷底窜出银白色的冷烟,像个白魔鬼似地包住影白的身躯。

  不停的颤抖使她惊醒,她伸手试着想攀住石头爬上去,但滑的石头不好抓,而且她的足踝又扭伤,根本无法站立。

  她失望地坐在崖石上哀声叹气,只能等待爷爷派人来救她了。夜深,狼嚎声清晰入耳,她好想哭,可是她坚持男儿有泪不轻弹。

  迢迢黑夜过去,北风瑟瑟,夹带着漫天舞雪,仿佛针扎在脸上,这样冰寒的天气,就算爷爷耗尽积蓄(事实上爷爷的积蓄从未超过十两银子),也绝不会有人为了区区十两冒死上山,感叹之余,听到窸窣的脚步声…

  影白赶紧大叫,以为是爷派来的村人。“我在这里!”

  一顶青绒暖帽从山边探出,长辫悬垂空中。“你在那里干么?”

  是女真人,影白心里虽有些不悦,但不得不说:“我不小心摔跤了。”

  “我把马鞭放下去,你抓得到吗?”清兵随即垂下马鞭。

  影白没好气地说:“我脚扭到了,站不起来。”

  “我下去救他好了。”这声音好,影白想不起在哪听过。

  “禀贝勒爷,雪地滑,谷深又不见底,恐有危险。”清兵急声阻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一听到贝勒爷三个字,影白的心儿又了。

  这是他第二次救她,受到爷爷的谆谆教诲,她对女真人一向怀有敌意,但对他却不然,反而有种纠不清的感觉;对她来说,他不仅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光是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就能带给她某种她搞不懂的莫名情愫…

  她还没分辨清楚心情,修长的身影已经从天而降,她抬眼,只看见他前有一条巨蟒,张着大口,活灵活现地朝她袭来,仿佛要噬她,她吓一跳,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此时她的肩膀却像是被巨蟒住,整个人腾空飞起,然后安然无恙地落到地上。

  该不该开口道谢?她犹豫着,视线落在近在咫尺的脸上,霎时不知所措。

  同样是美男子,他的眉毛如箭,她的眉毛却似柳叶;他的眼睛如深潭,她的眼睛是清水;他的鼻梁而有力,她的鼻梁细致秀气;他的嘴形似两片薄刀,她的嘴形如菱角。跟他一比,她简直像绣花枕头,他则是雄赳赳的男子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肤跟她一样白皙如雪;仔细一瞧,他的白似乎带了病态,不像她是健康的白里透红。

  她无端地替他暗藏隐疾而担忧,她的心弦仿佛被人用力一拨,颤抖起来。

  在女真贝勒爷中,体型英的男子不少,因为他们长年骑马箭,骁勇善战,练就了一副毫无赘的结实身材。但曝晒在之下,肌肤却依旧白净的贝勒爷,只有萨尔浒──女真第一美男子。

  “你还好吧?”他弯身蹲在她面前,还把自己的紫狐披风盖在她背后。

  “还好,只是扭伤足踝。”她赶紧垂下眼睫,避开他的视线。

  他突然伸手握住她的脚。“让我看看。”

  “你要看什么?”她惊恐地抬睫,瞪大眼睛。

  “看你的骨头有没有折断?”对她的五官比女人还细致,萨尔浒微微一怔。

  如拍苍蝇般,影白不礼貌地挥开他的手。“不用看,我知道没断。”

  “如果只是扭伤,我会治。”萨尔浒感到意外,但没生气。

  影白不识好歹地说:“我也会治,谢谢你的婆。”

  “你在生什么气?我做错了什么?”萨尔浒眉毛拧结在一块儿。

  “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影白别过脸,这男人连皱眉都好看。

  “我刚才救你时,你并没拒绝。”萨尔浒眼里闪过一丝挑衅意味的促狭。

  虽然她长相和心眼都像女孩,可是她的身材…他的目光从她的脸蛋移到她的部,他感到有些惊讶,她看起来瘦巴巴的,没想到膛如此厚实宽敞。不过,她终归是个小头,嘴上连胡子还都没冒出来。

  随着他的目光移转,她感到口有一阵热火在燃烧,她知道自己不对劲,却找不出原因。她从来没喜欢过任何人(爷除外),虽然村里有几个女孩对她示意,但她视若无睹,对男孩也一样,独独对他,她惑了。

  她不是容易发脾气的人,事实上,她的个性比兔子还温驯,但一见他就变了个人似地,意念转。她想,也许因为他是女真人的关系吧!爷说过,女真人都是坏人,但他救了她两次…糟糕,她居然忘了向他道谢。“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打算怎么治脚?”萨尔浒嘴角牵动地一笑。

  “用这个。”影白随意拔起一把绿草,用石头砸成汁。

  萨尔浒饶富兴趣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你在干什么?”

  “草可以迅速减轻疼痛。”影白褪下袜子,将汁抹在足踝上。

  “你会医理?”萨尔浒眼中出喜悦。

  影白高傲地昂起下巴。“当然,我爷是名医。”

  “你爷是不是叫孔陀?”萨尔浒脸上的笑容加深,人极了。

  “你怎么知道?”影白惊讶,分不出是惊讶他的话?还是笑容?

  “我是来请他去王府为我家人治病。”萨尔浒的确见过神医,不过神医却拒绝了。

  影白出泼冷水的表情。“我爷从不下山,你白来了。”

  “他一定得去,因为这是命令。”萨尔浒板着脸,神情显得严肃。

  “你好无礼,居然强人所难。”影白顶撞,她根本不知道大官是什么玩意儿。

  没人敢像她这样对他说话,他是堂堂贝勒爷,居然被一个头小子训斥,这是不可原谅的,但他奇怪自己竟然毫不生气。不过,他没有时间思索这个问题。“只要治好我家人,你和你爷爷这辈子都不愁吃穿。”

  “我们不稀罕。”影白吃力地站起身,她立刻明白她的足踝还是痛的。

  萨尔浒语气温和地恳求。“算是报答救命之恩,这样总可以吧!”

  “是我欠你人情,不是我爷。”影白不买帐的撇嘴。

  “这样好了,我送你回家,看你爷爷会不会回心转意?”

  “你必须先答应我,不可以不择手段。”

  “我尽量。”萨尔浒眼中掠过一抹稍纵即逝的悲伤。

  “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影白心一窒,有些动容。

  “我有个年纪跟你差不多的妹妹,大夫说她可能看不到今年的春天。”

  “好吧,我带你去见爷。”影白话一说完,毫无预警地,他突然把她抱起来放在马上,她感觉到他的手臂强而有力,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而真正让她难以挣脱的是他的体贴,他早看出她的足踝仍不适,所以才会这么做。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使她感到不寒而栗,她知道不是北风,不是飞雪,不是天气,而是她自己的心莫名其妙地颤抖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对他如此异常?心好,心如麻,谁能告诉她为什么?

  孔陀手拄着拐杖,站在门前引颈张望。

  远远见到影白骑着白马近,孔陀脸上的皱纹不减反增;那匹白马,他昨天才见过,是贝勒爷的坐骑,这教他怎么不烦恼!

  影白昨晚一夜未归,孔陀并没央人去找她,他深知影白向来走路只看天、不看地,这是她生在皇室,与生俱来的傲气,所以他相信她一定是摔跤了,甚至有可能摔断腿,寸步难行,以至于无法返家。但他一点也不焦急,因为影白有能力自救。

  昨天他以老眼昏花,恐负所托为由婉拒了贝勒爷的命令,原以为他会就此打消念头,没想到他并未死心。

  今早还听村长说,贝勒爷上山打猎去了,孔陀心中暗呼不妙,天意真是人,他越不希望他们见面,没想到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名叫萨尔浒的贝勒爷,连孔陀见了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扬他是美男子。

  影白虽自以为是男儿身,可是她毕竟是窈窕女“异”是万物的原始本能;一想到这,孔陀紧紧握着拐杖,往地上重重地跺了跺,叹口气,没待影白走近,一步一个颠踬,踉踉跄跄地走回屋里,跌坐在老旧的竹椅上。竹椅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叫,正如他此刻的心情,痛苦万分。

  “我回来了。”影白像只跛脚兔子般跳进屋里。

  “快进房里去休息。”孔陀急声命令,无心关心她的脚伤。

  影白迳自找了张竹椅坐下。“爷,我脚受伤了,你没看见吗?”

  “你活该,谁教你走路不长眼!”孔陀怒火中烧,拐杖在地上跺了几声。

  “爷!你干么发这么大的火?”影白一脸怔愕,搞不清自己做错了什么?

  孔陀拉高嗓子。“我叫你进房,你不听话,我当然生气。”

  “我会受伤,还不是因为爷叫我去采草药。”影白大声地顶撞回去。

  “你到底要不要回房?”孔陀握着拐杖的手青筋暴现,一副要揍人的模样。

  “我差点死在山上,爷,你知不知道?”影白一脸的委屈和可怜。

  孔陀毫不同情地说:“我只知道你现在人好端端的。”

  “若不是他救了我,我搞不好已经冻死了。”影白看着门口。

  孔陀心知“他”指的是谁,显然他的魅力已使影白潜藏的女本能苏醒了。

  从影白的眼里,孔陀看见一簇火苗,但她自己却没感觉到,一阵寒意窜到孔陀的口,这样的眼神代表影白已?*厍轳汲蹩恕?淄游朔⑾指械骄盼薇龋荒苋帽蠢找咏裨蚝蠊豢吧柘搿?br />

  影白不仅是窈窕女,更重要的是,她前有凤凰烙印,这个秘密尤其不能让他身后的贝勒爷知道。

  从这个贝勒爷此行的任务,要男孩检查,孔陀猜想他扮演的是诛杀前朝余孽的角色;虽然他不清楚山下的局势,但他相信一定有太子死在他手上。

  这个手上沾鲜血的贝勒爷,和影白算起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啊!

  虽然不大情愿,但孔陀还是起身,以小百姓见到大官的礼节,转向门口,对着萨尔浒跪拜。“贝勒爷大驾光临,小人未能接,请贝勒爷恕罪。”

  “神医免礼。”萨尔浒十分友善地扶起孔陀坐到椅上。

  “爷,你干么向他下跪?”影白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

  孔陀戒慎恐惧地说:“小人的孙子无知,若有冒犯,还请贝勒爷原谅。”

  “我无知?”影白不服气地噘着嘴。“爷,你不是说过,我聪明绝顶。”

  孔陀使眼色地说:“贝勒爷是皇族,你还不快向贝勒爷下跪!”

  “我腿痛,我不跪。”影白唱反调地别过脸。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孔陀心里有数,这是情窦初开的现象。

  “爷,你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影白理直气壮地狡辩。

  孔陀一时哑口无言,当初告诉影白这句话,是因为影白的身分是明朝公主,当然不能随便向人下跪;但国已亡,公主比平民百姓还不如,下跪是不可避免的自保之道。但是真正让孔陀无言的原因,是影白今天异常地不听话,让他忧心。

  萨尔浒摇了摇手,不拘小节地说:“不用行礼,咱们大家坐着说话。”

  “瞧小人真失礼,影白,快去烧水泡茶,招待贵客。”孔陀急于支开影白。

  “人家腿痛…”影白不经意地说出女孩子家的用语。

  “影白,你是不是嫌爷命太长了!”孔陀大为光火和紧张。

  “爷,别生气,我去就是了。”影白跛着脚,顺势将厨房门用力一关。

  孔陀发出干涩的苦笑。“小人教孙无方,让贝勒爷见笑。”

  “无妨,令孙很可爱,我很喜欢他。”萨尔浒说这话时并没特殊涵义。

  但听在孔陀耳中,可是不得了的神经紧绷,他甚至清楚听到自己的心怦怦跳的声音;郎有情妹有意是他最害怕的状况,若不赶快想办法阻止,后果不堪设想,事到如今他只好牺牲小我。

  “贝勒爷救了小人孙子一命,小人理当知恩图报,贝勒爷要小人去府中医病一事,小人责无旁贷,但小人有一不情之求。”

  “神医请说。”萨尔浒十分高兴。

  孔陀直截了当地说:“小人一人去贝勒府。”

  “为何不让令孙与你作伴,你们祖孙不是一向相依为命吗?”

  “影白躁,小人担忧他在贝勒府会闯下大祸。”孔陀小心翼翼地回答。

  虽然人在厨房,但孔影白的耳朵一直贴在门板上偷听。爷叫她泡茶,她居然连火都还没生,深怕遗漏门外的对话。

  当她一听到爷要下山,她的心就像缰野马,恨不得立刻冲下山;可是又听到爷不让她去,她好生气、好愤怒,爷太自私了。顾不得什么礼貌,影白推开门。“爷,我想下山见识。”

  “大人说话,没你置喙的余地。”孔陀用木杖重重地敲地。

  “爷,求求你,让我去。”影白扑到孔陀脚下哀求。

  “你留在山上,替来求诊的病人诊疗。”孔陀毫不心软。

  影白倔强地摇头。“我的医术浅薄,担不起如此重责大任。”

  孔陀坚持到底地说:“这是你磨练医术的大好机会。”

  “我不要,万一我医死病人,有辱爷的英名。”

  “小病难不倒你,如果遇到疑难杂症,你可以请他们另觅良医。”

  “会来山上找爷治病的,哪个不是疑难杂症!”影白毫不留情的戳破。

  孔陀一脸难堪和狼狈,影白说的没错,会千里上山来求诊的,的确都是山下群医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但他不能承认,只好恼羞成怒地厉叱。“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我说一句,你顶一句,你是想把我活活气死,是不是?”

  孔影白咬着嘴,脸上浮着倔强和叛逆,她还想说话,可是眼角竟滑落一滴泪珠;她终究是窈窕女,在这种时候流泪是常态,可是看在萨尔浒眼中,心中不免生起怜悯之意,他以极温柔的口吻求情。“神医,你就答应让他一起来吧!”

  “既然贝勒爷这么说,那她去贝勒府好了,我留在山上。”

  “这…”萨尔浒仿佛被打了一巴掌般地讲不出话。

  “不去就不去!”影白跛着脚冲回房里。

  爷为什么不让她跟?她想不透,但她知道爷所说的理由都不是真的。

  真正的原因会是什么呢?她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坐在上拚命地想,挤破脑袋地想,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爷好奇怪,原本是向来疼爱她,今天却对她冷漠到了极点,连吃饭也不叫她,当然她也不会想吃。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爷反常?仔细一想,似乎跟贝勒爷有关…

  一大清早,屋外就闹哄哄的。

  孔影白慵懒地伸展手臂,缓缓地睁开眼皮。

  昨晚睡得非常甜,不过她曾感觉到有人走进她房间,只是她累得睁不开眼。

  她这个人一向喜欢凑热闹,外面这么吵,想必是有好戏可看。她急急地下,完全忘了足踝扭伤一事;脚才一触地,她忽然发现不大对劲,昨晚她明明是了鞋倒头就睡,衣服还是昨晚穿的那件没错,可是袜子却不在脚上。

  还有,她的足踝也不痛了,一定是爷昨晚进来过,替她针灸了痛处。爷想要以这个小恩小惠抚平她不能下山的遗憾,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嘴巴嘟了起来,她宁可用跛脚换下山。这时,脚边一阵滑,原来是“小黑”撒娇地在她的脚。

  匆匆用冷巾往脸上一抹,穿上鞋袜,抱著“小黑“,打开门。她发现爷不在屋里,随即迅速地溜到屋外,看到好几个女真士兵在劈柴挑水;她懂了,他们在为她准备过冬所需,爷想以此讨好她,她才不稀罕。她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下山见识世面。

  她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啊”了一声,她真笨,她不会自己偷溜下山,死皮赖脸地跟着爷进城?这真是个好方法,事不宜迟,她赶紧出发。

  走了一上午,肚子饿得发出怪声,昨晚到现在都没吃,如今饿得两眼昏花、四肢无力,她看了看路旁的野草,却找不到任何可以果腹的食草;这就是她的毛病,做事光凭一股冲动,顾前不顾后,如今只能倒在路边休息,还连累“小黑”跟她一起挨饿。

  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她转着脖子望去,看到白马上那拔的身躯,是贝勒爷!她的心无缘无故地发抖,手心还冒出热汗,好奇怪的症状啊!

  在白马的后头,还有两匹不如白马般健壮的马,其中一匹马在萨尔浒的代之下,掉转过身,往山上而去,应是去通知孔陀,找到影白的消息。

  “你果然是想偷偷私自下山!”萨尔浒勒住马头。

  影白没好气地说:“我哪有偷,下山的路谁都可以走。”

  萨尔浒以命令的口吻对她说:“快上马,你爷爷急得快疯了。”

  “不要,我不要回家。”影白虽然有些心疼爷,可是她不肯就此屈服。

  “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萨尔浒责怪道,眼神显得很不谅解。

  “你管不着!”影白大叫,但肚子却紧接着发出一阵哀嚎。

  萨尔浒嘴角往上一勾。“你肚子很饿了,是不是?”

  “废话,肚子不饿就不会叫。”影白不知死活地反讽。

  萨尔浒想了一下说:“我们来谈个买卖。”

  影白有气无力地问:“什么买卖?”

  “我请你到山下吃顿大餐,然后你就乖乖地回家。”

  “为什么你不请我到你家住,然后由我乖乖地做饭请你吃?”

  “不成,我不能违背跟神医的约定。”萨尔浒对她的机灵莞尔一笑。

  “你们都好差劲。”影白忿忿地拔起地上一小草,发心中的怒气。

  她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踢到一只小兔子,心里充愧疚。

  这个叫影白的孩子,不仅长相酷似女孩子,有时连动作也像女孩子,这让萨尔浒想起自己的妹妹,两人有某种神似的气质;那种气质不同于一般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而是皇室才有的独特韵味。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眼前的孩子只是个出身贫困的男孩,他想他应该是太挂念妹妹,才会有此错觉。

  不过,他对他似乎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奇怪感觉,说得更明白点,是怜香惜玉的感觉,这点令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对一个男孩子产生对女孩子才有的心情,实在不是好现象,他叹了口气。“你只是想到大城市看看,我带你去见识不好吗?”

  影白考虑了几秒,站起身,一手抱著“小黑“,一手伸向他,任他将她拉上马;她坐前,他坐后,他的脚往马肚上一蹬,白马立刻像箭一样了出去,以飞驰而稳定的步伐,快速地往山下奔去。

  她的部抵着他强壮的小肮,萨尔浒眉头皱起来。他的身体往后移动,对他柔软而浑圆的部感到不可思议。男孩子的部都该是小而结实的,不是吗?但他厌恶自己想法似地紧绷着下巴,他到底怎么了?老是对他产生不当的联想…

  来到山下,不远处有个小镇,影白一副土包子似地打量路边的建筑和行人。她第一次看到两层楼的房子、第一次看到卖着奇怪东西的摊贩、第一次看到打扮奇特的女子,整张脸因新奇而洋溢着快乐。

  兜了一圈小镇,萨尔浒将马停在镇上最大的酒楼前面,下了马以后,他伸出手握住影白的手,协助她下马;相握的一刻,一股暖从彼此相触的手心窜进心里,两人的心同时颤了起来。不过,他们很快地放开手,心虚得谁也不敢看谁。

  站在门口的伙计,赶紧上前,将马牵到后方的马厩;另外一名伙计,引领着他们到空桌坐下。酒楼里一片诡异的安静,客人们的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在萨尔浒身上。他头戴三眼翎,身着蟒袍,一看就知道他身分不凡。

  站在萨尔浒身后的侍卫说:“伙计,把最好的酒菜全拿来。”

  “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影白不明白侍卫不能跟贝勒同桌吃饭。

  “我要保护贝勒爷的安全。”侍卫戒慎地看着店里不寻常的气氛。

  影白看了四周一眼,视线最后落在萨尔浒脸上。“有人要杀你吗?”

  “谅他们也不敢。”萨尔浒手指一勾,示意侍卫坐下来吃饭。

  “上菜了。”数个伙计殷勤地服侍他们这一桌。

  “砰”地一声巨响,声音来自邻桌的四个客人。他们四个人都头戴斗笠,笠檐得低低的,看不清长相。其中一位气地拍桌大喝。“他妈的!伙计,你是怎么做生意的?我们先来的,为什么他们的酒菜先上,我们的却还没上?”

  “对不起,马上来。”伙计赶紧转向邻桌,陪着笑脸道歉。

  恶客刁难道:“住口!他们那桌酒菜应该是我们的。”

  “你们叫的菜不一样。”伙计态度委婉的解释。

  “哼!狈眼看人低,你以为我们没钱吗?”恶客分明是故意找碴。

  伙计不停地弯鞠躬。“客官,小人没这个意思。”

  “还不快把酒菜端过来!”恶客挑衅意味浓厚。

  影白最讨厌欺人太甚的事,她迅速将筷子含在口中,然后恶作剧地往每道菜里、搅一搅,满意地说:“伙计,就把我的口水端去给他们吃吧!”

  “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恶客亮出刀子,走向影白。

  “你想干什么?”萨尔浒筷子一扔,正中恶客的手。

  “杀了你!”恶客忍住手痛,将刀砍向萨尔浒。

  “放肆!”萨尔浒用剑鞘轻轻一挥,只见钢刀飞了出去。

  从邻桌迅速飞来一道素袍,落到萨尔浒身后。“你的武功不弱嘛!”

  “我说谁敢那么猖狂,原来是你。”萨尔浒一个翻身,跃到桌上。

  “清狗!纳命来!”女尼手中的拂尘用力一拍,桌子立时裂成两半。

  “你果然有两下子。”萨尔浒避开攻击,飞身到女尼身后。

  “拜托!尼姑打架很难看的!”影白撇着嘴讽刺。

  女尼转向影白,杀气的眼神略带惊讶。“你是什么人?”

  影白毫不畏惧,她没见过世面,嗅不出危险,她单纯的以为自己只要行得正、坐得稳,老天爷就不会取她的小命。“你管我是谁,倒是你,只有一只手臂,是不是因杀气太重,被佛惩罚的?”

  “住口!”女尼抬起手,拂尘攻向仍大剌剌地坐在椅上不动的影白。

  “不许伤害他!”萨尔浒用利剑拨开拂尘,意外地发现拂尘并没杀伤力。

  “清狗,你跟她有什么关系?”女尼刺探地问,脸上的神情高深莫测。

  影白从萨尔浒身后探出头,还扮鬼脸。“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废话少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萨尔浒一剑刺向女尼。

  “我今天饶你不死。”女尼翩然地往后一跃,跟同伴们退出酒楼。

  影白放马后炮地叫道:“喂!你们怎么像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走了!”

  “该死的笨蛋!”女尼回过身,拂尘往地上一挥。

  “小心!”萨尔浒赶紧将剑横在影白脸前,发出清脆的响声。

  只见一个小石头落到地上,影白整张脸吓得像雪一样白,更显得窈窕女的娇弱,但萨尔浒并没注意到。

  由于此地不宜久留,他吩咐着伙计准备一壶酒和十数个包子,不问价钱,手往带里一摸,拿出一锭黄橙橙的金元宝放在柜台上,然后就拉着影白,保护似地往后方的马厩走去,侍卫拿着包子和酒壶,随后跟上。

  这场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战,在萨尔浒心中形成很大的疑问…
上一章   窈窕女   下一章 ( → )
色男人之韵事阿狮兰汗酷男人红妆状元红颜公主红发罗刹就爱坏男人绮罗香长腿美眉菱角嘴美眉只为相思怕上
若发现 第二章-第二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窈窕女》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叶芊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